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2章 跪下!
    待到鹿一凡豪气万丈的吟诵完这首诗时,余音犹在,在场众人的鸡皮疙瘩已经全都炸开了似的,一瞬间噤若寒蝉!

    此诗一出,震惊满堂!

    沈景斌听到一半时就呆住了!

    梁逸峰和陈好学等才子也傻眼了!

    别说他们了,纵观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没了声响。所有的人都被这首诗中所带来的豪气和大义震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整整过了三分钟后,那位送给鹿一凡酒的学生,这才激动的大声笑着说道:“好诗!好诗啊!”

    他被诗中那滔天的豪气所感染的身子都有些颤抖了,说话时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好一个‘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不喝酒的人,又怎能体会我们这种爱酒人士心中的豪放?酒也好,诗也好,人更好!今天这坛子珍藏的茅台,我算是送对人了!”那位学生激动的说道。

    哗!

    随着这位学生的喊话,其他才子才女仿佛也从震惊中醒了过来!

    “好诗啊!”

    “我勒个去!”

    “我的天哪!我听到了什么?”

    “神来之笔!神来之笔啊!”

    “太牛逼了!这首诗简直牛炸天了!”

    有几个学生,甚至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大声叫好!

    而河雯看鹿一凡的眼光已经有些痴了,她已将鹿一凡惊为天人!

    迷离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古代那种大诗人作诗时才有的气派。

    千年的孤独,万年的寂寞,鹿一凡此刻就好像从天上被贬下凡间的谪仙人一般,在豪放饮酒作诗的同时,背影却显得有些凄凉。

    作为文学大家的河雯又岂能听不出这诗中的含义?

    她的眼角甚至有些湿润了。

    为的只是这诗中所表现出对人生不如意的豪放和豁达外,那一丝不被世人所理解的寂寞。

    面带潮红的河雯眼带精芒的盯着鹿一凡,说道:“此诗通篇都是在讲纵酒行乐,而且诗中用欣赏肯定的态度,用豪迈的气势来写饮酒,却又有一些难以察觉的寂寞之意。从第一句对奔腾的黄河的描绘,便显得霸气无比。最后一句诗,完美的显示出了‘酒’与‘人’的联系。小凡,我想问你,这首诗叫什么名字?”

    鹿一凡脸上的醺意尚未褪去,由于酒才刚刚上头,鹿一凡脸上的醉意反而显得更浓烈了。

    他笑着盯着河雯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将进酒。”

    “将进酒……将进酒……”河雯不断的喃喃着这三个字,心中的敬佩之意更加强烈了。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鼓掌的!掌声雷动!

    这可不是什么形容词!

    而是真的如同响雷阵阵一般!

    除了鼓掌声,已经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了!

    “我想,这轮的比拼,大家应该没有任何意见了吧?”河雯也不说谁赢,但是学生们却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崔向红此时看鹿一凡的眼神竟带有了一丝忌惮。

    这他娘的是十九岁的人吗?

    这种诗……

    好像只有真正的古代大文豪才能做的出吧?

    这首诗好在哪里?

    只有崔向红清楚这首诗到底是个什么境界,这首诗写的太绝了!

    把作者的那种豪迈和洒脱融入了酒中!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简直句句都是经典,句句都挂着神韵,有些诗句甚至要反复咀嚼很多遍才能理解其深刻意境!

    尤其是最后一句收尾,更是将这首诗的精气神脱离于世,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反正崔向红、沈景斌等但凡在文学上有造诣的人,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鹿一凡?

    到底何方神圣啊!

    这些个才子才女很少关注娱乐圈,可不知道鹿一凡是什么人。

    以前也没听说过文坛出来过这么个人啊!

    不过能写出这样诗词的人,怎么可能是文坛新手?

    他一刻功夫都没准备,张口就来,出口成章就做出了这么一首惊天动地的诗词!

    诗坛啥时候出了这么个狠人啊!

    十分钟!

    掌声整整持续了十分钟才落下!

    “鹿一凡!”

    “鹿一凡!”

    “鹿一凡!”

    然后,一声声呼喊齐刷刷的响了起来,很多人齐呼鹿一凡的名字,为他疯狂打call!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沈景斌这人太傲了,之前在诗词协会老欺负人嘛!

    鹿一凡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旋即转过身去,对着沈景斌道:“那什么,沈公子,我知道你是汉东省有名的才子,我这首诗,麻烦您给指点一下呗?”

    河雯差点笑出来。

    闻言,沈景斌几乎突出一口老血,差点就骂娘了。

    你大爷啊!

    我指点你妹夫啊!

    找问题?

    挑毛病?

    这首诗老子根本就没吃透呢!

    我特么上哪儿给你挑毛病去啊!

    虽然很讨厌鹿一凡,虽然不服气,虽然心中早已窝火至极,但是沈景斌也不得不承认鹿一凡这首诗根本就是完美无缺的!

    别说是他们了,任何人怕是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鹿一凡啊,这是在恶心他呢!

    鹿一凡扭头对着崔向红道:“那什么,崔老师,您给点评点评?”

    崔向红更直接,干脆低头装耳聋,没听见。

    之前叫嚣鹿一凡的那几个才子,一个敢吭声的都没有了!

    没辙啊!

    面对这么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诗,谁敢吭声啊!

    鹿一凡见状,走到沈景斌面前淡淡道:“既然无话可说,那么,沈景斌,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吧!”

    沈景斌闻言,脸色煞白,有气无力道:“鹿兄,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废你麻痹什么话!跪下!”

    鹿一凡一脚踹在沈景斌的小腹上!

    沈景斌登时脸色发青,额头冒汗,疼的龇牙咧嘴的跪在了地上。

    鹿一凡挖着耳朵,一副痞子样道:“现在我给你十秒钟时间,三跪九叩,叫我先生。

    十秒之内,每一秒,我扇你一巴掌!

    你自己看着办吧!”

    沈景斌捂着肚子,嘴里和牙缝里都是血液在滚动。

    他冷眼瞪着鹿一凡,怒道:“士可杀不可辱!”

    啪!

    言罢,鹿一凡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直接把他半边牙齿给扇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