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然而学生们一再要求之下,崔向红还真是骑虎难下。

    这高大全的话都被她说完了,现在可真算是自作自受了。

    不过为了汉东协会会长的位置,崔向红决定忍了!

    刚刚那首诗,拿出来绝对是能流传千古的大作,崔向红还真不信了,鹿一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做一首出来!

    从笑意满面的河雯手中,接过那瓶已经喝了一点点的绿茶,崔向红黑着脸,一咬牙,走到鹿一凡面前,微微鞠着躬,肥硕的肚子一下子垂了下来。

    她声音极其微小的叫道:“鹿老师。”

    鹿一凡却没有接过那瓶绿茶,反而侧着耳朵上去,一副“老子听不见”的样子,大声说道:“小红,我最近有些耳背,你说话声音能大一些吗?”

    我艹你大爷啊!!!!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崔向红气的身上的肥肉都颤抖了起来。

    故意的!

    鹿一凡绝对是故意的!

    虽然他刚刚声音很小,但是这么近的距离,鹿一凡绝对是能听到的。

    长痛不如短痛,反正都已经叫过一次了,崔向红干脆豁出去了。

    她用大声到了足以让所有人听清楚,叫了声:“鹿老师!!”

    鹿一凡一听,原本就高的身体,站的更加笔直了。

    接过崔向红手中的绿茶,鹿一凡像个老教授似的,点头笑着说:“这孩子,真是懂事啊!”

    被鹿一凡这么一说,崔向红感觉自己瞬间小了三辈……

    见鹿一凡优哉游哉的品起了河雯喝过的那瓶绿茶崔向红已经气的火冒三丈了。

    这货居然不作诗,反而享受起了当教授的感觉了!

    而有些暗恋河雯的男生们,却是十分羡慕鹿一凡。

    河雯品过的绿茶啊!

    那鹿一凡岂不是等于在和河雯间接接吻吗?

    谁都知道河雯老师年龄已经奔三了,但却是实打实的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难道,鹿一凡就这么把河雯的初吻给间接夺走了?

    可惜这些男生并不知道,鹿一凡不止已经真的夺走了河雯的初吻,甚至还差点跟她做成羞羞的事情。

    要是被这些男生知道自己心目中仰慕已经的女神已经被鹿一凡差点给办了,不知道这些汉东才子们得嫉妒成什么样!

    鹿一凡这瓶绿茶足足喝了有两分钟,而且里边的茶他每次只是微微抿一下,然后以一种“孺子可教”、“我很欣慰”的眼神看一眼罗浩。

    实在忍受不了鹿一凡如此,崔向红愤愤的咬牙,对他吼道:“玩够了没有?快点作诗!”

    崔向红发誓,如果鹿一凡做不出比刚刚那首诗更好的诗的话,他会把现在的羞辱一千一万倍返还给鹿一凡!

    鹿一凡耸了耸肩膀,淡笑道:“好!既然小红同学请求了,那老师自然不能拒绝!”

    这个时候他还不忘了占崔向红的便宜。

    众人一看最关键的时候到了,这位嚣张跋扈,却才华横溢的帅哥才子,要作诗了!

    好戏即将开始,大家早已屏住了呼吸,想看看这个神奇的鹿一凡,究竟是在吹牛还是真的有“真才实学”。

    来回的踱步了几次,鹿一凡脸上的笑容渐无,反而蒙上了一层忧愁之色。

    来回踱步了十几分钟,鹿一凡是一个字也没有吟出来。

    “这货不会是没灵感了吧?”

    “应该是,刚刚那首《将进酒》乃是千古佳作,哪那么容易做出来啊!”

    “这下子鹿一凡玩大发咯!”

    “把崔副会长给耍的团团转,要是鹿一凡做不出来,不知道崔老师会怎么报复他呢!”

    河雯也是内心极其担忧的望着鹿一凡,心道:“一凡,你真的能做出和《将进酒》一样好的诗吗?”

    连河雯都不信,毕竟鹿一凡的起点太高了!

    高到连崔向红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

    学生们和河雯不禁心中猜测,难道这个家伙刚刚只是在放嘴炮而已?

    转念一想,大家也都释然了。

    毕竟像《将进酒》这样豪放大气的诗作,绝对是偶尔得之,灵感一闪即过。

    能做出一首,就足以让鹿一凡骄傲一辈子的了,再来一首?

    那真的是绝无可能了。

    鹿一凡可能是将他刚刚那种灵感爆棚的状态,误当做是自己才华横溢了。

    大家认为,鹿一凡现在这副担忧的表情,肯定是因为做不出来,而憋屈的。

    见鹿一凡就这么来回走了十几分钟都没憋出一个字来,崔向红心中稍稍舒服了起来,她马上趁机大声讽刺的对鹿一凡说道:“鹿一凡,都十分钟了,你能做的出来吗?做不出来,就赶快认输吧!”

    鹿一凡原本一脸忧郁的表情,在听了崔向红的话后,却变成了愤恨之色:“小红,我才刚刚酝酿好的情绪,被你这一句话给打乱了!”

    崔向红见鹿一凡居然开始耍赖皮了,只觉得他是才思枯竭,没有灵感了,不禁心中一喜。

    “怎么?做不出来就要怪我打断你的情绪?你这是要认输了吗?”

    “认输?”鹿一凡笑了,“我的字典里,从没有认输这个词!刚刚酝酿情绪,是为了让接下来做出的诗更有意境!”

    崔向红觉得鹿一凡解释的越多,就越代表他心虚了。

    崔向红不屑的笑着说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自己不行,就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别人!赶紧做!”

    鹿一凡哈哈一笑道:“这位同学既然这么着急,那鹿老师也不藏着掖着了,你听好了!”

    话刚落,鹿一凡将手背了过去,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忧郁的表情。

    这种帅气的忧郁,让一众才女心里直呼:“帅呆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

    落寞且忧郁的眼神,在鹿一凡的眼中残留着。

    此刻在众人眼中,鹿一凡仿佛那心中苦恼无限,为天下社稷而担忧的大诗人一般。

    与刚刚那首《将进酒》的豪放与大气不同,这首诗刚一开头,就给人以寂寞和忧郁的感觉,再配合上鹿一凡恰到好处的吟诵,确实如他所说,让这首诗更有意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