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小红啊,你咋尿裤子?
    才过了区区十几分钟,鹿一凡张口就是两句诗!

    而且……这两句诗怎么让人鸡皮疙瘩起了一片一片的啊?这……

    此时鹿一凡闭着眼睛,双手背负在身后,已经进入了朗诵状态: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此句诗吟唱完后,本是豪情壮志的诗词,却显得更加寂寥了。

    鹿一凡微微的仰起头,眼神空洞的不知望向何处的长长叹了口气,接着吟诵道: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点题的诗句终于出来了!

    所有的人,像是心头中了一枪似的,被这诗中所带来的寂寞,击打的浑身无力。

    好像抽出宝刀去砍流水一样,水不但没有被斩断,反而流得更湍急了。

    我举起酒杯痛饮,本想借酒消去烦忧,结果反倒愁上加愁。

    这是何等的孤寂,何等的寂寞啊!

    那个帅气的小男生,此刻却像是已经存在了千年的古墓一般,诉说着那无人问津和无人关心的寂寞。

    对于这首诗,很多小女生的理解却与男生不同。

    她们想起来失恋时的痛苦,那种钻到骨子里,挥之不去的寂寞,有时候也让她们想一醉方休。

    甚至有人真的就这么做了。

    可是等喝醉了却发现,确实是“举杯消愁愁更愁”,喝完酒以后,没有会去关心你一个烂醉如泥的酒鬼,心中有着何等的痛苦。

    长顿了两秒钟,鹿一凡睁开眼睛目光柔和了起来,慢慢念出最后一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最后一句诗,鹿一凡吟诵的声音十分之轻。

    声音飘飘荡荡的在大会堂里似有似无,空洞寂寥的,如同刀子一般,收割着在座所有胸中有苦闷的人的心。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举杯消愁愁更愁?

    鹿一凡的这首诗一念完,在场众人的鸡皮疙瘩跟炸开了似的!

    一瞬间,起了一身!

    此诗一出,再次震惊满堂!

    沈景斌望着鹿一凡的眼神跟见了鬼似的,心中不断的哀嚎呻(和谐)吟:“我滴个亲娘啊!这是什么妖孽啊!他怎么能连续做出两首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诗啊!

    这特么让我们怎么活啊!”

    梁逸峰此刻已然完全没了四处望风景的心思,只是惊呼道:“这么好的诗!

    一凡兄真的是现场做的吗?

    我滴个上帝啊!

    我滴个佛祖啊!

    我滴个真主,观音菩萨,宙斯,阿波罗啊!”

    《将进酒》是现场做的,这首诗也是临时抱佛脚想出来的?

    怎么可能啊!

    这个鹿一凡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啊?

    河雯却是一张俏脸无比通红的望着鹿一凡,眼中早已是含秋带波,恨不得立刻与这非凡俊逸的男子行那欢好之事!

    未饮酒,人已醉……

    崔向红咬着牙,脸上一副跟死了亲妈一样的表情,心中的惊恐甚至已经超越了震惊!

    你妹哟,你这么逆天还来我们汉东诗词协会diss老娘干嘛哟!

    这下让老娘如何收场好啊!

    现场是一片寂静之声,就连崔向红的脸上也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做出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诗,或许可以说鹿一凡是一时灵感爆发,侥幸做出来的,可是做出两首,那只能说,这人才华横溢,乃是真正有大才学,大诗情之人!

    激动的河雯大声说道:“小凡的这首诗,从意境和手法上,与之前那首不相上下。但是,大家请注意了,此诗是在‘酒’字为题的大前提下做的。而整首诗除了点题句‘举杯消愁愁更愁’外,根本连一个酒字都没有。

    小凡第一轮的咏梅诗亦是如此。如此高明的诗作,我就不信了,还有人敢说这轮不是鹿一凡赢了!”

    骄傲的表情完完全全不掩饰的出现在了河雯这个美女老师的脸上。

    本就对文学痴迷的她,此刻完完全全以鹿一凡为荣了。

    她敢打赌,就是北大的古文研究系的老教授,也绝做不出如此令人心醉的诗作来!

    现场的才子才女们原本是很看不起鹿一凡的,但是经过了几轮的较量后,大家也都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年龄不大,但是才华横溢的大才子所折服了。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沈景斌,此刻连话都不敢说一句了,直接灰溜溜的往人群后面扎,就怕鹿一凡diss他。

    梁逸峰倒是落落大方,走到鹿一凡面前,尊敬而谦卑的说道:“鹿老师,学生心悦诚服!”

    陈好学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看表情就知道,他已经没招了。

    鹿一凡环视了一周,见无人反驳河雯的话,便还是那副嚣张的表情笑着说道:“还有谁不服!!!”

    诗词协会的学生们面面相觑,没人敢站出来应战了。

    谁不服?

    谁敢不服啊!

    鹿一凡做的诗随便拿出一句,就能当成典范来用,要是说不服的话,人家要你作诗,你做一首烂诗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崔向红觉得靠学生果然是靠不住,从这些学生的表情中,她就能看出来,他们好像已经开始向鹿一凡那边倒了。

    然而就在此时,鹿一凡走到崔向红面前,调侃的说道:“怎么着?小红,貌似是我赢了吧?”

    崔向红嘴角抽搐,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嘚瑟到极点的年轻人给抽一顿!

    可惜,她不敢,也打不过鹿一凡。

    “嗯,算你赢了吧。”崔向红有气无力道。

    “哎哎,别!别介!别算我赢了啊!这话咱得当着汉东这么多才子才女的面说清楚咯!”

    说着,鹿一凡如同铁钳一般的双手抓住崔向红的手臂,拉着她往前一推,大声道:“你给老子当着大家的面好好说清楚了!

    哥是凭实力赢的,还是靠你的怜悯赢的?”

    这一抓,崔向红只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被抓碎了!

    疼的她是呲牙咧嘴的,裤裆都湿了!

    崔向红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立刻道:“是……是您靠实力赢的!是实力……实力!”

    “嗯,这还差不多!

    哎呀,小红啊,你咋尿裤子了啊?为师就算才学过人,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吧?”鹿一凡故作惊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