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尼玛大爷的绝对!
    拿起一张纸,鹿尼玛向着空中一扔,暗中用真元包裹住那张纸!

    却见那宣纸竟在鹿尼玛面前悬空浮了起来!

    唰唰唰!

    鹿尼玛一阵笔走龙蛇,这时,众人才完完全全看清楚了他写的字。

    河雯忍不住叫道:“好字啊!”

    梁逸峰眼前一亮:“老爷子好笔力,这书法笔锋优雅,又苍劲有力,颇有一番颜真卿的味道!”

    陈好学也看呆了:“这字真漂亮!没想到这老爷子还有这么一手书**底啊!”

    其他人闻言,也都纷纷开始注意起了鹿尼玛的书法来。

    看完之后,众人也都赞叹,有才学又把字写的如此之好的老人,真是难得!

    鹿尼玛落笔,写完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他写的下联——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这什么下联?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啊!

    怎么也看着跟结巴对出来的下联一样呢?

    在场的许多楹联高手都没看出来,鹿尼玛和崔向红俩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很多人也若有所思的试着去念了几遍,却没有念出来。

    这是对上了?

    还是没对上?

    工整还是不工整?

    不造啊!

    上下联这突突突一大堆一样的字跟结巴的人念出来的似的,这也忒隐晦了吧!

    崔向红却是冷笑道:“这是什么啊?连着打几个字你以为就能对上我的对联了?”

    鹿尼玛却淡淡道:“没对上吗?”

    崔向红微微眯起了眼睛道:“呵呵,那我问你,你这下联怎么念?”

    鹿尼玛呵呵反问道:“那你这上联怎么念?”

    “我的上联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崔向红念道。

    念出了读音,那几个连续的跟结巴似的“朝”字意义便十分清晰了。

    现场好多人这才恍然大悟!

    “这对联果然内涵玄机!”

    “可不是么!这个是同字异音联!这种对联简直太难了!”

    “真的很难啊,不仅要求对仗工整,还要求字音和上联一样是同字异音。”

    “我去,这也太隐晦了吧!”

    “这大爷肯定没对上,长长长长?这怎么能跟人家一样对称?”

    “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崔向红是京城楹联大赛的冠军,老爷子一把年纪,能对到这种程度确实已经尽力了。”

    崔向红念完之后,挑衅的看着鹿尼玛道:“呵呵,没想到吧!我的这对联内含深意!

    怎样?是不是吓尿了?

    认输吧,比起对联来,你不是对手!”

    可鹿尼玛却是笑了笑,念出了自己的下联:“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已经认定鹿尼玛会输的众人,听到他念出自己的下联后,好多人的表情肉眼可见的从无所理会变成了目瞪口呆!

    沈景斌呆住了!

    梁逸峰和陈好学等人也瞪起了眼珠子!

    这一刻,大厅内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我勒个去!

    绝对啊!!!

    谁也没料到,鹿尼玛这个看似跟结巴一样长长长长的下联,原来一样饱含深意!

    崔向红先是一愣,显然没有料到这老头能对出她的对子来。

    “不好意思,你这对联并没有真正对上,你也没有真正读懂我这上联的玄妙。”

    接着崔向红冷冷一笑道。

    鹿尼玛确实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不服气么?”崔向红怒道。

    “你说我没看懂你上联的玄妙之处?抱歉,我只能说,是你没看懂我这精妙绝伦的下联!”鹿尼玛怼道。

    崔向红一边点头,一边怒道:“行啊,那今天老身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同字异音联!

    海水潮,潮朝朝,朝朝潮落!”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这上联居然还有第二种读法,第二种意思!

    这特么设计的也太尼玛有玄机了吧!

    这让对下联的人如何能够想得到?

    此时,众人没有一个相信鹿尼玛能再将自己的下联解释出第二种读法和意思的。

    崔向红不信,沈景斌不信,梁逸峰不信,甚至鹿一凡的小老婆之一的河雯也不信自己的“爷爷”能对出来!

    这一次上联的念法和字的用法不一样了。

    和之前鹿尼玛对的对联相比,那个更偏向于大起大落,大开大合,而这个改变了读音的对联,却更贴合自然了一点儿。

    意境简直是天翻地覆,字面上还是一个对联,都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可实际上的意思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没戏了!

    肯定没戏了!

    鹿尼玛老爷子的下联肯定是对不上了!

    可偏偏,鹿尼玛微微一笑,不屑道:“浮云涨,涨长长,长长涨消。”

    “我靠!”

    “真的对上了!”

    “这下联居然也能变化!”

    “老爷子太牛逼了!”

    崔向红也愣了愣,紧接着,她不依不饶道:“你再听我的:海水潮,朝朝朝潮,朝朝落。”

    我勒个去!

    这次不仅念法和字意变了,连断句都不一样了,是三四三的断句!

    鹿尼玛却是想也未想,掏着耳朵道:“浮云涨,长长长涨,长长消。”

    崔向红额头上出了一层的鹅毛汗,一边擦却是一边冷哼道:“海水潮,朝潮朝潮,朝潮落。”

    鹿尼玛:“浮云涨,长涨长涨,长涨消。”

    呕~~~~~~

    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的崔向红一口心头热血涌上了喉头,幸亏她忍住又咽了下去。

    此刻她心情略显急促的再次喝道:“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鹿尼玛潇洒道:“浮云长涨,长长涨,长长消!”

    所有人都听傻了!

    有一个人算一个,全都呆若木鸡!

    尼玛!

    这都是第几种意思,第几种断句方式了?

    鹿尼玛居然一次次的全都对上了!

    这可真应了他那句话——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啊!

    崔向红不信了,一拍桌子道:“你再听!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落!”

    鹿尼玛轻捋胡须,嘴角微翘道:“浮云长涨,长长长涨长消!”

    我艹尼玛啊!!!

    崔向红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也能对上!

    老娘就不信了!

    崔向红:“你再听!海水朝潮,朝潮朝朝潮落!”

    鹿尼玛:“浮云长涨,长涨长长涨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