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0.第910章 我东街诗仙也并非浪得虚名!
    (ps:这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消”的对联,是山海关孟姜女庙前殿里的对联。 .tw.

    是南宋状元王十朋所著。

    里面的断句和异音也都是络流传的段子,属于公众版权,谁都可以用。

    不要特么看到我用了,人家也用了,是我抄别人的!

    再重复一遍,这对联和断句都是以前古人流下来的,谁都能用!你写书你也能用,不是现代作者自己的原创!

    不信自己去百度!真是服气那些说我抄袭别人原创对联的人了。

    我用的对联全是古人创作的,谁都能用!你写书你也可以用!像西游记和三国一样,谁都可以用,谁都可以拿来做二次创作!

    还有唐伯虎的对联也是一样的。

    自己没有版权认知别瞎bb,省的惹人发笑。

    另外,本段字数不收费。)

    崔向红一看,这特么什么都能对的,这老头简直是妖孽啊!

    “很好老头子,你再听我这句: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

    这次的断句再一次发生了变化,乃是“五五断句”,难度再次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然而鹿尼玛连思考都不带思考的,脱口便对:“浮云涨长长,长长长涨消!”

    还对的!

    我曰尼玛呀!

    你个老头子能不能别对了!

    算老娘求你了行不行!行不行啊!!!!!!

    崔向红此时内心是崩溃的,一口一口的心头热血往喉咙里涌动,要不是害怕出丑,她早一口血喷出去了。

    浑身颤抖,满脸涨的跟茄子似的崔向红,手指颤抖的指着鹿尼玛怒道:“我还有最后一联,我不信你能对!你听着: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潮落!”

    闻言,四座眼皆是再次震惊不已,纷纷议论了起来。

    “不愧是最后一联,这回可是六四断句了,难度已经非人类可及了!”

    “可不是嘛,如此不规则的断句,也只有楹联大赛的冠军才能想的出来啊!”

    “这回老爷子总不可能再对了吧?”

    “绝对的啊!是能对,也起码得想十天半个月的。那时候戟早结束了!”

    河雯无紧张的看着鹿尼玛,手都因为太过紧张而攥成了一个拳头。

    这最后一变,难度从人间直接升到了天堂!

    难怪所有人要么摇头轻叹,要么震惊连连。

    “你对不了对不对?你一定是对不了!

    这局你输了!你要输了!”崔向红此刻语气里有都有点儿歇斯底里了。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不是六四断句联吗?你听好了!

    浮云长长长涨,长长涨消!”

    鹿尼玛说完,看都未看崔向红,兀自坐下来,轻轻端起那杯热茶喝,悠闲的喝了起来。

    但是现场的众人可炸了锅了!

    “我靠啊!我曰啊!我特么艹他三舅奶奶了!”

    “这尼玛都能对的?”

    “我滴帝菩萨佛祖耶稣啊!”

    “这对联我读都读不出来,这老爷子居然能变化这么多次!”

    全对了!

    鹿尼玛老爷子全部都对了!

    而且契合的天衣无缝,不是随随便便对的!

    鹿尼玛老爷子的楹联早已简直要逆天了!

    现场是一片片倒吸凉气和惊叹声,不绝如缕!

    崔向红终于忍不住,偷偷从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她内心此刻犹如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

    你妹哟,你特么是神仙附体了吧!

    崔向红怒极之下,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怒道:“我堂堂京城楹联大赛冠军,岂会输给你个糟老头子?

    我等威风,显现一身凤胆!”

    鹿尼玛乐了这不还是《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对联吗?

    苍天愿望符改变世界以后,没想到被这货给做出来了。

    鹿尼玛淡笑道:“你还一身凤胆?我看是‘你下流贱格,露出半个龟(和谐)头’!”

    “噗哈哈哈哈哈!”

    “好骚!这老爷子真尼玛骚到家了!”

    “污妖王啊!83岁的老爷子没想到也能这么污啊!”

    “露出半个xx头……咦,老爷子太污了……不过我喜欢!”

    崔向红此刻嘴里的血都憋了一嘴了,但是她是强忍住,继续道:“你家坟头来种树!”

    此联一出,让在场众人不禁暗暗鄙夷。

    这尼玛已经是开始恼羞成怒,进行人身攻击了啊!

    鹿尼玛也不怒,只是淡淡笑道:“汝家澡盆来配鱼!”

    崔向红:“鱼肥果熟入我肚!”

    鹿尼玛微微一笑:“你老娘来亲下厨!”

    “啊!!!!!”

    崔向红终于忍不住,向后退了数步,一口心头热血如喷泉一般对着天花板狂喷了出去!

    啪啪啪啪!

    鹿尼玛一边拍手,一边模仿着唐伯虎的声音笑道:“对对联原本是消遣大发心情之用,未曾想小红红你竟然对的呕出几十两血,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老夫佩服,佩服啊!!!”

    救护人员很快到了,给崔向红掉了吊瓶,输了血,这才让她的心绪稳定了下来。

    鹿尼玛再次押了一口茶,淡笑道:“我说小红啊,你要是身体不行,干脆认输得了!

    大不了是再也不能当副会长,领不了国家津贴,也享受不了大家的爱戴而已嘛!”

    我曰尼玛啊!

    照你丫这么说老娘更不能认输了!

    “住口!无耻老贼,安敢在此饶舌!老身堂堂汉东协会副会长岂能让你个四六不分,满口脏话的粗鄙之人代替!”崔向红晃荡着输血的瓶子激动道。

    “那成啊,第二轮什么,你随便你出题!”鹿尼玛双脚往桌子吊儿郎当的一放,嚣张的晃荡了起来。

    “我要跟你诗!我要让你知道,老身汉东诗圣的名号并非浪得虚名!”崔向红怒道。

    “巧了,老夫东街诗仙也正想向你讨教讨教!”鹿尼玛嘴不饶人道。

    “好!恰逢秋刚过,那咱们便以‘月’为题,做一首与月相关的诗如何?”崔向红道。

    “没问题,随你的便,老夫东街诗仙,啥都会做!”鹿尼玛淡淡道。

    然而河雯却是替老爷子捏了把汗。

    所谓梁不正下梁歪,崔向红的那些个徒弟都能无耻的拿前人修改好的诗当自己的诗用,这老家伙怕是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