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2.第922章 元神出窍!半婴修士!
    连着吸收了三个元婴期修士元婴内的真元,鹿一凡的至尊金丹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枚金光闪闪的至尊金丹开始在丹田之内剧烈旋转!

    随着金色犹如液体状的真元涌入剧烈旋转的至尊金丹之内,一片犹如星辰一般的识海被开辟了出来!

    鹿一凡心一喜。 .vo.

    “开辟识海,这可是半婴期修士才能拥有的神通!

    我这是要化丹为婴的节奏啊!

    爽!”

    ……

    ……

    三天之后,宮紫丽已经将整间酒店买了下来,将所有人全部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盘坐在鹿一凡所在的房间门口眼睛一瞬不瞬的死死巡视着周围。

    此时正是鹿一凡闭关最为危险的时刻,一旦出了任何差错,他将功亏一篑!

    这时,突然一个人冲了过来,一边冲还一边叫道:“师父,我师父鹿一凡在这吗?”

    “你干什么?”

    宮紫丽脸色大变,去是一巴掌直接将来着给扇的倒在了地。

    这时她才看清,来者竟然是鹿一凡在鬼王谷收过的一名记名弟子司马南。

    只见司马南半张脸都肿起来了,一脸委屈的说道:“师母,你下手怎么这么狠啊?

    我是想见师父一面而已……”

    “你师父正在闭关苦修,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恕不见客!

    你若是再敢大声说一句话,惊扰到了主人,我定要将你击杀在此!”

    宮紫丽一张俏脸此刻已然狰狞,身后也隐约显现出一条拥有三条尾巴狐狸的虚影。

    被气势全开的宮紫丽给吓得双腿直哆嗦。

    司马南心喃喃道:“不愧是师父啊,讨的小老婆不仅漂亮,修为还如此恐怖!

    我要是能有他老人家十分之一的泡妞技术,我还修什么练啊!”

    心虽然佩服,嘴司马南可不敢怠慢:“师母,我找师父却有急事。”

    “什么急事能得你师父修炼急?

    我说句难听的话,便你家现在正在遭受灭门之灾,那也不及我主人被影响到哪怕一丢丢的修炼要紧!

    有事等你师父修炼完毕再说!”宮紫丽一副送客的样子道。

    司马南这下子傻眼了。

    在这时,房间内突然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的长啸声!

    这长啸声扶摇直,直接震穿了十几层的大楼!

    一道强烈的金光自那被震烂的大楼顶部,直直的刺入了九霄之!

    方圆十里之内的人,都感觉头晕目眩,耳朵轰鸣!

    而距离鹿一凡最近的宮紫丽和司马南更是惨了。

    宮紫丽感觉自己眼冒金星,浑身酸软,一点力气也使不。

    而司马南直接被震的七窍流血,躺在地口吐白沫,在那像条没水的鱼一样,拼命的打挺,直到宮紫丽缓过劲来,为他输送了一些真元,他才缓了过来。

    司马南惊恐未定的问道:“怎么了?刚刚是地震了吗?不对!

    以我的修为,是九级大地震也不能伤我分毫啊!”

    只有宮紫丽望着鹿一凡的房门,感叹而又崇拜的说道:“是主人修炼成功,出关了!”

    “什么?!”

    司马南直接震惊了!

    仅仅是出关,有如此恐怖的动静?

    一声长啸,差点没把自己生生给震死!

    这是多么恐怖的修为啊!

    “那……我能去见师父了吗?”司马南刚死里逃生,马急着说道。

    “不行,主人刚刚出关,境界不稳,现在去见他,会打扰他巩固境界!”宮紫丽冷着脸拒绝道。

    “啊?这也不行啊……”司马南登时扫兴道。

    在这时,一道虚影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那虚影正是鹿一凡。

    这道虚影如同鹿一凡的鬼魂一般,漂浮着,看去诡异之极。

    “让他进来见我吧。”

    “啊……是!是!是主人!”宮紫丽先是一愣,然后一阵狂喜,紧接着道:“恭喜主人冲击半婴期成功!”

    开辟识海,元神出窍,这都是半婴期以修士才能拥有的神通!

    而司马南却是愣在了当场,整个人都如同被闪电劈了一般,望着鹿一凡的虚影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是人是鬼?

    怎么会这样出来……”

    “大胆!你竟敢如此对主人说话!”宮紫丽愤怒道。

    “小狐狸,不必生气。他一介凡人,少见多怪罢了。”鹿一凡淡淡道,“这是我的元神出窍而已,你快随我的元神进来吧。”

    言罢,鹿一凡的元神负手而站,淡定的穿过墙壁再次飞入了房间之内。

    “这……这是神通啊!

    传说只有神仙才能元神出窍,那岂不是说,师父他老人家距离成仙也不远了?”司马南心满满的崇拜道。

    越是深入了解鹿一凡,司马南越是觉得自己渺小。

    越是觉得,他以前的生活简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打架?

    赌博?

    玩女人?

    层次太低了!

    自己师父一出生便是斩杀蛟蛇,灭掉血尸王,收服阴风鬼女做奴!

    跟他一,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简直能让人羞臊的要死!

    司马南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勉强压下自己内心的震惊,推开了鹿一凡的房门。

    只见此刻鹿一凡头顶十几层楼的天花板早已被轰的稀巴烂,直接能看到天的碧蓝天空。

    而鹿一凡此时此刻仍然盘坐在地。

    他双眸紧闭,周身一层古朴的气息若隐若现,身边不断由金色的铭飞出,似乎已经与天道冥合。

    更让司马南震惊的是,鹿一凡的头后,竟然生出了一层圆形的金色光晕!

    这可是电视里佛祖才拥有的光圈啊!

    “这……这还是人吗?”司马南低头,看着自己抖如筛糠的双腿,掩饰着自己眼的惊骇。

    鹿一凡未睁开眼,他的元神却是淡定的漂浮在司马南面前淡淡道:“找我所为何事?”

    司马南猛的一颤,抬头望着鹿一凡的元神,挤出一丝笑容道:“那个……其实是家里出了点儿事儿,想请师尊过去帮忙。”

    “哦?也罢,最近在汉东连杀几十人,若是被人问起来,倒也挺麻烦。

    你若肯帮我处理好,我随你去帮帮你的父亲。”鹿一凡淡淡道。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