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服气了吗爽快了吗
    (汗……写两本书,写着写着主角名就写串了……顺便打一波广告吧!《王者荣耀之无敌逆天外挂》已经43万字了,还在免费期间,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不会打王者的也能看懂。

    另外如果大家看到我把“鹿一凡”写成“陈默”欢迎大家指正出来!

    另外,这一段话不收费。)

    “什么?!”

    刘峰闻言猛的一惊。

    整个人身体如同弹簧一样弹起,全身的真元全部集中在脚上,就要逃走。

    这时他眼前突然一黑,一个巨大的手掌已经笼罩住了他的脑袋。

    那是铁牛的手!

    嘭!

    如同气球爆炸一样!

    刘峰的脑袋被铁牛那巨大的手掌轻易的捏爆了!

    在场所有人全部呆若木鸡,他们都没用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样的!

    铁牛像是吃甜瓜一样,拿着刘峰的脑壳在吸溜。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得吐了。

    饭店内,残肢断臂鲜血满地,中间一个三米高的巨汉如同魔神般耸立着,吞吃着属于自己的劳动成果。

    而所有人都瑟瑟发抖,一副诡异的修罗地狱景象。

    只有鹿一凡站在大厅中央,淡淡负手,仿佛之前只是杀死了一只蚂蚁一样。

    此时鹿一凡负手而站,在满场的血迹,和瑟瑟发抖的人群前,缓缓走到哈国面前。

    哒哒哒……

    全场只剩下鹿一凡脚步踩在地面的声音,诸人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无论什么慕容家,夏家还是轩辕家!

    十分钟前,那位纵横无敌的太极宗少宗主已经成为了铁牛的腹中餐了。

    谁还敢直面这位年轻尊者的锋芒?

    走到哈国面前,鹿一凡瞥了他一眼,从他的眼眸深处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但是更多的,鹿一凡看到的却是恨与妒忌!

    “哈国这小子怎么会得罪这种世外高人!”哈貔愤怒的一拍椅子,肝儿都气的颤抖了。

    “你还不跪下吗?”鹿一凡面色淡然道。

    “跪你麻痹!!!”哈国眼睛红红的怒吼道。

    “哈国!你给老子闭嘴!快给凡爷跪下!”

    此时哈国的父亲哈史奇上前狠狠打了哈国一巴掌,然后扭头转目看向鹿一凡,脸上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拱手道:“不知尊者降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父亲,你!”

    哈国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父亲。

    他居然让自己给这个绿了自己的仇人跪下?!

    若是此事传出去,怕是以后哈家永远不能再在其他世家面前抬得起头了!

    “哈家主,貌似你的儿子很不听话嘛。”鹿一凡冷笑道。

    哈史奇闻言惊出了一身冷汗。

    眼前这个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连太极宗少宗主刘峰那种元婴期的尊者,说杀就杀!

    若是惹怒了这位,怕是会给哈家带来灭顶之灾!

    咬了咬牙,哈史奇一脚踹在了哈国的腿上,按着他的头狠狠道:“磕头!!!”

    哈国虽心中愤恨不已,眼中露出无限的怨毒和愤恨,却只能按照自己父亲说的去做。

    此时哈国的心中,真是很多不得将鹿一凡千刀万剐!

    “让我渡过此劫,老子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哈国低垂着羊皮,很好的掩饰着眼中的怨恨。

    他打定主意,先向鹿一凡认怂。

    等挨过去这一劫,他马上就去太极宗,将鹿一凡杀死刘峰的事情告诉太极宗宗主刘诺。

    “呵呵,纵使你再强,始终只是世俗中的势力之主,能抵挡的住有上千年底蕴的门派?”哈国心中冷笑。

    “嗯,头磕的还算真诚。哈国,我来问你,我玩你未婚妻,当众给你戴绿帽,你心里可服气,可爽块?”鹿一凡淡淡道。

    艹尼玛,你被戴绿帽子了你会服气,你会爽快吗?

    但是哈国却只能沉声道:“凡爷玩的好,绿的好!我服气,心里也是爽快的很!”

    “行,爽了就去死吧!”

    没想到鹿一凡一掌拍了下去,哈国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被鹿一凡拍中了天灵盖。

    鹿一凡凝聚真元的一掌是何等强大,哈国直接被他一掌击穿了脑壳,当场七窍流血还流着脑浆而死了。

    “你!”

    哈家人瞠目欲裂!

    哈国明明都已经这样认怂了,可他鹿一凡竟还是当众杀死了哈国。

    哈史奇更是拳头紧攥,仿佛欲要出手。

    “怎么?想死?”

    鹿一凡左手一吸,那弥漫在窗外的湖水瞬间破窗而入,化为了一条水龙将哈史奇包裹在其中。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哈史奇,吐着气泡,眼看就要被淹死了。

    鹿一凡手再次一挥,水龙退散!

    哈史奇也掉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咳嗽着。

    全场死寂!

    哈家众人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所有的愤怒瞬间都消失不见了。

    眼前这人,可是能移山倒海,祭出神通的尊者!

    连太极宗的少宗主他都说杀就杀,他们这些世俗之人,他难道还不敢杀?

    鹿一凡低着头,同样淡笑道:“哈家主,我来问你,你儿子被我当面杀死,你却无能为力,你可服气,内心可爽快?”

    哈史奇瑟瑟发抖,眼睛中满是泪水的颤抖道:“服气,爽快!”

    “很好,下地狱去陪你那教育不好的狗儿子吧!”

    言罢,又是一掌!

    哈史奇,死!

    哈家人都惊呆了!

    望着鹿一凡,眼神充满了恐惧!

    “我问你服不服,爽不爽,不代表不杀你。”鹿一凡背着手,淡淡道。

    这时,哈史奇的老婆哭着道:“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了,难道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哈哈哈哈……”

    鹿一凡痛快的一笑,一指头点在了她的额头上。

    嘭!

    哈史奇老婆的头和刘峰一样,瞬间爆炸!

    “我想杀便杀,何须与你多做解释?

    我鹿一凡一生行事,只求念头通达,何必在乎你们这些蝼蚁的感受?”

    做人,就需要这样快意恩仇,放肆而活。

    若在乎这些一而再再而三得罪自己的恶人的感受,那得活的多委屈?

    这时,哈家众人种的一位老者颤声道:“凡爷,你已经杀了我们哈家家主一家三口了,难道你还准备灭我们满门不成?”

    众人闻言,惊恐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