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吹牛逼
    ,!

    倩姐眼睛咕噜噜一转,心里琢磨着自己出门之前不是花老板在唱歌吗?

    现在让这群人进去,充当粉丝要个签名啥的,那马屁不是拍的啪啪响?

    这么想着,倩姐大手一挥道:“没事儿,里面唱这首歌的人是一位原创歌手,大家尽管进去找他签名,人家不会不开心的!”

    ……

    ……

    完全没有想到鹿一凡飙高音居然飚的如此之高,而且歌还唱得那么好听,在他唱完后,,整个包房却是鸦雀无声。大家都沉浸在了这首歌里面,良久才反应过来,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这老爷子唱歌真特么带劲!”

    “简直了!唱的老子都热血沸腾了!”

    “我特么都波儿起了!”

    “这首歌真的很不错,叫什么啊?我以前怎么没听过啊?”

    “貌似是这老爷子自己写的歌。”

    “天啦噜,八十岁的老爷子还能写出这么潮的歌?这是要逆天啊有木有?!”

    一阵接一阵的夸赞声纷至沓来,大概都是夸鹿一凡唱歌多么多么好听,这首歌的音多么多么高的。

    而本来还本大家赞誉高音好听的花子虚,瞬间被冷落在一边了。

    被鹿一凡抢尽风头的花子虚,已经不爽到了极点,甚至有些咬牙切齿了。

    “哎哟喂,不就是嗓门高了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真以为自己是明星啊?”语气之酸只要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听出来。

    “那你又算什么呢?”鹿一凡不禁淡笑道。

    花子虚鄙夷的看着鹿一凡,那样子就像以前的大土豪看从没进过城的老民工似的,十分傲慢的说:“我算什么?

    呵呵哒!

    我乃是江东天泉美容产品的总代理商!

    资产数百亿!

    名下投资了房产、度假村、娱乐公司、影视公司等数十个领域的大项目!

    只要我一句话,南宫小姐就必须当场脱了衣服陪我睡!”

    闻言,南宫舞登时脸色一变。

    花子虚这才语气稍缓道:“当然,我不会是那种粗鄙之人。”

    “呵呵。”鹿一凡笑了,笑的很轻鄙。

    天泉产品的代理商?

    老子可是天泉产品的发明人!

    你在老子面前算个几把!

    让人意外的是,如此赤果果的炫耀并未引起鹿一凡的不快。鹿一凡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对他的话丝毫不在意一般。这让花子虚觉得自己有种一拳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

    “装的,一定是装的!这老头子现在一定怕死我了!”花子虚心里这么想着,却不知道鹿一凡根本就没把他当成一个层级的人看。

    谁会跟狗过不去?

    谁会跟蝼蚁叫嚣?

    正在几人还在舌枪唇剑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群拿着签名本的人一拥而入,嘴里激动的嚎叫着什么东西。

    正当大家还纳闷之时,这群不速之客却把鹿一凡团团围住了。

    “老爷子给我签个名吧!”

    “老爷子您刚刚的那首歌太尼玛好听了!”

    “对啊,我的ed都治好了!”

    “老爷子,我要给你生猴子!”

    “我要嫁给你!!!”

    见到歌者本尊的粉丝们,那叫一个激动啊!有大吼大叫的,有兴奋的眉飞色舞的,还有嗷嗷大哭的。场面实在混乱极了!

    还好鹿一凡的听力比较好,大家七嘴八舌的也让他知道了众人的来意。

    在粉丝没有把他就地撕碎之前,鹿一凡大声吼道:“都排好队!一个个来!要不然我不签了!”

    听到了鹿一凡答应了众人的请求了,粉丝们也都满心欢喜的自觉排起了队。

    鹿一凡把桌子上的果盘和酒瓶都推开了,把粉丝们的签名本放了上去。拿起别人递过来的签字笔,认真的签起了名。

    包厢的现场,俨然变成了鹿尼玛老爷子的粉丝签售会!

    花子虚整个人都看傻了。

    庄毕凡扭头看着倩姐怒道:“这特么什么情况?这群傻哔哪儿来的?”

    倩姐此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唱那么高高音的人……居然是这个老头子!!!

    这是弄巧成拙了!!!

    花子虚上前去想把众人撵出去,却被一个大妈一脚踹到了蛋蛋上,疼的他在地上嗷嗷乱叫。

    “你这人烦不烦啊!要老爷子签名到后边排队去!”

    对于花子虚“插队”的行为,大妈粉丝表示十分鄙视。

    “草!!!”

    花子虚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唱歌压自己一头也就罢了,现在你丫居然反客为主,在这里搞起了签名会了!

    这是什么行为?

    红果果的打脸行为啊!

    这里可是给自己接风洗尘的地方啊喂!

    “都给老子滚出去!!!”

    花子虚一声怒吼,一群黑衣人又打又骂,终于把这群不速之客给撵了出去。

    此时的花子虚再也不装逼了。

    指着南宫舞的鼻子,颐指气使道:“臭碧池,老子给你面子你不要,带个老头子想故意气死老子是吧?

    行!

    我现在命令你,过来跪下,给老子口!

    否则你信不信你和这老头子都别想活着出这个大门!”

    倩姐见花子虚怒了,赶紧上前陪着笑道:“花老板,息怒,息怒,我们家小舞……”

    “滚尼玛的胖老女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一脚将倩姐踹在了地上,倩姐立刻捂着小腹,疼的满头大汗。

    南宫舞吓得脸色发白,躲在了鹿尼玛背后瑟瑟发抖道:“尼玛爷爷……我……我怕……”

    鹿尼玛淡笑道:“傻闺女,怕他干什么?若他知道爷爷的真实身份,怕是现在跪下求我饶恕他也没用了。”

    “哈哈哈哈……”

    花子虚笑了。

    庄毕凡也笑了。

    在座的富商土豪们有一个算一个全笑了。

    “老头子,你以为这是拍康熙微服私访记呢?您老人家还能是康熙不成?

    还我跪下求你?

    要不是南宫舞,便是这个包厢的大门……

    不!便是这座天泉山庄的大门你都进不来!”花子虚冷笑道。

    “我若想进来,便是米国的白宫都来去自如,更何况区区一个包厢?”鹿一凡淡淡道。

    “吹,继续吹!你怎么不说军神都是你的手下,江东之主都是你孙子?”花子虚嗤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