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教训熊孩子家长
    鹿一凡扭头看了一眼苏菲,一副自恋的样子道:“我叫鹿一凡,一个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噗……”

    苏菲一口老血喷的老高。

    你妹的,自恋也没你这么个自恋法的吧?

    谁想得到你啊?!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鹿一凡问道。

    “我干嘛要告诉你?”苏菲道。

    “我不是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吗?”鹿一凡道。

    “你告诉我你的名字,那我就得告诉你我的名字啊?什么道理?”苏菲略显调皮的道。

    哼哼,气死你个流氓!

    鹿一凡点点头道:“行吧,不说名字也可以,我就叫你皮皮了。”

    “为什么叫皮皮?”苏菲就没听说别人用这么俗的名字称呼过她。

    “第一,你很皮,本来想用不皮不舒服斯基称呼你的,但是觉得这名字略长。

    第二,俺们家小区王大妈家养的那条曰起来六亲不认,连牛都不放过的泰迪跟你性格差不多,它叫皮皮。”鹿一凡道。

    “你!”

    苏菲气的差点吐血了,“去你的泰日天吧,给我记住了,我叫苏菲!!!”

    “苏菲?”鹿一凡皱了皱眉头。

    “是不是很好听啊?有点儿像外国人的名字?”苏菲得意道。

    “嗯……怎么说呢……你的名字咋一听,让我想到了一样东西。”鹿一凡思索再三然后道。

    “什么东西?”

    “卫生巾。”

    噗……

    苏菲又吐了一口老血,心中的怨念值+100!

    “而且还是夜用型的。”鹿一凡又补了一刀。

    噗……

    苏菲心中的怨念中+10086!!!

    几个小时候,高铁驶入了荒西省雀韵市火车站。

    一个非常残破的火车站。

    鹿一凡想不明白为啥这种地方还能修高铁!

    比他们江海省最穷的县城里的火车站还破!

    车子停了下来,乘客一个个的拿着自己的箱子往外挤,争先恐后的先出去抢出租车。

    苏菲想拿自己那一个大行李箱。

    刚把行李箱从架子上吃力的举到半空中,就看到一个小孩坏坏的一笑,冲上去掀了一下苏菲的裙子,还摸了一把她那白生生的大腿。

    “呀!!!”

    苏菲尖叫了一声,本来就不稳的手,直接松开本能反应的去护住裙子。

    结果那箱子直接砸了下来。

    眼看着自己要被贼沉贼沉的大箱子砸到了,苏菲吓得闭上了眼睛。

    可是等了一会儿,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等到苏菲睁开眼睛,发现鹿一凡居然一只手帮她在半空中拖住了行李箱!

    要知道自己那箱子里可是塞满了各种东西的,都快有一百斤重了!

    自己两只手想托住都吃力的要命!

    上车的时候还是两个好心人一起帮忙才放上去的。

    现在呢,鹿一凡居然一只手轻松的就托住了!

    而且还是在半空中!

    下意识的,苏菲瞄向了鹿一凡t恤下的胸肌。

    哇塞!

    好大!

    比很多女生的mm还大啊!

    咦,为什么我流口水了?

    我去,我居然对一个流氓流口水了,呕~~~~恶心!!!

    苏菲使劲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鹿一凡把箱子放在地上,笑着道:“好看吗?”

    苏菲特别讨厌鹿一凡,就算他帮了自己一把,也是没好气的说道:“这有什么啊?我们学校很多练健身的学生都比你肌肉大多了!”

    “不过你蓝色的裤裤挺好看的,嗯,丁字的,还带蕾丝边。”鹿一凡猥琐的笑了笑道。

    “你!!!你居然偷看!”苏菲气道。

    放好箱子后,苏菲气呼呼的找到刚刚那熊孩子的家长道:“你家孩子怎么这样啊?

    上来去掀人家裙子也就罢了,那么重的行李箱万一把人砸到了,算谁的?”

    结果那家长却无所谓的道:“小孩嘛,都这样,调皮,我也管不了。

    你一个大人,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干嘛?

    真是小气鬼!”

    “你……”

    苏菲气的吹胡子瞪眼,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明明是对方错了,自己居然还成小气鬼了?

    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家长?

    看到这一幕,鹿一凡微微一笑,轻轻拔起一根头发,撒豆成兵术施展!

    鹿一凡的虚拟爷爷,鹿尼玛老爷子立刻被头发幻化了出来。

    这时鹿一凡走到那家长的面前,一把扯掉了他的裤子,连个裤头也没给他剩下,然后调皮的冲着那家长做了个鬼脸,跑掉了。

    “卧槽泥麻辣隔壁啊!!!把老子的裤子换回来!!!”

    熊孩子家长愤怒的吼道。

    撒豆成兵术幻化成的鹿尼玛这时咳嗽着走了过来道:“怎么了?怎么了?刚刚我看到我孙子跑过去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熊孩子家长一看,鹿尼玛跟鹿一凡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立刻揪着鹿尼玛的衣领道:“你还好意思说!

    你孙子把我裤子连着裤衩都给抢走了!

    你怎么不管管?”

    鹿尼玛耸耸肩,无所谓的道:“小孩嘛,都这样,调皮,我也管不了。

    你一个大人,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干嘛?

    真是小气鬼!”

    噗~~~~~

    这熊孩子家长差点没气吐血了!

    你妹的!

    这不是自己刚刚才说的话吗?

    现在居然用到我身上来了!

    而且你见过二十岁的孩子吗?

    你家二十岁还是孩子?

    那特么是巨婴才对吧!

    还没等这熊孩子家长发难,鹿尼玛见到列车警察过来了,立刻哀嚎一声,就地一躺,哭吐白沫的颤抖了起来。

    那列车警察赶紧跑过去问情况。

    鹿尼玛拉着列车警察的手,哭着道:“同志啊!他……他打我!就因为我孙子是个孩子,调皮了一下下,他就揪着我的衣领打我!!!”

    列车警察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这家长揪鹿一凡的衣领。

    于是他怒喝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小孩子调皮,你教育教育就是了。

    打人家老人干什么?

    你看看给人家打的!”

    “我……我没打啊!没打啊!不信你问她!”熊孩子家长着急的指着苏菲道。

    苏菲先是一愣,然而看到鹿尼玛对着她在眨眼,苏菲立刻反应过来道:“警察同志,我作证,他打了!

    而且打的特别没人性!

    还有,他家的小孩也被他教唆去掀我裙子,差点让箱子把我给砸死!

    我怀疑,他有反社会倾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