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第n次英雄救美
    那熊孩子家长脸都绿了!

    “你……你这个小娘们怎么瞎几把胡说呢?明明是这死老头子的孙子先搞我,他又过来讹我的!”

    警察低头问鹿一凡的分身道:“大爷,您哪里不舒服啊?”

    鹿尼玛哆嗦着道:“哎哟我的胳膊肘啊!哎呀我的波棱盖啊!哎哟,我的腰间盘啊!!!”

    “这些地方都疼吗?”警察问道。

    “警察同志,我可没碰过他这些地方!”那家长赶紧道。

    “哎哟~~~都不疼啊!!!”鹿尼玛道。

    “你别大喘气行不行?!会吓死人的!!!”熊孩子家长暴喝道。

    “哎哟,我的心脏啊……疼死了!!!警察嘘嘘,他吼我!我……我有心脏病……我要求他带我去医院出钱做检查!

    最好帮我立刻安排换心手术!

    钱也不多,器官费用加手术费还有后续的营养费来个一千多万就够了。”鹿尼玛表情扭曲的捂着自己的心脏道。

    卧槽!

    本来还庆幸这老头没啥毛病的熊孩子家长一听,直接吓的都快尿了!

    要是这老头真的心脏有问题,再讹上自己一笔,怕是没个百八十万根本下不来!

    尤其是这种敢提出去医院的老头。

    身体上指定有毛病!

    警察点点头道:“嗯,这样也好,先让嫌疑人带您去医院体检一下吧,费用嫌疑人出。

    您没意见吧?”

    鹿尼玛瞪了一眼熊孩子家长,冷哼道:“本来就该他出钱!俺这心脏都是他给弄坏的!!!”

    “老不要脸的你……”

    “还敢骂我!!!哎哟!!!俺滴个心脏啊!!!疼啊!!!”鹿尼玛马上满地打滚了起来。

    “你闭嘴!把人家弄出心脏病来了,你本来就该赔偿!

    人家要求的没毛病,你想犯罪潜逃吗?

    如果现在逃走,坐牢三年以上,十五年以下!”警察厉声喝道。

    “警察同志,不是,不是这样的……”

    熊孩子家长知道这关是过不去了,只能一咬牙道:“老爷子,您看这样行吗?

    我赔给您一千块钱,您自己去医院可以吗?”

    “一千块钱?打发要饭的呢?哎哟我的心脏哟!!!”

    “好好好!一万块钱总行了吧?!“

    “五十万!少一分,你就直接带我去医院吧!咱就正规流程检查,查出啥毛病,你就一直在医院伺候到我病好了就完事了。

    咱不讹人!”

    卧槽!!!

    这还叫不讹人?

    熊孩子家长没辙了,只能哀求道:“老爷子,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是我们家孩子不对。

    也是我教育的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鹿一凡岂是那么好忽悠的人?

    现在原谅他了,以后还是不长记性!

    “别别别,我老头子就是对事不对人。咱该去医院去医院,没事不用赔钱,但是有事你也不能不担责任。

    正规法律流程走着就行,反正我孙子认识全国最好的律师团队,让你赔个千八百万的没啥问题。

    嘻嘻!”

    最后一句“嘻嘻”,让熊孩子家长心中怨恨无比!

    尼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死老头子油盐不进啊!!!

    最后,熊孩子家长只能认倒霉,东拼西凑的在警察的调和下,赔了五十万元。

    下了火车,这家长二话没说,直接把他刚刚还当成宝贝一样的儿子给打的嗷嗷大哭,怕是一辈子也不敢再皮了。

    没多久,鹿一凡本尊回来了。

    苏菲激动的对他道:“臭流氓,你怎么才回来啊!

    刚刚你爷爷太牛逼了!

    真的是太解气了!

    教训的那熊孩子家长一愣一愣的!

    你没看到他刚刚那个脸哟,一阵白,一阵绿的,哈哈哈,快乐死我了!”

    十分钟后,鹿一凡跟苏菲同时下了火车。

    “终于要跟你分开了!臭流氓,咱们后会无期哈!”苏菲轻松写意的道。

    鹿一凡看了一眼周围几个抽着烟,眼睛一会儿喵向苏菲的胸上,一会儿瞄在她的包包上的几个社会青年,玩味的笑道:“确定不想再见到我了?

    说不定我能帮你大忙哟!”

    “你可拉倒吧!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见你的!咱们还是这辈子别再见了!拜拜吧您内!”

    苏菲言罢,趾高气昂的扭头朝着火车站外面走去。

    鹿一凡神识外放,默默的感应着苏菲的周围人群流动。

    果然,没多一会儿,那几个染了一头五颜六色头发的社会青年在一个角落里把苏菲给围起来了。

    为首染着红毛的,年龄大概二十三岁,打着耳钉,抽这根烟,笑眯眯的盯着苏菲道:“包拿出来吧!”

    苏菲瑟瑟发抖的道:“你们……你们这是违法的!警察就在那边!!!”

    “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那红毛狠狠的将一口浓烟吐在苏菲脸上道:“犯法?

    在火车站这一块,你山鸡哥我就是法!

    哥几个,给丫钱包拿过来!

    然后衣服扒了按墙上,让哥好好爽爽!

    哥这几天快憋死了,要来一发不戴套的!

    顺便告诉你,哥可是有性病的哟!”

    苏菲直接下的眼泪都出来了。

    赶紧求饶道:“哥!红毛哥!钱给你!都给你!别动我行吗?求你了!”

    “不好意思,现在说晚了!它特么都石更成这样了!你说让我怎么饶过你?”

    红毛指了指自己的裤裆,邪笑着道。

    苏菲拼命的后退,突然感觉一个宽厚的肩膀挡住了她。

    她吓得赶紧往后一看。

    来者居然是鹿一凡!

    苏菲跟遇见了什么大救星似的,赶紧哭着喊道:“臭流氓,救我啊!”

    鹿一凡低头玩味的笑道:“哎,刚刚不是还说再也不想见到我的吗?”

    “我……我……”苏菲羞臊的低下了头,不敢说话了。

    红毛青年抽着烟,观察了一下鹿一凡和他的周遭。

    等看清楚是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家伙,身边也没别的帮手时,这红毛才不屑的笑道:“兄dei,这是我女朋友,刚刚闹了点小矛盾。

    这事吧,你就甭管了,把人交给我,这里没你什么事,你该干嘛干嘛去!

    要是非要多管闲事,那可就别怪哥手里的刀子不认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