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大明王界
    ..神界红包群

    往前一踏,鹿一凡只感觉那界壁如同水波一样,缓缓化开,耳中啵的一声,鹿一凡已经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眼前的景象,完全变了!

    这仿佛是一片黑暗恐惧,广阔无边,一眼看不到边际。

    天空乌云滚滚,只有一点微弱的天光,从云上泄下,照亮这个黑暗空间。

    大地上,一片沼泽,无数毒虫,妖兽在沼泽里歇斯底里的对天咆哮着!

    在大地中央,一个庞大的,仿佛与天相接的巨大宫殿,横亘在大地上,散发出一股苍茫、古朴而黑暗的气息。

    在这巨大的宫殿前,人就像蝼蚁一般,产生一种高山仰止,渺小不堪的感觉。

    那座巨大的宫殿就如同盘古开天地后出现在混沌中的神兽一般,时时刻刻的给人一种威压和震慑!

    在鹿一凡的身前,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身影,就如同鹿一凡一样,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座宫殿!

    从天空俯瞰下去,那宫殿就像是一只孔雀的上半身,而它的下半身却深深的埋在大地之中!

    感受了一下,周围这密密麻麻的修士里,竟然没有一个修为低于元婴后期的!

    甚至婴变期以上的老祖级人物,占了大半!

    “好么,知道有宝贝了,这些百年不出小世界一步的老妖怪全特么过来了。”

    鹿一凡心中无奈道。

    鹿一凡有意躲开了人群,偷偷的前往宫殿外围走去。

    “嘿,小哥,不知道你是哪个门派的?叫啥名啊?”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一身妖兽表皮做的皮衣,手持一把大刀,样子看上去憨憨厚厚的壮汉飞了过来,开口笑道。

    此时,鹿一凡手持仙器天罪,即便是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也显得极为现眼、

    “在下无门无派,凡尘中一介散修,你可以称呼我为鹿一凡。”

    鹿一凡淡然笑道。

    “啊,原来是一凡兄弟!”壮汉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下,透露出一丝与他外表不相符合的狡黠。

    “俺叫罗蛮,你可以叫我蛮子。”罗蛮笑了笑,然后道:“一凡兄弟也是为了孔雀大明王的宝藏来的吧?

    可惜啊,这孔雀大明王的宫殿里,据说禁制阵法无数,机关重重,更有守护凶兽看守着大明王飞升时留下来的精血。

    就算是婴变后期的强者进去,也是凶险重重,九死一生。”

    “这个蛮子貌似很了解大明王界的样子?”

    鹿一凡心念一转,也产生了交谈的意思:

    “这宫殿是怎么个凶险法呢?蛮子哥你知道吗?”

    罗蛮将手上的大刀扛在肩膀上,眯着眼睛一笑道:

    “兄弟,这你可算问对人了!

    孔雀大明王可是上古神兽,传说中佛祖自其肚中生出,被佛祖承认为母亲。

    她在飞升之前,不需要什么道法,不管你是什么对手,哪怕是仙人,只要嘴巴一张开,统统都能给你吞了。

    修为之恐怖,闻所未闻!未飞升便可碾压神佛,你说吊不吊?”

    “你现在看到的这片空间,就是大明王飞升之时,利用自己脱去的肉身化成的。

    那座宫殿便是当年孔雀大明王的头骨所化!”

    “什么?!”鹿一凡震惊不已。

    未飞升便可杀神灭佛,飞升前,可肉身开辟空间,头骨化为宫殿!

    罗蛮满意的看着鹿一凡的表情,轻轻的晃悠着手中的大刀道:“

    三千小世界中,类似大明王界的小世界,数不胜数,都是些上古强者飞升或者寂灭之时,遗留下的宝藏。

    这些小世界或者洞天福地,从来都是危险重重。

    许多门派中人,想到里面捞好处,结果却是葬送了性命在里面。”

    “你别看刚进来的时候,人密密麻麻的,其实大部分人都不是冲着孔雀大明王的精血来的。

    而是冲着大明王界里的宝藏来的。

    那座宫殿外围的功法秘籍,神兵利器,灵药丹方,远远不如孔雀大明王的精血珍贵,却比大明王的精血来的现实。

    当然,也有很多人是来这浑水摸鱼的。

    他们不会去危险的地方冒险,专门挑像一凡兄弟你这样的身怀重宝的散修下手,一凡兄弟,你可得自己小心一些了。”

    罗蛮笑嘻嘻的说着,手里握着的大刀,却是又攥紧了几分。

    轰隆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鹿一凡抬头看去,却见巨大宫殿的上方,突然一阵雷光闪烁,大片的人影惨叫着,立即从空中掉落了下来,在虚空中化为了虚无,连灵魂都不存在了!

    “嘿嘿,那群自持功力深厚的婴变期老妖怪,又死了一拨!”

    罗蛮望着远处,幸灾乐祸道。

    鹿一凡瞧了罗蛮一眼,笑着问道:“那,蛮子哥你是属于想要精血的人呢,还是想浑水摸鱼的人呢?”

    眼神带着深意,似乎将罗蛮看的很透彻。

    闻言,罗蛮则哈哈一笑,手拍了拍鹿一凡的肩膀道:“兄弟莫怕,蛮子哥不会打劫你的!

    不过,蛮子哥有一个故事讲给你,你有兴趣听听吗?”

    “哦?什么故事?”鹿一凡笑着问道。

    “一个有关虫子的故事,来,兄弟,坐下听我讲。”

    罗蛮又将手触碰了鹿一凡的肩膀两下,然后道:“王员外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三代单传,到了晚年才得了个儿子,王员外把他视为心肝。可没想到,这小少爷长到五岁,身上却出了件怪事。

    这年春节刚过,小少爷的饭量就见涨,鸡鸭鱼肉一样没少吃,可就是越吃越瘦,而且刚吃完了饭,不到半个时辰,就又开始喊饿。这让王员外焦急万分,他花了重金,把方圆百里的郎中请了个遍,可郎中们一个个敲锣打鼓地来,又垂头丧气地走,别说治了,这病连听都没听过啊。

    王员外急得团团转,还是管家给他出了个主意:“老爷,不如我们重金悬赏求医,说不定有什么奇人异士能治好少爷的病。”

    王员外听了,忙命人在大街小巷张贴告示,说如果有人能治好他儿子的病,就将一半家财双手奉上。告示贴出去没几天,就有人登门了。”

    鹿一凡皱着眉头问道:“蛮子哥,为什么你突然跟我讲这种不明所以的故事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