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你有那个面子吗?
    这也太尼玛扯淡了吧?

    装逼也没这么个装法的啊?

    苏菲也是被鹿一凡气的够呛,虽然楚生这么问很突兀,但是鹿一凡的回答岂不是说自己倒贴他,而且是上赶着倒贴,玩一夜(和谐)情的那种?

    她苏菲冠绝汉江大学,何曾受到过这种轻视?

    “喂,帅哥,既然你这么牛逼,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一下?”苏菲的好朋友卢萌萌美眸含笑的道。

    “自我介绍?”鹿一凡抬起头来,扫了一眼众人,眸子间带着一丝冷漠。

    “我不过是看在苏菲的面子上来吃个饭而已,跟你们并不是很熟,也不想与你们这些人有任何的交集,自我介绍不必了。”

    嚣张!

    狂妄!

    自大!

    目中无人,狂的离谱!

    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发誓,他们第一次遇到像鹿一凡这样嚣张的没边的自大之人。

    居然直接说不想跟在座的任何人有交集,那岂不是变相说,他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没有资格跟他认识?

    看鹿一凡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要不是他一身破旧不堪,如同务农归来的农民穿的地摊货,他们还真以为遇到哪个大世家的公子哥了呢!

    苏菲面带怒色,鹿一凡这么说,完全是没有给她的朋友面子啊!

    她还没开口,已经有人先发难了。

    “你不想和我们有交集?

    你也得有那个资格跟我们有交集!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要不是因为苏大校花,你都没有资格跟我们坐在同一个包厢里吃饭!”

    卢萌萌的男朋友直接吼道。

    他乃是南河市排名前十的大世家的公子哥!

    这里除了楚生之外,没有他惹不起的人!

    更别说鹿一凡这个看上去跟要饭似的家伙了,更何况鹿一凡说话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你们觉得我没有资格,也不想跟我有交集,何必假惺惺的让我自我介绍,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你们不过是想听我卑微的家庭背景,然后嘲讽我罢了。

    做人做到你们这种地步,真的是无聊到一定的境界了。”

    鹿一凡耸了耸肩说道。

    众人登时语塞,连楚生都无话可说了。

    鹿一凡简直把他们的心都给看透了,刚刚那么问,就是想让鹿一凡难堪,并不是想认识他。

    “又穷又土,还自命清高,以为自己多么的了不起,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鹿一凡,我告诉你吧,就你这种人,进了社会,少不了人教训你,给你小鞋穿!

    也就我心地善良,才好心好意跟你说这些话的,你若不听的话,等着吧,早晚有一天你会吃大亏的!”那个男生冷笑道。

    从头到尾,楚生也就问了一句话,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他越看鹿一凡越觉得像是一个笑话。

    就这种人也想追上苏菲?

    痴人说梦!

    在他看来,鹿一凡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碍于苏菲的面子,大家也不好在包厢里做出什么来。

    因为有鹿一凡在,包厢里的气氛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嗨了,但是勉强还能进行下去。

    这一玩,就是三个小时,到了晚上十点钟。

    “我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就回来。”

    过了一会儿,苏菲回来了,脸上带着怒容。

    “小寿星怎么了这是?不会是被人调戏了吧?”楚生调侃道。

    “别提了,刚刚出去上厕所,有个醉汉借着酒劲要掀我裙子耍流氓,我直接一脚踹丫蛋蛋上了!

    真是晦气!”苏菲撇着嘴道。

    “是谁?麻痹的,竟然真敢调戏我楚生的同学!你等着,我这就找人帮你教训教训……”

    砰!

    还未等楚生说完话,包厢门被一脚踹开了。

    十来个肌肉虬结,纹着纹身,身上带着各自疤痕的壮汉冲了进来。

    其中一个更是直接把手中的酒瓶子摔在了地上,玻璃碴带着酒水溅了楚生一身。

    包厢内的人都下了一条,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一个瘦弱不堪,看样子像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男子从后门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那男子扫了一眼,看到了苏菲,面带淫光的冷笑着。

    “牛逼啊你,小妞,竟然敢踢我蛋蛋!

    不是还叫嚣有种来找我吗?现在我找到你了,怎么说?

    今晚老子特么要把你上下三个洞,玩出十八种花样来!

    让你敢在老子面前装!”

    苏菲顿时花容失色。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醉汉居然真的找来了,而且还带了这么多恐怖的大汉来。

    “这位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楚生自持是这里身份地位最高的人,立刻站了出来。

    鹿一凡则是坐在一旁,低着头,继续品尝菜品,喝酒,完全无视了这群人。

    “误会?我误你妈的头啊!

    老子掀她裙子,不过就是想看看她穿的什么花色的内内而已!

    这臭碧池,一言不合就踹我蛋蛋!

    你说是不是误会?”瘦弱的男子指着苏菲,态度非常嚣张。

    楚生虽然是南河市大世家的公子,但是对方人数众多,他也不敢贸然开口。

    不然把对方惹急眼了,说不定会出人命。

    “这位大哥,这件事双方都有过错。

    那什么,我叫楚生,是南河市楚家的三公子,我爸是楚牧。

    不知道能不能看在我楚家和我爸爸的份上,就这么算了?”

    楚生这番虽然话说得不卑不亢,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语气非常的傲,非常以自己是楚家人而骄傲。

    但是大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

    楚家身为南河市排名第十的大世家,身为楚家三公子的楚生自然有这个资格这么说话。

    而苏菲暗暗点头,再看看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直跟饿死鬼投胎一样胡吃海喝的鹿一凡,苏菲只觉得两人差距如同云泥之别!

    “楚牧?”瘦弱的男子闻言一顿,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是‘牧羊狗’吧?

    那货见了我都要乖乖的喊一声爷。

    要是他在这儿好声好气的求我,说不定我会考虑给这个面子。

    但是牧羊狗的儿子,小畜生你么……”

    瘦弱男子不屑的摇了摇头:“凭什么跟我要这个面子?你有这个面子吗?”神界红包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