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五二教团的底牌
    如天崩,如地裂,如山崩,如海啸——

    世界的秩序、法理乃至其存在本身,在眼前不断崩解、塌陷。

    宛若世界末日般,

    来自亘古的空无如潮水般淹没了荣光者身为“人”的感官,黑暗与混沌将他紧紧缠绕、束缚,并彻底吞没。

    如果是一般人,在这如有实质的恶意与绝望感支配的下,必已深陷疯狂。

    即便是植入了圣痕的超凡战士,即便是主的持剑之人,在旧日世界的支配者的注视下,在先于世界诞生的古老邪神的怒火下,也绝无幸免的可能。

    但艾米·尤利塞斯不同。

    对曾直面世界外侧之神的少年而言,所谓的旧日支配者,所谓的旧日世界的主人,值得仰望,值得敬畏,却绝非不可接触者。

    他抬头,苍白的火焰在漆黑的瞳仁中燃起,直视着高居天穹之上,那以言语难以描述其万一的古老之神,说出了祂的名。

    “哈斯塔。”

    在荣光者的灵魂深处,《阿尔·阿吉夫(alazif)》之书就此摊开,充满恶意的文字在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像蝌蚪一般在页面上游曳着,然后……像黑泥一般从书页上淌落,与那些被文字所记载的禁忌知识一同,流入了他的脑海中。

    哈斯塔。

    无以名状者,深海星空之王。

    无论是他所熟知的黄衣之王,还是他未曾谋面的遥远的欢宴者,亦或是他所不愿承认的持剑之人,皆是祂的化身,皆是祂本质的一部分具现。

    而现在,

    跻身于视线正上方,支配大气,支配天穹,仿佛一层阴影笼罩在整个世界上空的无以名状者,并非本体,而仅仅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投影。

    可即便如此,

    天空、大地乃至整个世界,都在震天的轰鸣之中,低眉顺眼,卑躬屈膝的迎来了它们旧日的主人。

    尘归尘,土归土,自混沌中开辟的秩序,终将复归于混沌。

    这是一个轮回。

    而祂,而那些个旧日支配者,则跻身于时光长河之上,俯览着凡世的变迁,目送着这个本就千疮百孔的世界最终步入终焉。

    本该如此——

    祂们本就是如此超然的存在,单论位格,甚至更在这个世界之上。

    如果……先民不曾存在的话。

    但一切没有如果,在那场遥远到人类尚未诞生,世界尚未开辟的创世战争中,带来了火焰、光明与秩序的先民,击败了那些个自腐烂世界的尸骸之上诞生的古老之神,并将自混沌大源中流出的、根本不具备死亡概念的四位旧日世界支配者封印,进而犁定了秩序的边疆,开创了人类文明的第一个千年。

    即便在先民隐遁的第二个千年、第三个千年,在先古列王时代、在火焰黯淡的黑暗时代,祂们也未能真正突破先民所施加的束缚。

    依旧只是囚徒。

    哪怕现在祂所掀起的声势再如何的浩大,也无法改变祂的本体依旧被镇压在现世迦南之下,依旧充当着世界的基石这一事实。

    在这的,不过是一投影。

    而既然是投影,就有战胜的可能。

    ——他,

    握紧了短剑暗血,握紧了路西菲尔。

    没错,

    能行的。

    艾米·尤利塞斯在心底为自己打着劲,伴随着禁忌知识的流出,一些被他淡忘的记忆在这一刻也逐渐清晰。

    这让他漆黑的眸子越发的清亮。

    “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

    虽然与这位被冠以深海星空之王之称的无以名状者只是初次相逢,可在赫姆提卡,在那难以分辨其是真实还是虚幻的暧昧空间中,他曾直面过另一位自混沌大源中流出的旧日支配者,并以手中之剑,予以祂安眠。

    尽管当时那位拉莱耶之主并未真正醒来,可如今他面对的也不过是那无以名状者的投影而已。

    能赢——

    不,是必须赢。

    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荣光者没有去想什么隐藏身份,什么“天门计划”,只是单纯的将短剑暗血举起,任由它吞噬着体内的血脉之力,低吟出解封的咒文。

    “维斯特——”

    但,

    解除封印的咒语就此被吞入肚中。

    只因,

    ——有一个声音响起。

    声音很低,很轻,很平静,却自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但更让荣光者惊诧的是,这个声音……

    他曾经听过。

    卡修·瓦尔德——

    与那位性情温和的圣歌队创立人,至少有九成相似。

    他说:

    “要有光。”

    于是,

    在天崩、地裂、山崩、海啸,在秩序的沙筑堡垒的坍塌中,初生之光刺破阴沉昏暗天幕,也刺破了那厚重有若实质的浓厚铅云。

    然后,

    洁白的羽毛自高空洒落,嘹亮的圣歌声凭空响起。

    一道完全由光芒凝结而成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天穹之上,与那位深海星空之王于此世显现的投影遥遥相对。

    光明与黑暗,秩序与混沌。

    世界,被简单粗暴的一分为二。

    伴随着黑暗潮水的退去,大地、山川以及满地的尸骸,再一次显露了痕迹。

    不,或许不是尸骸。

    艾米·尤利塞斯叹了口气,视线在那些倒地不起,但尚有呼吸的“尸骸”上稍作停驻——还活着的,还能看见尸体的,都是持剑者——一如赫姆提卡的那场浩劫,旧日的复苏,哪怕并非本体,也足以令没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被黑暗与混沌吞没,点滴不存。

    同理,面前这道光之化身也是一样。

    祂,单单只是存在,就抚平了世界的创痕,照亮了半边的天穹,将腐烂的大地与其上属于不洁者的尸体一并抹去。

    被神圣光辉充盈的天际。

    平整、空旷、仿佛一望无际的原野。

    神只屹立于云端之上。

    ——高高在上,俯览世间。

    是教团所信仰的那位光之主,还是……地上之神奥古斯都?

    不可直视主。

    这是写入十戒的铁则之一,但年轻的荣光者显然不打算遵守。

    他抬头,

    目光锁定了那光辉伟岸,让人不自觉为之折服的光影。

    与哈斯塔投影相近,这位伟大存在同样没有正体亲至,在这的,只是由纯粹之光编织的虚影。

    力量来源不明。

    存在机制不明。

    但无疑,

    祂拥有僭越凡世的超凡伟力,是一位实打实的神明!

    凡人哪怕仅仅是直视,都会灼瞎双目,甚至因此招致熊熊燃烧的光焰,成为连灰烬都无法剩下的可怜虫也大有可能。

    只是,艾米·尤利塞斯并非凡人,连那位亿万黑山羊之母都曾直视过的他无需忧虑。

    不仅如此,他所见之物与常人也大为不同。

    ——那是另一重视界。

    一道莫名出现在眼前的光幕——他似乎听嘉苏谈起过这东西,叫……操作者系统?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监测到次级管理员权限接入,权限核准中……”

    “欢迎回来玛娜。”

    大约停顿了三秒之后,系统给出了准入许可。

    视线豁然开朗。

    无限光明在眼前绽放,

    他,

    窥见了真实。黑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