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五三编织神明之人
    人工天界。

    世界的真实在荣光者眼中铺开了一角。

    他看到了——

    卡修·瓦尔德,以及追随在他身后的圣歌队。

    神光闪耀,熠熠生辉。

    他们成了至高无上光辉的宠儿,沐浴在神恩之中,宛若圣灵。

    是死者苏生?

    不,与其说是复活,不如说是转变成了另一种存在形态。

    比如……灵魂。

    艾米·尤利塞斯轻咬嘴唇,这与他最初的推测相左,但事实胜于雄辩,死亡或许并非如他所想的那般是万灵恒久的归宿,人类在步入命定的终焉之后,仍然可能以灵魂的方式继续存在,或者……转世?

    冥冥中少年似乎抓住了什么,可不等他五指攥紧,灵感便如流沙般自指尖淌过,不留丝毫痕迹。

    现在不是思虑这个的时候。

    他挑了挑眉头,视线在卡修·瓦尔德以及圣歌队身上稍作停驻,然后……顺着那位素以温和著称的大持剑者身后那有若活物的金色丝线延伸而去,他看向了那位高居于天穹之上,俯览众生的神祇。

    风筝?

    不自觉的生出了这般的即视感。

    但,

    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真相比起所谓的风筝,要可怖的多。

    艾米·尤利塞斯后知后觉的倒吸一口凉气——他看到的是什么?是一张涵盖了大半个秩序疆域的大网!

    堪称无穷无尽。

    无数的光点,无数的丝线从黑暗的大地之上飘摇而上,穿过了“她”,以及早先被锚定好的十一个“点”,在筛选掉那些细的、淡的、不纯粹的,留存下来的丝线分别没入了正在咏唱的圣歌队成员体内,并伴随着他们兜帽下嘴唇的开合,尽数汇聚在了卡修·瓦尔德的身后。

    并凝结成无数有若活物的金色丝线,沿着虚空,逐级向上,一直延伸到神祇的御座前,构成祂存世的基石。

    这是……仪式?

    荣光者不是很能确定,事实上,就连他为什么会以“玛娜”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他都未能完全清楚。

    但这并不妨碍他做试验。

    小心,再小心。

    他触及了穿过“他”胸腔的一根丝线。

    很薄、很轻、几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可也仅仅是几乎而已,在他接触到丝线的同时,他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一个苍老的、虚弱的、却又虔诚的声音。

    “吾主吾主,您高于一切。”

    然后,另一根丝线被触动了。

    这次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男人,他以男人所特有的,雄浑有力的声音歌颂道。

    “吾主,您是至上之神,您是光中之光,愿您的道行于地上,如同行于天上。”

    这些……是祷告词?

    荣光者想到,并很快纠正了他的想法。

    不,

    是信仰。

    “主啊,请让妈妈的病好起来。”

    “主啊,请保佑塔克能平安归来。”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主啊,仁慈的主啊,请救救我们,救救这座城市吧……”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个声音先后在灵魂深处响起,它们有的在歌颂着主的光辉与伟大,有的在诵读着教团的经典,有的在向这位至高无上的神祇祈求着奇迹的发生。

    他感觉“玛娜”,或者说此刻的“自己”,如同一个满负荷运作的处理器一般,疯狂处理着这些向神灵祈求的信息,将之按信仰的虔诚与否,情感的强烈与否分门别类,最终剔除掉那些不够纯粹、不够强烈的次等品,将最优质的信仰传输给圣歌队,传输给卡修·瓦尔德。

    ——用以召唤神明。

    但随着他观察的深入,对这个仪式了解的加深,疑惑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了。

    首当其冲的,还是这位神祇的正体。

    祂,

    到底是什么?

    世界并非唯一——

    他早已知晓。

    但秩序疆域,先民在混沌原野中开辟的秩序疆域,却是无尽世界中最为特殊的存在。

    这里是归墟,

    这里是深渊。

    诸界陨落之地,神火熄灭之地。

    万事万物,无论何等高傲的种族、何等璀璨的文明、何等伟岸的神祇,何等辉煌的世界,都将在这迎来命定的终焉。

    能够超然其上的,大概只有那位创造出有翼之民,超脱于亿万世界生灭之上的无尽光辉之主。

    但不太可能是祂,甚至不太可能来自世界外侧——这个世界太过封闭也太过脆弱。

    可要是说眼前这位神祇与哈斯塔一般,是于世界内侧诞生的源生神明,在逻辑上也说不通。

    ——若真有神祇存在,祂在哪里?现世迦南?

    不太可能。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黄衣之王残留的旧日之影,曾警告他——不要介入祂与奥古斯都的战争。

    尽管拟人化的旧日支配者不是不存在骗人的可能,但在当时的情形下,祂似乎没有撒谎的必要?如果教团真的存在一位真正的神祇,祂没道理察觉不到,更没道理忽视,反倒将奥古斯都这位无论资历还是位格都低于祂的“地上之神”当做假想敌。

    可若是不在现世迦南,祂会在哪里?

    总不可能是活在梦里吧。

    反正艾米是很难想象,一个教派名义上至高的存在,不坐镇中央,反倒在不知道哪个旯旮中缩着……

    等等?

    梦,虚假,信仰——

    仿佛抓住了什么,荣光者再次将目光投注于那神圣所在,瞳仁微微收缩。

    没错。

    信仰,传输,编织。

    他发现了关于这位神祇的真相,近乎亵渎,近乎禁忌的真相。

    祂是人造物。

    其超越凡世的伟力,来自教团数以万计的虔信者的信仰,其形体、其精神、其意志则由圣歌队赋予,而最关键的步骤——歪曲现实,将之编织成神明,则经由卡修·瓦尔德之手。

    编织者卡修·瓦尔德,他早该想到的,所谓的编织者,所指代的正是——

    编织神明之人!

    无怪乎教团会以他为核心创造圣歌队,无怪乎他能以三印持剑者之身,具备更甚于怀曼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与达芬奇之上的权柄。

    种种线索摆在了荣光者的面前,并共同指向了唯一的真相。

    才刚刚加入教团没多久的艾米·尤利塞斯,自然没有资格知道卡修·瓦尔德的能力本质,更无从知道,他是如何将神祇从虚无的信仰中编织而出,赋予形体,赋予意志,赋予生命。

    ——思维读取。

    圣痕赋予卡修·瓦尔德的第一项能力,令他能够入侵并读取人类的精神,这是一切的发端,也是他能力的基础。

    ——思维烙印。

    强行植入思维钢印,将他的精神意志彻底复写在受术者的人格之上,使受术者彻底变为与他一心同体般的存在,尽管性情温和的大持剑者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个过于霸道的能力,并为之深深内疚,但不可否认的是,圣歌队的建立,以及编织神明的奇迹,离不开很多很多人的……自我牺牲。

    ——多重认知·梦想编织。

    将被共同观测、确定的概念,根据认知人数的多寡、认知的强弱等多方面施加的复杂影响,将只存在想象中的存在,编织、投影、创造至现实中,这正是“造神计划”最为关键的一环。

    人工天界,提供了收集、过滤信仰的渠道。

    以自身意志复写改造后的圣歌队,则能在最大程度上,提升他能力的上限。

    最后,则是……

    将祂的王座举于天上!

    这绝对是一个天才、疯狂乃至匪夷所思的计划,创造神明——即便是最为狂妄的狂徒,最为邪恶的魔鬼,也绝难生出这般亵渎的念头。

    可他,可卡修·瓦尔德,可教团却真正做到了。

    荣光者罕见的为这颠覆性的大手笔惊愕,罕见的忽视了身周的危险。

    然后,

    伴随着鲜血的颜色染红了视界,他从“玛娜”的视角中跌落。

    虚弱感袭来。

    长剑自胸腔中拔出,他张口,看向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少年,难以自抑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

    考伯克,

    不——

    是“持剑之人”。

    祂没有死,不仅没死,反倒趁他的意识深入人工天界之时,发动了致命的攻势。

    长剑贯穿了胸腔,无数触须在体内乱窜,苍白的火焰在五脏六腑中燃烧,灼热的气息以及强烈的失血症状令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别说抵抗,就连站也站不稳。

    “再见,”

    “或者说再也不见。”

    深海星空之王在地上的行走之身说道,毫不留情的发动了斩击,冰冷的剑锋迎面而来,并在瞳仁之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要死。

    能够僭越时光长河的哈斯塔就在附近,死亡先兆恐怕不会生效,但奇怪的是,死亡即将莅临之际,艾米竟然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畏惧。

    死亡,

    真的是万灵的归宿吗?

    他不禁这般想到,

    随后坠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

    ps:书友们,我是中二中的某幻,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