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下层区的艾米
    艾米小心的擦拭着手中的古旧短剑,短剑很短,大约只有三公分长,握着它连剑技中基本的格挡都做不到;短剑很旧,红烟相间的剑身上满是锈蚀的痕迹,只有在迎着偶尔林荫缝隙掠过的阳光才能看清刃身边缘隐约闪过的寒芒——如果武器也有年龄,也有辈分,那它一定是武器中的老爷爷。

    但在武器之中,可没有老当益壮的说法。

    传古品质以下的武器,在岁月的侵蚀下会逐渐脆化,甚至在战斗之中会出现一碰就碎的可怕场景,而就算是古代大师出品的传古武器,和当代大师的作品,往往也存在着相当的差距——新的锻造技法、新的锻造材料,武器的冶炼与锻造,总是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的进步着,更优、更良的武器总是会取代、淘汰那些老旧的古董。

    只是……这把短剑的情况有所不同。

    短剑暗血,是尤利塞斯家族的祖传之物,是一把淬火武器。

    淬火的火指的可不是普通的家火,而是火种的火焰,传古武器已经是人类技艺的巅峰,或许在材料的冶炼和锻造的技艺上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已然不多,想要更进一步突破武器物性的极限,赋予其超脱凡俗的伟大力量,只有依靠火种——火种是文明的起源,是秩序的化身,经由火种淬炼后的武器,不受岁月的侵蚀,亦不受混沌的浸染,是名符其实的秩序圣器。

    但相对的,存世量极其稀少。

    稀少到比人类目前所掌握的火种还要少,是货真价实的珍宝。

    ——但也不过如此。

    除了稍微锋利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至少艾米是这么觉得的。

    艾米的名字是艾米·尤利塞斯,艾米这个名除了稍微女性化了少许之外没有太多的说头,但姓氏是只有荣光者才能拥有的特权,象征着先祖创造的荣光,象征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血统——就算现在没落了,失去了曾经权势,至少也是出过天选者的家族,传承过先民的伟大之血。

    就算再怎么落魄,也能过着体面的生活。

    但这不过是通常而言。

    尤利塞斯家族的情况是特殊的,早在很多年前就没落了不说,近年来还得罪了赫姆提卡的城主大人——在城邦时代,城主一向由势力最强大的荣光者家族担任,即便有议会相制衡,其权势依旧可以用滔天来形容。

    所以在父母失踪后,为了不当某些大人物眼中碍眼的小虫子,艾米很自觉的变卖了家中的财产,来到下层区中讨生活——当然,说是讨生活有点或许不太对,毕竟依靠变卖的家产,他还是挺有钱的,只是在治安混乱的“贱民区”中生活,多多少少要和一些不那么友好的家伙打招呼。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身上成片成片的淤青可以作证。

    那是巨人保罗的杰作。

    巨人保罗是下层区的皇帝米开朗基罗麾下的一员悍将,身高接近两米半,壮硕身体上膨胀的肌肉几乎可以将衣服撑破,就连脸上都堆满了横肉,远远地看上去像是一只直立行走的大猩猩,简直就是凶神恶煞的最佳代名词。

    但与肌肉相对的,是他的智慧——让艾米颇伤脑筋的是,这家伙是个只能看到短期利益的傻大个,鼠目寸光这个词简直就是为他而生的。也不用那塞满了肌肉的大脑好好想想,真要被逼急了,连兔子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人——收保护费按他那种收法,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逼,与其在脏乱差的下层区慢性自杀,还不如回到上层区,赌一赌那些大人物的肚量。

    不过……好在,现在也不需要和他打交道了。

    毕竟……死人不会开口说话。

    艾米起身拍了拍灰尘,小心的将短剑收到袖口,抬头看了眼天际那浓郁到化不开的阴云,以近乎玩笑般的语气说道:“希望我们的皇帝陛下这次能换一个稍微聪明一点的家伙……嗯,也不要太聪明,太聪明了最后倒霉的可是我。”

    ——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不想得罪这位下层区的皇帝陛下。

    米开朗基罗的权势可不比很多荣光者小,下层区虽然被称作下层区,但占地面积比上层区可要广阔的多,人口也多得多——城邦时代的城池保留了先古时代逐火而居的特点,但受限于膨胀的人口,将城市以两道城墙分为上层区、下层区与迷雾区——其中上层区居住的大部分都是城市的权贵阶层,在火种的保护下他们过着安全优渥的生活,而下层区往往是手工业者、雇佣兵、农民等小市民的聚居地,是治安最差的一个区域。至于迷雾区……则是货真价实的危险区,终年被无名之雾笼罩,甚至有传言说里面出没着可怕的妖魔——相传,米开朗基罗之所以能成为下层区当之无愧的皇帝,正是得到了那里的妖魔的帮助。

    当然,这是不可考的事情。

    只能说是小道消息。

    但不得不承认,这其中隐含着相当巨大的信息量——妖魔是混沌的爪牙,是此世一切生灵的天敌,它们通常出没在终年不散的无名之雾中,但偶尔也会突破火种的束缚,在下层区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如果消息属实的话,那么教团的介入便会成为必然。

    教团没有名字,或者说教团的名字就是教团,它是守护人类的利刃,更是文明与秩序的保护者,也是烟暗时代已知的唯一一个在多个城邦之中拥有统一行政规划的庞然大物——哪怕是市民议会的议员或是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也会对教团的持剑者抱有几分忌惮。

    ——持剑,即持戒。

    ——持剑者,是隐隐凌驾于世俗之上的审判者。

    只是教团很少介入世俗的政治,他们对这个世界仿佛无欲无求,唯一能够吸引他们注意的,只有先民的遗产,以及……混沌的入侵。

    与妖魔勾结——可是大罪。

    自从永夜长城沦陷,列王的时代宣告终结之后,人类完全失去了与那盲目痴愚的混沌之物相抗衡的可能,只能被动的龟缩于火种的保护之中,依靠一座座城池抵御无处不在的烟暗侵蚀——虽然有传言说,教团已经开始着手收复永夜长城,终结烟暗时代,但传言终归只是传言,要是混沌之潮真那么容易终结,曾经光辉璀璨的列王时代也不会在一夜之间沦为历史的尘埃——要知道那可是列王的时代,是人类文明最为鼎盛的时代,是不满足困守于永夜长城之内,曾经向混沌疆域进发的伟大时代。

    现在这个时代与之相比简直就是愚昧、落后的代名词。

    贫瘠之地生不出高岭之花,教团就算再怎么富有传奇色彩,它的强大也不可能是空中楼阁,必然是建立在一定物质基础之上——而很遗憾,如同孤岛一般相互隔绝的城邦根本无法孕育出真正强大的文明,教团那超越凡俗的强大一定存在着一个临界点,一个不可逾越的临界点。

    或许那是超乎想象的强大,但绝无达到列王时代的可能。

    所以,这只是传言,与米开朗基罗勾结妖魔一样,只是不足为信的传言。

    不过……勾结妖魔这个传闻……仔细想想,味道确实不太对,姑且不论这个消息的真假,就算他真的与迷雾区那些不人不鬼的怪物有所关联,如果没有其它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又有谁敢冒着开罪下层区皇帝陛下的风险,将这个牵扯极大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

    看来下层区要乱了。

    艾米后知后觉的想到,他对下层区并不熟悉,所知道的人物只有皇帝米开朗基罗以及汇集在他麾下的几个地头蛇,对于其他的人物与势力不甚明了——只是没听过他们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正如烈日会遮掩群星的光辉,在皇帝米开朗基罗的浩荡声势之下,其他人皆如尘埃一般微不足道。

    但太阳的光辉虽然炽烈,却总有黯淡的时刻——而现在看来,似乎到时候了。

    “似乎卷入了某种了不得的事态中去啊。”

    终于明悟的少年,在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不自觉的以手扶额。

    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此时再怎么懊恼也无济于事,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想好一套说辞,一套能够完美隐藏自己的说辞。

    “真是的……怎么刚好在这个微妙时候没控制住自己的手……我啊——果然是个倒霉透顶的家伙。”

    艾米不由深深的叹息一声:无论怎么想,初来乍到就得罪了下层区最具权势的皇帝米开朗基罗,之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搞不好的话,闹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荣光者的名号好听归好听,但荣光背后归根结底还是实打实的力量,没有力量的虚名,或许可以赢得表面上的些许尊重,可一旦涉及相对核心的利益,就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只能以拳头、以刀兵来相谈了——更倒霉的是,这两者他无一具备,在虎视眈眈的饿狼眼中,比小白兔还要小白兔。

    “真是……”

    他似乎想表达些什么,可刚刚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噔——噔——噔——”

    门扉的环把手被轻轻叩响,恰若死神敲响的丧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