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巨人保罗之死
    巨人保罗死了。

    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是情报商人威利。

    当少年推开门扉时,看到的正是这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还没等到他将烟衣烟帽一副旧派绅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请进屋内小坐,自来熟的情报商人就这个明显将引起层区震动的惊人消息全盘托出。

    略显突兀的听到这个消息,艾米的烟色瞳仁在一瞬间写满了难以置信,仪容虽不至于太过失态,但微微颤抖的僵硬身体而明显呆滞的神情,却出卖了他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直到好一会儿后,他似乎才缓过一口气,用手揉了揉眉心,做了个请的动作邀请对方入内,待坐好之后才稍稍收敛了惊容,以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虽然知道您是专业的情报商人,可这个消息,我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也不是什么特别机密的消息,”情报商人耸了耸肩,拉了拉高礼帽的帽檐,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线说道,“他被发现死在他自己的别墅之中,被人干净利落的抹了脖子,而且……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

    “来源呢?”艾米不动声色的注视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

    “很多,有人刻意在散布这个消息。”温文尔雅的情报商人挑了挑眉头,“但我可以肯定,这不是假消息,而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这一定让你少赚了很多钱。”艾米笑了笑,摊开手做了个无奈的姿势,“也只有我这样初来乍到的冤大头,才会在你这里买消息。”

    “您可误会我了,”名为威利的中年男士摇了摇头,“我可不是为了那些粗鄙之物而和您联络的,比起世俗的金钱,我更在意的,是您的友谊。”

    “原来我的友谊这么值钱,看来以后可以靠出卖友谊来谋生了。”艾米半是开玩笑的说道,随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威利先生,仅凭巨人保罗之死这个时效性低,并且与我干系不大的消息,可无法使我感到物超所值。”

    “所以我为您带来了另一个消息。”情报商人注视着少年那双如夜空一般深不见底的眸子,不紧不慢的将真正的情报透露出口,“陛下昨天很生气,非常的生气,一连撕了三张列王时代的名画,才稍微平静下激荡的心绪。”

    陛下指的是米开朗基罗,这位下层区的皇帝可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艺术爱好者,对列王时代的艺术品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喜好,其藏品的数量和质量甚至可以碾压赫姆提卡城中大部分的荣光者,他所撕毁的名画所蕴含的价值,绝不比一名上层区权贵毕生网罗的财富要低上多少——由此不难窥见,当时的他到底有多么愤怒。

    “这个消息,”艾米的指节下意识的敲了敲桌板,“与我关系不大吧?”

    “但只要您还在下层区,就无法逃出这个漩涡。”威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虽然您拥有足够显赫的姓氏与足够高贵的血统,能够自由的出入上层区,可在您面前似乎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看来我没选错人,”尽管如此说着,然而少年却丝毫没有掩饰的颦起眉头,“你果然是位十分优秀的情报商人。”

    “弄清客户的偏好,对优秀的情报商人而言,是必要的。”中年的男士对话里所藏的机锋视而不见,只是以平静而不容动摇的语气述说道,“感谢您的赞赏,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

    “这个消息值一枚金托尔。”艾米没有理会他,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这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情报商人以商人特有的市侩给出了答复,“您应该知道有关那位陛下的消息是多么的难得。”

    “对不起,我不知道。”艾米以近乎无理取闹的粗暴回答堵住了他的嘴,“我所知道的是,你的情报并并不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更直接、更切身相关的情报。”

    “我知道了……”短暂的沉默后,威利抬头看着他,碧色的瞳仁中映照出少年那尚且青涩的身影,“恕我冒昧,您真的只有十六岁吗?”

    “货真价实。”艾米回答道。

    “那好吧——”情报商人点点头,“为了让这场交易更公平一些,我打算再向您出售一个消息,一个您绝对会感兴趣的消息。”

    “看来你的所求不小。”艾米皱了眉头。

    “荣光者的友谊在下层区可是独一无二的。”威利丝毫不露痕迹的回以一笑,避开了话题,“交朋友怎么能介意吃亏?您说是不是。”

    “你想要什么。”少年不依不饶的问道。

    “您的友谊——”情报商人微微停顿,而后说道,“还有火纹护符。”

    “火纹护符……”短暂的沉吟后,艾米给出了答复,“看来我们还能保持相当一段时间的合作。”

    “那可真是感激不尽。”威利微微躬身,“在这期间,我将竭尽所能为您服务。”

    “希望如此。”少年不置可否。

    “您的信任会有所回报的,”情报商人直白的予以回应,随后没有废话,径直进入了主题,“西区需要一位管理者,需要一位能够顶替巨人保罗工作,并且震慑暗中蠢蠢欲动势力的管理者……”

    “所以?”艾米对这个消息的确很感兴趣。

    “来了个了不得的家伙。”威利以夸张的语调说道。

    “如果你所谓的情报仅止于此,我想可不值哪怕一枚银托尔。”艾米皱了皱眉头。

    “您可真是一位精明且严厉的雇主。”情报商人称赞道,随后收敛了脸上浮夸的表情,“但我的情报可不是那么肤浅的东西——我知道西区新的管理者是什么人。”

    他目光灼灼的直视着少年。

    “是谁?”艾米毫不掩饰他的兴趣。

    “是面具。”威利压低了声音说道,“迷雾区的面具。”

    “迷雾区——听上去挺可怕。”艾米脸上的神色没有太多的变化,“不过……我可没听过这么号人。”

    “巨人保罗虽然被誉为那一位的左膀右臂,但其实只是早年跟对了一个好主人,真正让陛下成为真正的陛下的,是迷雾区的面具。”说到这里,情报商人不由摇了摇头,出神的看着窗外,好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面具此人,性格孤僻,来历成迷,只以面具示人,然而无可争辩的是,正是得益于他的出现,米开朗基罗才能真正一扫群敌,将整个下层区划为他的封土。”

    “迷雾区……他和妖魔是什么关系。”艾米问道。

    “没错,你问出了问题的关键——迷雾区不存在人类——”情报商人给出了答案,“至少不会存在纯种的人类。”

    “妖魔化。”少年一针见血的说道。

    “准确的说是半妖魔化,完全妖魔化的人类——嗯,如果它们还称得上人类的话,几乎不可能在火种的辐射下行动。”威利纠正道,“不过这对您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他与保罗那个蠢货不同,至少会对荣光者有一个相对清晰的概念。”

    “希望如此。”艾米点点头。

    “天色已晚,我就不多做打扰了。”话题已尽,情报商人并不打算多做停留,在离开前略显突兀的止步,“最后给您一个忠告,免费的——这两天大概会有一次比较大规模的清洗,您这边晚上最好不要随便出门。”

    下层区的荣光者没有回话,只是目送着他的离去,目送着这位不速之客的远去。

    “虽然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家伙,但这次好歹带来了些许有价值的情报。”

    直到对方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视野中,艾米才舒缓了面部略显僵硬的肌肉——这个自称威利的情报商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有关他的一切都笼罩在层层的迷雾之中,直到现在他也没弄清楚威利这个名字到底是化名还是真名,甚至就连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情报商人心里也没有底——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这个自称为情报商人的家伙,对他……有所求。

    只是所谋求之物到底是什么还不能确定,但肯定不是火纹护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御混沌侵蚀的秩序护符或许在很多人眼中足够称得上宝物,可到底是会在市面上买卖流通的普通货色,对于一个敢出手皇帝米开朗基罗的消息的势力来说,将它纳入囊中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说,那个男人别有所图。

    少年眯起眼,食指自觉或不自觉的摩挲着袖中的短剑——尽管对方的动机不纯,但给出的消息却不似作假,巨人保罗作为皇帝米开朗基罗的左膀右臂,他的死亡本来就对足以令下层区的那位陛下震怒,更何况背后还有不少有心人在推波助澜——现在看来,下层区想不乱起来都不可能。

    作为统治下层区长达三十年之久的皇帝,他不可能看不到平静表象下汹涌的暗潮,也不可能是任由别人欺负到头上也不还手的软弱可欺之人——在风雨飘摇的动荡时局之下,他的反击必定无比凌厉,必定雷霆万钧。

    “还真是好运气,威利、面具、米开朗基罗,还有神秘的第三方势力,才刚来没多久就处在了风口浪尖——不,是风暴的正中心。”如此感叹着自己的时运不济,艾米出神的望着远方,望着窗外被烟暗笼罩的天穹,心绪前所未有的沉重,但也正是这份沉重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虽然现在或许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但可不能拖了——自烟暗归来的旅者,有必要去拜会一番。”

    定了定神,他推开刚刚合上没多久的门扉,没入渐渐黯淡的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