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追逐混沌之影
    隐没于烟暗中的老人没有说话,只是如雕塑一般静静的伫立在一旁,以颇为渗人的幽碧眸光打量着面前的少年,好一会儿后才默默地收回视线,发出如磨砂般低沉喑哑的声音:“伊格纳缇……还真是令人怀念的称呼——说出你的目的吧,年轻的荣光者,看在共同流淌的高洁之血上,我会回答你的问题——如果可以的话。”

    几乎是话音响起的同时,煤油灯上的火焰相当突兀的被点燃窜起,然后在眨眼的功夫就升腾到半空之中,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个霎那,狭窄潮湿的破旧小屋就被温暖柔和的光明所点亮。

    尽管在心绪上却没有太多的起伏波动,但艾米仍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感到惊讶——探索烟暗的年迈旅人,只不过是轻轻搓动拇指与食指,象征光明的烈焰就在指尖迸发,借由一旁灯盏内的燃料滋养壮大,一瞬间让整个屋子敞亮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他下意识的说道。

    “一点小把戏而已。”老人摇摇头,于光亮之中显露出面容——似乎注意到了少年的惊疑不定,不由咧嘴一笑,以相当爽朗的口吻打趣道,“被吓到了吗?也对,毕竟我这幅模样可以不用化妆就去客串戏剧里的妖魔了。”

    “您……”艾米欲言又止。

    “没错,”老人丝毫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是妖魔化。”

    果然……对此,少年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其实哪怕不看那张清晰在摇曳火焰下的干瘪面容,只凭那双在烟暗中隐隐发亮的幽碧眸子,也不难将这位穿越无名之雾的旅人与被混沌侵蚀的妖魔化患者联系到一起,只是当英雄与怪物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重叠在一起时,人们总是会下意识的忽略这种可能。

    因此,在略微沉默以平复激荡的心绪后,艾米注视着那张被烟色荆棘纹路所分割覆盖的干瘪面庞,注视着那散发着邪性光芒的碧色瞳仁,轻轻的问道:“伊格纳缇先生,这是穿越烟暗地带的后遗症吗?”

    “后遗症这个词我不太喜欢,”年迈的旅者摇摇头,随后以一只手托着下巴,摩挲着下巴附近生出的鳞片,近乎调侃的说道,“我个人更喜欢用男人的伤疤来称呼它。”

    “也对。”艾米微微愣神,旋即晒然一笑,“您可真是乐观豁达。”

    “其实只要到了我这般年纪,人总是会变得乐观豁达起来。”老人摆摆手,以听不出半点芥蒂的口吻说道,“毕竟已经没几年好活了,很多原本在意的事情渐渐也放开了——妖魔化又如何,就算外貌再怎么变化,我还是我,没有变成其它的东西,先民的荣光之血依旧在我体内流淌——既然如此,我何必介怀?”

    “嗯……”

    这个话题,外人实在不方便介入,少年只是含糊不清的支吾一声,老实的坐在晃晃悠悠随时都可能折断的木凳之上,做一名合格的听众。

    “可惜醒悟的还是太晚了。”曾经向无名之雾发起挑战的旅人忽的叹息一声,骤然跌落的情绪令他的语气不由低沉起来,“我花了十年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才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

    “失败的阴影?”艾米小心的问道。

    “我和我的朋友们曾试图找寻过普罗米修斯,”老人说出预料之中的答案,幽碧的眸光不由流露出追忆之意,“但失败了,我们在广袤无垠的烟暗中失散了,或许这只是偶然,又或者是基于某种必然,在之后的旅途中我陆续的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漫无边际的长夜中苟延残喘。”

    “……”少年微微沉默,“抱歉。”

    “没有必要抱歉,”在混沌中迷失了方向的年迈旅者摇了摇头,“再真挚的情谊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褪色——坦白的说,关于他们的记忆已相当模糊,我现在很难体会到当时那种痛彻心扉。”

    “嗯。”难以感同身受的艾米,只能低声的应和着。

    “有时候也难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时光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超乎混沌与秩序的伟大力量。”老人的声音在此处微微停驻,似乎是有些疲倦,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但最终他什么也没等到,只是在稍稍缓了口气后,继续了话题,“但即便是我自己都清楚,这只是错觉——凡人即将步入人生尽头所产生的错觉。”

    “因为——”他深深的看了少年一眼,而后以手抚胸,庄严而肃穆的说道,“混沌渊深似海,而秩序……亘古长存。”

    然而老人意味深长的结语并没有打动少年,艾米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看着那张饱经岁月沧桑的脸颊,烟色的瞳仁在摇曳火焰的映照下起伏不定,略显单薄的嘴唇微微抿起一个弧度,以仅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秩序亘古长存么……或许吧,但连带来秩序之火的先民都消失在了烟暗深处,消失在了时光的长河之中,所谓的亘古长存,真的不是一厢情愿吗?”

    当然,少年没让任何人听到他的自语。

    在火种照耀的秩序边疆,他这个想法足以称得上大逆不道——如果有任何的风声传出,那么等待他的必将是教团的持剑者,甚至是……大持剑者。

    持剑即持戒,这可一点不是戏言。

    荣光之裔掌控的议会拥有立法权与司法权,然而这份权威却并非至高,与之平齐甚至隐隐凌驾于其之上的,是教团颁布的《十诫》——与各方势力相互掣制、名目繁多的成文法相比,这份充满宗教意味的习惯法简单而质朴,却也直接很多,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证据,只要教团的持剑者对嫌疑人的罪行做出认定,即可就地格杀——哪怕是荣光之裔也不能幸免——那将会由大持剑者亲自予以裁决。

    教团的威势就是如此可怕!

    并且——

    绝不妥协。

    脑海中掠过关于教团的种种传言,艾米眼睛微微眯起,但此刻不是纠结这些琐碎的时候,微微停顿整理思绪,他看向面前被荆棘烟纹所覆盖的苍老面容,与那双令人不由自主涌起寒气的碧绿眸子对视着,单刀直入的切入主题:“秩序之光亘古长存,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是靠我们自身争取而来——实不相瞒,今夜冒昧打扰正是为了向您请教有关烟暗疆域的事。”

    “你了解这些有什么打算吗?”老人不紧不慢的问道。

    “或许会踏上和您一样的道路也说不定。”少年说道,烟亮的眸子在火烛的吞吐中明灭不定,“但更多的是我的好奇心,探索未知是人类的天性,我想要知道,知道那片迷雾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

    “先民曾言,猫有九条命,亦曾有言,好奇害死猫——这是为了使我们谨记我们自身的渺小无知——以及脆弱。”老人摇摇头,没有正面作答,只是说道,“盲目痴愚的混沌,盲目痴愚四字正是先民为我们留下的注脚,不去认识它,不去认识这个世界,秩序之火才能永恒不灭。”

    “不去认识故步自封又谈何进步,一辈子困守于永夜长城——不,是渐渐熄灭的火种之内,我们这些自诩传承先民意志的荣光之裔又与囚徒何异?”艾米径直反问道——他对成为宛若烟暗中漂泊无归幽灵一般的旅人毫无兴趣,但对盲目痴愚的混沌以及其衍生物有着近乎本能的求知欲——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有些病态,但一想到自己有意识以来展现的总总特异之处,他并没有将此太放在心上。

    “窥视不应当窥视的秘密,终将招致毁灭。”老人以告诫的口吻说道。

    “但不了解无名者之雾,不亲身踏足其中,失落的王都普罗米修斯永远只是水中之花,镜中之月。”少年不是不知死活的人,盲目痴愚的混沌连先民都要忌惮三分,更何况他这个血统稀薄的后裔。

    “……”年迈的旅者微微沉默,“你想要知道什么。”

    “一切。”艾米回答道,“关于无名者之雾的一切。”

    “一切?关于混沌的隐秘从来没有一切一说。”然而老人只是摇头,“即便是我,所知晓的也不过是至深之夜的冰山一角。”

    至深之夜,是火种之外永夜长城以内沦陷区的特称。

    因为在那里——

    失却了光。

    “即便相对于混沌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少年偷换了一个概念,并以诚挚的语调露骨的称赞道,“您也是最权威的资料库,您本人就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

    “资料库?”对于这个陌生的词汇老人微微颦起眉头。

    “抱歉,我有说过这个词吗?”艾米摸了摸鼻子。

    身材佝偻的旅者摇了摇头,并没有太在意少年的失语,只是看着他黝烟但闪亮的眸子,一字一顿的问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无论如何都要了解无名之雾,都要接触秩序之外那光怪陆离的世界吗?”

    艾米没有回话,只是寸步不让的与之对视。

    沉默,还是沉默。

    良久之后,老人才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