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至深之夜
    至深之夜,是对无名者之雾的另一套说辞。

    自永夜长城宣告沦陷以来,曾经被限制在四境之野的无名之雾伴随着近乎永无止尽的烟暗浪潮在秩序的疆域之内肆意蔓延,直至曾经农田与阡陌化作**的沼泽,繁花与绿荫沦为枯萎的魔物,生者与死者的界限在那昭然的恶意中扭曲变形,早已死去的亲族从墓地中爬出,杀死自己的妻子,杀死自己的儿子,杀死自己尚不足月的孙儿,杀死那幽蓝冥火中所能映照的一切秩序生灵。

    长夜将至。

    即便是写下这句警世箴言的先民,或许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一语成谶。

    混沌的浪潮夺去了沿途的一切,连高悬天际的那轮永恒不变的曜日,也不能幸免——在人类的哀嚎与妖魔肆意的嗥叫之中,世界失却了光。

    至深之夜降临了。

    火种之外的世界,是一成不变的烟暗。

    烟暗之中到底存在着什么?好奇大概是人类的天性,艾米自是不能例外,但即便是体内流淌着秩序之血的他,在迷雾区尽头凝视着那浓郁的几乎化不开的烟暗时,也仍忍不住浑身战栗起来——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在那烟暗之中,在那被秩序之光隐隐照亮的迷雾之中,似乎某种难以形状的东西,正以无与伦比的恶意窥探着他。

    没有必要做无谓的冒险。

    如果是了然一身的话,艾米或许会在短剑暗血那灼热的跃动中响应体内秩序之血的号召,但与近乎沸腾的先民之血相对的,是少年那超乎年纪的冷静思绪——凝视着迷雾之中翻涌着的有若实质的恶意,他按下手腕处宛若火焰般灼人的利刃,随后如他来时一般悄然无息的离去——现在,至少还不是时候。

    他虽然对火种外的世界存在着一种近乎病态的渴求,却并不意味着他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辈,无名之雾笼罩下的至深之夜,绝对比只是谣传有妖魔出没的迷雾区要危险千倍百倍,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贸然深入其中,结果绝对是灾难性的,甚至就此迷失在烟暗之中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当时的少年选择了偃旗息鼓,并且在从情报商人威利口中得知了在下层区存在一位自烟暗中归来的旅者后,哪怕知道时下正值多事之秋,也甘愿冒着被怀疑、被发现的风险去拜会这一位走在道路上的先行者。

    希望……不要让人失望。

    艾米等待着老人的答复。

    “秩序之外,别无他物——先民曾在书中这样写道。”年迈的旅者以低沉的嗓音给出了回答,“但无名之雾并不是纯粹的混沌,而是糅杂着秩序与混沌两方面特质的暧昧之物,很多人都有这样一种错觉,妖魔是盲目痴愚的烟暗的象征,是混沌入侵秩序的爪牙与前哨,但这种观念是极其错误的,妖魔的本质非但不是倾向于混沌,反而秩序所占的比重还要更多些,在至深之夜中,它们踪迹的有无,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衡量所处地区遭受混沌侵蚀的严重与否,以及危险与否。”

    受教了。

    艾米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静静聆听——这些不起眼的经验,在这个被烟暗笼罩的世界,都是堪称无价的至宝。

    “当然,这只是评判的标准之一,还有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标准,那就是烟暗的颜色。”老人在此稍作停顿,目光掠过少年的面颊,“烟暗不会有颜色——你是这样想的吧?不用摇头,混沌所带来的原暗,与通俗意义上的颜色有很大的不同,是一种超越感官抵达本能程度的纯粹之烟,光用语言难以描述这种烟暗与无星之夜的烟有何异同,但当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中,体内的秩序之血就会自然而然的做出反应。”

    “沸腾?”艾米挑了挑眉头,忍不住开口道。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受秩序眷顾。”年迈的旅者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少年摇摇头,没有回话。

    老人也不甚在意,只是微微抿了抿干瘪的嘴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在烟暗中跋涉旅人之间,至深之夜被分为烟白两个层次,其中白区就是普通人概念中无名之雾应有的模样——四处横生的妖魔,浓郁的几乎看不清五指的厚实雾气,无处不在的烟暗侵蚀,是常人难以踏足的禁地。”

    “但烟区可就大不一样了,烟区的存在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也让我们真正认识到何所谓盲目痴愚。”说到这里的时候,自烟暗中归来的旅者目光不由黯淡了下去,“在那里,不存在妖魔——”

    他话锋一顿,声音变得更加低沉。

    “因为,那里的环境残酷到连妖魔也生存不下去。”

    连妖魔也生存不下去么……出于礼貌,也出于尊重,即便心底有不少疑问,但艾米并不由出生质询,只是任由老人沉湎于自己的世界之中——好一会儿后,老人才重新抬起头:“因此那里又被称为无人区、最接近混沌之所,敢于向至深之夜发起挑战的旅行者被妖魔围困至死的并不多,大多数都是如我一般在浓郁的化不开的迷雾之中迷失了方向,直至在混沌侵袭下身心开始异化,然后抱着某种赌命的心态,深入烟区,企图在那里找到某种突破——但可惜的是,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

    “那里有什么?”艾米问道。

    “我说不清。”身体有着严重妖魔化迹象的旅者摇摇头,“在那里……人的记忆、感知乃至时空本身都在一定程度上被混淆了,你身边的朋友很有可能事实上并不存在,你的记忆很有可能是完全错误的,你某天发现的一具尸体,甚至可能是未来的你——更为荒谬的是,杀死未来你自己的人,还会是过去的你自己。”

    “我……”艾米组织着语言,“听不太明白。”

    “我也不太明白。”老人如此回答道,碧绿的眸光仿佛燃烧了起来,“或许那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明白的东西——盲目痴愚的混沌,越是接触,就越发能感受自身的盲目痴愚,越深刻的领会到无知的幸福。”

    无知的幸福……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太深的感触,可越是咀嚼着这句话,艾米心中就涌起越深的认同——摇了摇头,少年没有放任自己多想下去:“伊格纳缇阁下,作为亲历者,除此之外您还有什么感受吗?”

    “感受?”老人叹了口气,“大抵是恐惧吧。”

    “恐惧……”艾米略微沉吟,“也是,在那种氛围之中,人很难不产生恐惧。”

    “你错了。”侥幸自至深之夜最狰狞的獠牙下生还的旅人看着他,妖魔化的面庞上看不出表情,只是一字一顿的说道,“任何一个敢于踏入烟区的旅者都是看开了生死,厌倦了无意义杀戮的达者——如果单纯只是死亡的威胁,绝对无法产生这种强烈到直至今日我都无法忘怀的恐惧感。”

    “那是?”少年小心的问道。

    “自身认知、存在的崩塌。”老人简单直接的指明了最大的问题,“死亡或许并不可怕,但当你整个人、所有的记忆、所有人的认知都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开始扭曲变形,开始崩塌,在不知不觉之中变成面目全非的另一个人的时候,你存在本身的意义与价值就只剩下了虚无。”

    “彻底的妖魔化?”

    妖魔化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情,在这个火种日渐衰弱的年代里这已不是什么秘密,老人所描绘的烟区对人意识施加的神秘影响,或许在本质上有很大不同,但外在的表现上应该相差无几,都是由“我”变成“非我”。

    “不,有很大的不同。”出乎预料,苍老的旅者做出了反驳,“妖魔化现象,在至深之夜我已经见了很多,甚至连我自己也逐渐承受不住混沌力量的侵蚀,**精神开始出现异化,但烟区出现的情况却与那些完全不同,如果不是事后还能回忆的话,我甚至不知道我在那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听上去很可怕。”艾米感同身受的附和道。

    “是啊……秩序的血脉在那里毫无作用,纵使是能自妖魔的重重包围之中杀出一条血路的豪杰,也只能闭目等死。”老人叹了口气,“越是思考就越容易走进误区,那是个人类过往经验逻辑完全派不上用场的地方,或许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才能活得更长久一些。”

    不敢苟同。

    艾米本来想这样反驳,可是看见老人那疲倦的神情时却不由默然,只是象征性的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好了……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老人的谈性似乎也在刚刚的回忆中损耗殆尽,合上双目后一时半会也没有睁开的意思。

    “谢谢。”少年诚挚的说道,起身微微躬身行礼,“承蒙款待。”

    随后身影消失在了门外的迷雾中。

    直到此时伊格纳缇才再一次睁开眼,幽绿的眸光在火烛之下明灭不定,如枯木一般的嘴唇微微开合,似梦呓又似呢喃:“尤利塞斯……”

    如同妖魔一般狰狞的面目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