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初次交锋II
    陷入苦恼的不止艾米一人,在深沉的雾色之中,戴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诡异假面的杀人鬼,蓦地停下了略显虚浮的步伐。

    是谁?

    烟色的眸子望向幽深的未知处,所映照的却是一片空洞的虚无。

    如果是一般人,大概在惶恐的同时将刚刚迷雾中传来的声响归于自身的错觉,但身经百战的暗杀者自是不会如此天真,哪怕肉眼望不穿这将大半个赫姆提卡笼罩的灰色雾霭,仅凭背后那始终不曾断绝的窥视感,他便能确定,有某种东西,正隐藏于身后这片雾色之中,以饱含恶意的双眸,窥探着他。

    被盯上了吗?

    杀人鬼是雾夜的杀人鬼,亦是最强的杀人鬼。

    只是最强从来不意味着无敌,即便是雾夜中当之无愧的最强杀人鬼,与笼罩在赫姆提卡上空的烟暗相比,也不过是一件无足轻重、无关紧要的道具——或许好用一些,讨主人欢心一些,但也……仅此而已。

    即便如此,那些嫉妒他、怨恨他的同类们也绝不会放弃任何致他于死地的机会。

    而现在……似乎是一次近乎完美的时机。

    真正一流的暗杀者往往从不失手,可这并不意味着失手过的暗杀者便从此与一流绝缘——事实上这种错误的观念只是外行人并不美妙的误会,之所以一流的暗杀者很少有失手的消息传出,仅仅是因为……对于行走在烟暗中的人们来说,失败基本上与死亡可以划上等号。

    这不止因为刀尖上的舞蹈总与死亡相伴,更在于那些如秃鹫一般食腐的同类们。

    那么……身后的觊觎者,会是他们吗?

    拥有雾夜这一称号的杀人鬼不是很能确定,毕竟从身后那昭然若揭的恶意来看,隐藏在层层迷雾之中的觊觎者,绝非泛泛之辈。

    所以——

    会是谁?

    如果未曾受伤,杀人鬼定会一探究竟,但一切没有如果——艾米·尤利塞斯所持有的那把诡异锈刃绝不是凡品,小腹处的伤口不要说愈合,至今仍有一种灼人灵魂的可怕痛楚,而更令人惊诧的是,这份痛楚竟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所缓和,反倒如同加了薪柴的火焰一般,越烧越烈,乃至于他有一种感觉,如果放任下去,有朝一日他终究会被这团虚无的火焰燃烧殆尽。

    不可思议。

    却又确实如此。

    尽管自身前所未有的虚弱,可暗杀者还不至于分不清虚幻与现实。只是现在不是深究这个的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将身后的食腐秃鹫甩掉。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身形在一顿之后,蓦地一个加速,飘忽的身形如鬼魅一般游荡,自如穿梭于下层区的各个小巷,悄无声息的脚步配上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即便是最为老练的猎人,也无法追踪到他的踪迹。

    然而——这要命的然而。

    身后的目光不紧不慢,无论他如何变化,始终如影随形。

    这不正常。

    察觉不妥的杀人鬼放弃了徒劳的努力,漆烟如墨的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泽——如果说先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则是肯定,始终跟在他身后的觊觎者,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人类。

    而是某种其它的东西。

    只是不清楚的是,是与他一样植入了脉轮的超越者,还是……

    他心底浮现出一个禁忌的称谓。

    ——妖魔。

    他转身,望向深邃的迷雾。

    然后拔刀。

    “出来吧。”

    简单明了的话语,皎若明月的弯刀。

    沉默、沉默——寂静无声的夜晚仿佛要永远的持续下去,直到……脚步声的传来。

    “啪嗒”、“啪嗒”、“啪嗒”。

    身后的脚步坚定而有力,以杀人鬼的耳力,更是能听出身后来者脚下的皮靴很有一番讲究,使用的是以正宗的牛皮鞣制而成。

    只是……声音传来的方向为什么是身后?

    他回过身去,烟色的瞳仁中微微可见诧异,但不过显现了片刻。

    因为——

    迷雾中的身影渐渐清晰。

    那是一名绅士,至少是一名彻头彻尾做绅士打扮的怪人,他戴着一顶反潮流的高脚帽,穿着一身堪称老土的烟色礼服,纵然透过迷雾还看不清他的五官,但至少那堪称典型的八字胡和单边眼镜是清晰可见。

    不是那群秃鹫,亦非杀人鬼之属。

    那么……

    “是谁派你来的。”他问,声音喑哑如毒蛇。

    “没有人派我来。”对方停下步伐,顿了顿手杖,以轻缓的音调作出了回答,“我只是一个情报商人,一个路过的情报商人,仅此而已。”

    久经杀场的暗杀者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的变化,烟色的眸子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即便是听到这个带有明显敷衍色彩的回答,他也只是简单的挑了挑眉,而后发出一贯喑哑的声音:“让开。”

    “如果……”自称情报商人的拦路者用手托住帽檐,单露一只碧色的左眼,“如果我说不呢?”

    没有如果——

    杀人鬼于雾中疾行,银白的弯刀斩出一轮皎洁的新月。

    ——他已经亲手将答案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同时被截断的还有沟通的桥梁。

    绅士打扮的拦截者,理所当然的以刀剑作回应——明明是不宣而战,明明留给他应对的时间只有电光火石的刹那,但男人的反应堪称神速,还没等暗杀者欺近身前,手上那根不起眼的绅士手杖已转了个花儿,翻出一把隐藏在杖身中的细刺剑,不躲也不闪,径直将那一轮闪耀迷雾的新月斩了个粉碎。

    “铿——”

    崩音若琴弦长鸣。

    不存试探之意,杀人鬼务求速战速决,一刀接着一刀,刀势如流水,绵延不绝,只是眨眼的功夫,弯刀与细刺剑已然碰撞了不下十次,刀光剑影交织在这方寸间的狭小空间之中,将二人所处的世界映照的闪亮。

    ——不分胜负。

    然而这个结果却是暗杀者所不能接受的,于他而言,势均力敌几乎与死亡可以等同——腹部的创口时刻都在提醒着他,自己正处于何等不利的情势之下——底力的爆发不可长久,眼前的僵局只是假象,如果他未能及时的将眼前的敌手斩于刀下,那么最终倒下的人只会是他。

    虽然他并不畏惧死亡,但……如果可以的话,他不希望忍受那长久的空虚。

    必须尽快解决战斗!

    心中掠过这样的念头,杀人鬼不进反退,潇洒的一个后撤摆脱了剑光的纠缠,持刀在手,微微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对手,默默的调整着已渐现乱象的呼吸。

    “连个招呼也不打,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烟色礼服的绅士并没有追击,只是一手拄着藏剑手杖的空壳,一手捋着唇边的八字胡子,“真是一个鲁莽的家伙,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获得‘雾夜’这一传奇称号的。”

    暗杀者只是沉默,如此低级的挑拨,在他的心底连一点漪涟也没泛起。

    “果然……”作绅士打扮的拦截者摊开手耸了耸肩,单边眼镜下锐利的目光微微垂落,以滑稽的腔调嘲讽道,“无话可说了吗?”

    当然——

    雾夜的杀人鬼无话可说,因为唯一能够让对方哑口无言的,只有刀剑与鲜血。

    将死之人的将死之言,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如此想着,暗杀者迈动了脚步,一步一步踩着奇异的节拍,不紧不慢向着烟衣的绅士靠近——一点点,又一点点,两人的距离不断的缩小着,而他们又似乎有着某种难以言明的默契,谁也没有抢先做出攻击的动作,只是彼此的视线相互交错,攥住刀剑的指节骨微微颤动。

    近了,更近了。

    两对目光几乎同时一凝,随后刀光与剑影再次降临。

    “哧——”

    金属切割血肉的声音,亦是鲜血飙飞的声音。

    两人的身影一触即分。

    没有花哨的动作,没有纠结的缠斗,胜负只是在一瞬间便有了分晓。

    “真是丝毫不让人意外……”自称情报商人的绅士目光复杂的看着胸前深可见骨的创口,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他’说的没错,是我输了啊。”

    暗杀者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淌落。

    这场战斗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是他赢了,至少赢了一半,相比较于胸前那无关紧要的一处剑伤,拦截者身上刀伤无疑更重,无疑对战斗有更大的影响——这与刀剑技艺的精湛与否没有任何关系,也与反应速度的快慢关系不大,真正令他胜了一筹的是,暗杀训练所锻炼出来的那身缩骨功夫,让他在最大程度上避开了那直抵心窝的一剑。

    “可惜……”在战斗中败北的情报商人颇为苦恼的叹了口气,身子一个踉跄,重新执剑向前,直指暗杀者,“你虽然赢了战斗,却输了生死——打从一开始你就弄错了一件事情,比起剑术,更值得我信赖的是……”

    “我的魔法——”

    魔法……故弄玄虚。

    杀人鬼对此嗤之以鼻,但他可不打算给敌人任何的喘息之机。

    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如此想着,他开始了疾驰——

    而这个时候,拦截者的咒语才堪堪响起:“你可曾听见?神风呼啸的声音。”

    ——几乎在同一时间,耳畔传来了大气被破开的轰鸣声。

    这是……

    脑海中才刚刚泛起一个念头,胸前的血肉猛地扭曲变形,随后炸裂开来。

    他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那张堪称身份象征的假面也从脸颊上滑落,顺着爆炸滚到了一旁的垃圾堆中,一动不动,宛若主人一般失去了生命的色彩。

    “蛮普通的一张脸嘛。”

    于死斗中存活下来的情报商人注视着面前的死者,眼中毫无怜悯:“接下来,该回去向‘他’复命了——现在看来,无论是米开朗基罗还是艾米·尤利塞斯都不是泛泛之辈,真期待之后计划的展开,那一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饕餮盛宴。”

    他拉了拉帽檐,于雾色中裸露出一只戴着单边眼镜的碧色瞳仁。

    随后,渐行渐远——

    最终消失在了烟暗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