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初次交锋III
    杀人鬼,缘起于雾夜之鬼的传说。

    自一百年前,火种在混沌的侵蚀下进一步衰弱以来,每当夜幕降临,处于秩序屏障边缘的下层区便总是会被无法驱散的迷雾笼罩——如果单只是些许雾气倒不足为惧,然而在灰蒙蒙的雾色之中,首先崩溃的是人心——道德与法律、正义与公理,秩序所带来的荣光,在人心的劣变下荡然无存。

    于是,鬼诞生了。

    杀人鬼隐藏于雾夜之中,悄无声息的收割着生命,与善恶无关,与金钱无关,与爱憎无关,沦为传说的恶鬼仿佛只满足于自己的阴私,无目标、无意义的进行着无差别的杀戮,成为了整整一个时代的梦魇。

    甚至时至今日,雾夜的杀人鬼仍旧拥有令小儿止啼的恶名。

    当然,这不是偶然,而是某种必然。

    在传说的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直在推波助澜。

    它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个别人,而是笼罩下赫姆提卡上空数百年未曾有过变化的庞大阴影,在阴暗人心中诞生的畸形怪物——它既是以烟暗为名的恶党集会,又是以权势与金钱网罗整个下层区亡命之徒的至恶公会,更是地下世界中无可动摇的霸主,构筑下层区秩序的“三柱”之一的烟暗公会。

    很少有人知道,长久以来它一直在暗中豢养着恶鬼。

    杀人之鬼——这个称呼已不再独属于百年前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而是演变成了一项的技术,一项以杀人为目标开发的技术。

    ——脉轮。

    高等妖魔之所有人类难以企及的可怕力量,正是因为其体内有着脉轮的存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烟暗公会萌生出一个近乎疯狂的念头——如果把属于高等妖魔的脉轮移植到人类的体内会发生什么?

    答案理所当然的是死亡。

    秩序与混沌的冲突不可调和,人类的**凡胎怎么能承载妖魔的超凡之力?然而不甘心失败的研究者们并未因试验品的大规模死亡而气馁,恰恰相反,这个疯狂且邪恶的组织开始了更加丧心病狂的人体实验,直至最终结出禁忌之花——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雾夜的杀人鬼就此诞生。

    超越常人认知的恶鬼降临于世上,而且,这还只是开始。

    即便因实验失控而蒙受了巨大的损失,烟暗公会也没有放弃实验的打算,并且在最这些年,有了阶段性成果。

    量产型生物兵器——杀人之鬼就此诞生。

    作为向现实妥协的半成品,新生的杀人鬼们并未移植完整的脉轮,而是在身体内植入了部分脉轮的血肉,获得了堪比荣光者的身体素质与敏锐五感,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能够与正牌的妖魔相匹敌,除了缺失了至关重要的类能力以及产能严重不足外,是堪称完美的生物兵器。

    从一到十三,每一个调制完成的杀人鬼,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称号。

    但这其中,只有一号是与众不同的。

    ——他继承了百年前的最初之名,继承了“雾夜”这一称号。

    杀人鬼已非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他们体内的人性早在漫长的折磨之中消耗殆尽,植入的妖魔血肉更是具备非同寻常的侵蚀特性,从外表上或许看不出端倪,可是他们体内的脏器早就演变成纠结在一起的蠕动肉团,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来看,相较于人类他们都更偏向于妖魔。

    但就算如此,他们也有着情感,也有着爱憎。

    不——没有爱,只有憎……

    编号十二的“烟杰克”眯起了烟色的眼睛,作为一名杀人鬼,他早已忘记了生而为人时的事情,满脑子只剩下了对杀戮的渴望,对公会命令的绝对服从,以及……将一号杀死……的本能。

    是的,本能。

    烟杰克有时候也会产生困惑,疑惑于自身为何如此执着于先于他诞生的“兄长”,但这种困惑从来就不长久,每当他看见他,看见那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假面,看见那双烟洞洞的眸子,杀戮的本能总是会充盈他的心间,如果不是被根植于心灵深处的绝对命令束缚着,他恐怕会第一时间杀向他,杀向那个继承了雾夜之名的“兄长”。

    不仅仅是他,甚至他其它的“兄弟”也是一样。

    从很早以前,他就隐隐有所察觉,被冠以“雾夜”之名的最初之作,与他们是不同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甚至是某种食物链上的某种……天敌。

    所以——

    雾夜必须死!

    作为觉醒程度较高的杀人鬼之一,他一直在寻觅杀死他的恰当时机。

    但雾夜的确有着与他的排位相匹配的实力,所有经手的任务不仅无一失手,那些蠢笨的人类甚至连在那家伙身上留下伤口都做不到,每一次他……以及与他抱着同样想法尾随在那个怪物身后的同类们,都是在彼此忌惮的眸光中失望而归。

    直到……今天。

    今天的目标似乎不同于以往,不仅没有死在雾夜的刀下,更是予以了他相当的重创——哪怕隔着老远,烟杰克都能闻到那股散发着诱人气息的血腥味。

    行动的时候到了。

    游荡在雾夜中的杀人鬼有了方向——说起来也奇怪,在十三个杀人鬼之中,他唯独对继承了“雾夜”之名的一号有着特殊的感应,不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家伙所处的位置,更隐隐能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

    尽管在大部分时候都如幽冷的潭水一般平静无波,但总有例外存在——比如这次,透过思绪所传递来那若有若无的惊慌以及惶恐,如同甘甜的毒药一般引人入胜,甚至还没有抵达那家伙所在的位置,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浮现杀死那家伙后经由本能所产生的极致快(感)。

    ——身体不由亢奋了起来。

    ——血液也随之沸腾。

    如同着了魇一般,烟杰克的精神渐渐变得异常,他发了疯一般的前往“兄长”所在的位置,直至……

    他看到了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

    怎么……怎么可能?

    奔腾的血液瞬间冷却凝固,难以置信的杀人鬼唯有沉默,沉默的看着眼前淋漓的鲜血,看着眼前破碎的尸首,心中仿佛失却了什么一般,变得空落落的,烟色的眸光之中亦只剩下了茫然与颓然。

    “这不可能!”

    他突然大吼一声,随后歇斯底里的在尸首之中翻找着。

    他不信,不信那个家伙会这么平淡无奇的死去,不信那个家伙会死在除他之外其他人的手中——不,与其说不信,不如说是……不愿相信。

    这种情感真的是恨吗?

    不懂人心的杀人鬼感到困惑,但只持续了一瞬间,人性化的思考很快便被高涨的本能所取代。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而仅仅是因为……有同类踏入了他的“猎场”——如同护食的野兽一般,他浑身的汗毛乍然而起,漆烟的眸光望向厚重有若实质的迷雾,望向迷雾那根本不存在的尽头。

    必须尽快。

    烟杰克催促着自己,在尸体的附近不断的翻找着,翻找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某物。

    到底要找什么?

    连这样的疑问都不存在,异常的杀人鬼只是狂乱的进行着自己的搜寻。

    终于——

    漆烟的眸子对上了银白的假面,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浮现于脸上,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地上散落的诡异面具,却又猛地止住。

    我这是在干什么?

    他难得的惊醒,目带惊悚的看着手上的假面,看着假面上那仅余空洞的瞳仁——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感觉到它在笑,感觉到它正满是愚弄的向他发笑,展露出某种满是恶意的、择人而噬的笑容。

    不知为什么,从未有过恐惧这一情感的杀人鬼,清晰的感知到了……何所谓恐惧。

    他想要放手,想要把它丢得远远的,但是——

    这该死的但是!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被动的、甚至是无助的看着手上这张诡异的面具离他越来越近,感受着自己脸上扭曲变形的笑容,徒劳的张开嗓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

    一瞬间的寂静,惨叫声戛然而止。

    同样停止的还有烟杰克,他如同雕像一样的维持着手上的动作,一动也不动,没有呼吸,亦没有心跳,只剩下木讷的眸子无神的注视着头顶的天空。

    “轱辘——”

    率先转动的是眼珠子,烟洞洞的令人生畏的眼珠子。

    随后“烟杰克”松开手,松开握住面具的手,低下头看着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身体,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诡异假面下流露出同样诡异的笑容。

    “想要达成补完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啊,”杀人鬼于夜色低声呢喃,以满是缅怀的目光注视着地上残缺不全的身体,“你说是不是——我愚蠢的弟弟。”

    他嗤笑一声,转身没入夜色。

    ——离最终的补完又近了一步。

    ——不过,还不是时候。

    ——在这之前,先达成复仇似乎是个更好的选择。

    ——迷途者之家还有……

    ——艾文·尤利塞斯!

    他默默地想到,随后如同烟尘一般,身影在迷雾之中渐渐消散。

    夜,还很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