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死者无权得享安眠
    是的,夜还很长。

    当巨人保罗的尸体被发现时,西蒙就知道死神的脚步已离他不远,但他从来没有想到,死亡的阴影会离他如此之近,近到只有一根发丝不到的距离——只要架在脖子上的长剑再往前进上一分,那闪耀着熠熠寒芒的利刃就会割开他柔软的咽喉,殷红的鲜血将如泉水般奔涌而出,将世界浸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

    “西蒙。”

    掌握着他生死的恶魔注视着他,青铜的面具在夜色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

    “是……是——小人。”西蒙不知道这个浑身散发着异样气息的死神是谁,但他知道,对方一定是皇帝米开朗基罗的人,一定是为了保罗之死而来,能够让他活下来唯一的价值,仅在于他是巨人保罗的近人,是最早发现尸体的人——因此,哪怕舌头因恐惧而打结,在此刻他也艰难的发出声音。

    “很好,”死神的声音如同他脸上的青铜面具一般冰冷,幽蓝色的眸子中没有哪怕一丝一毫属于生灵的气息,充斥着对世界一切的冷淡与漠然,哪怕只是不经意的对视一眼,都会产生一种置身寒冰地狱的错觉,“跟我来。”

    明明已是盛夏,但西蒙仍蜷缩着身体,瘫在地上瑟瑟发抖。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戴着面具的死神说道,冷淡的语气中不仅没有任何的愤怒的痕迹,更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但来自生命的本能却告诉西蒙,告诉这个在下城区挣扎求生的小人物:会死——一定会死——如果不照做的话,他一定会被杀死,像杀小鸡一般拎出来,毫不留情的被杀死。

    于是,也不知从何处生出股力道,他暂时摆脱了心底的恐惧,跟上头戴青铜面具、身披烟色羽衣的无名死神。

    噗通、噗通、噗通——

    道路如这烟夜一般,遥远得仿佛没有尽头,淡淡的雾气萦绕期间,也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所产生的错觉,身侧的烟暗中似乎有一双双猩红的眸子正在觊觎着他,西蒙于恐惧之中鼓起勇气,视线重新聚焦到差一点夺走他性命的男人身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的开口:“我们……要去哪里?”

    烟衣的死神没有回话,被夜幕笼罩的街道上,一时只有心脏脉搏的声音——许久之后,久远到他已经不指望能够得到回答的时候,前方的面具人以一如既往的冷淡口吻给出了答复:“去应该去的地方。”

    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但奇妙的是,西蒙的紧张情绪却因此而缓解不少,连带着胆气也足了少许,在环视周围深幽的烟暗之后,他颤颤巍巍的向差一点夺取他生命的面具怪人搭着话:“不知道您是……”

    “面具。”如死神一般幽冷的男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西蒙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不自觉的缩了缩头——尽管有猜测这个怪人与米开朗基罗有关,但他还真没想到来的人会是面具,会是那个时刻隐藏在皇帝那如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之下的阴影之王,整个下层区当之无愧的第二号人物。

    巨人保罗虽然地位崇高,在皇帝米开朗基罗的治下,是分管整个东区的头把交椅,但与令无数人胆寒的阴影之王相比,只能算是一个空有蛮力的小角色,即便是在他这个侍从官面前,都时常流露出那源自心底的恐惧。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位竟然会亲自出手。

    一时竟是无言。

    “到了。”下层区的阴影之王突兀的停下脚步,头颅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态翻转过来,幽蓝色的眸子冷冷的注视着他,面具下的嘴唇微微开阖,近乎无机质的声音中罕见的带上了一分命令的语气,“进去——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什么是应该去的地方?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那西蒙的脑子算是白长了——这里是巨人保罗的府邸,也是他的命陨之地——他现在所要做的,只是带着这位仅在皇帝米开朗基罗之下的大人物前往保罗的死亡现场,然后听候命运的判决。

    没错……判决。

    在无人注意之下,他攥紧了手心,而后松开。

    还不到时候——

    如此想着,他引着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来到了血腥气最浓重的房间。

    “就是这里,”他说,然后侧开了身子,恭谨的让出空间,“我是第二天一早发现保罗大人倒在血泊中的,当时我有些惊慌失措,因此没有第一时间控制事态,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消息已经走漏了。”

    “他们人呢?”面具问道。

    “已经被我处理掉了。”西蒙把头深深埋下,不去看那双可怕的眼睛,“还有少数不知道实际情况的则是被我控制了起来。”

    “很好。”烟衣的死神赞赏道,低下身子伏在血泊前,伸手沾染了些许猩红,而后放入面具下青紫色的嘴唇之中,慢慢的咀嚼着,好一会儿后才得出了结论,“死亡时间大致是昨天的这时候,或许还要稍早一些。”

    “谢客的时间大致是入夜九时。”年轻的侍从官恭谨的保持着自己的本分,“说是说客人,但保罗大人不会给他们客人应有的规格和待遇,因此,在接待客人时发生的事情除了大人外不存在知情人。”

    “蠢货。”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毫不留情的批判着已死之人的愚蠢,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他依旧保持着半蹲的姿势,仔细的检查着巨人保罗身体的每一处,随后微微颦起面具下的眉头,“手段非常的老练,致命伤只有一处,生死只在一瞬间就被界定,是个非常了不得的家伙。”

    巨人保罗在下层区或许称不上是第一流人物,但以他那强横的身体素质和饱经战火洗礼的意志,绝对是个不容任何人小觑的家伙。能够仅凭一击就令他毫无防备的走向死亡的杀手,必定有着足够令整个下层区侧目的精湛技艺,而能够将他们纳入囊中且胆敢向米开朗基罗挑衅的势力屈指可数。

    “迷途者之家,还是——烟暗公会。”

    几令人窒息的杀机从口中吐出,戴着面具的烟衣死神并未被怒火冲昏头脑——无论迷途者之家还是烟暗公会,都不是可以轻易拿捏的势力——前者是由迷失在无名之雾中的烟暗旅人构造的一个神秘势力,后者则是下层区一切亡命徒的聚集地,据说在背后还有荣光者的影子,在没有切实证据之前,实在不宜妄动。

    不过……

    他微微眯起眼睛——不妨将水搅得更浑一些。

    从妖魔出没的传闻到巨人保罗之死,背后隐隐有一只操纵一切的烟手,无论这只手的主人是迷途者之家还是烟暗公会,亦或是上层区的那些大人物们,他所需要做的,是把他找出来,然后将其斩断,借此告诉那些蠢蠢欲动的蠢货,下层区的主宰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只有米开朗基罗一个。

    现在……只有将水搅浑,才能看的更清。

    如此想着,面具心中有了决断。

    “西蒙,”他从血泊中起身,幽冷的眸光投向恭谨站在身侧的侍从官,“昨天拜访过保罗的人有哪些?”

    “塔林商会的胡佛,妖精之家的维吉妮亚和艾米·尤利塞斯”

    “尤利塞斯……”下城区的阴影之王重复着这个传承自列王时代的古老姓氏,不由冷笑起来,“保罗果然是个蠢货,也不知道用脑子好好想想,能在得罪了高尔斯沃西之后依旧能活蹦乱跳的会是简单的家伙吗?真是活该。”

    西蒙在一旁恭谨的躬下身子,不置言语。

    高尔斯沃西,即便是在下层区也很少有人不知道这个姓氏,这不仅仅是因为赫姆提卡的现任城主杜克出自这个古老的荣光者家族,更因为这个家族把持了城主之位超过一百五十年,抛开教团以及持剑者的因素不谈,整个城市议会、整个上城区几乎就是这个家族的一言堂,哪怕是米开朗基罗这样敢于和荣光者掰腕子的人物,对赫姆提卡城的第一家族也畏大于敬。

    得罪了杜克·高尔斯沃西,依旧能好好的活在世上,尤利塞斯这个姓氏,必定有着相应的独到之处——尤其当尤利塞斯只剩下最后两个尚未成年的小家伙,一向不以肚量而闻名的城主大人依旧对他们视而不见,这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就很耐人寻味了,也只有保罗这种脑袋里全是肌肉的家伙才会参与其中——但这显然不是他该说的,不是一名侍从官该说的,于是,他相当明智的保持了缄默。

    然而,这份缄默却在下一刻被他自己打破。

    “——!”从唇边满溢而出的,是毫无意义的发语词,尽管在第一时间就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遏制住了惊呼,但那副惊骇莫名的失态模样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收敛,如同时光停滞一般凝固在他的脸上。

    “不必惊慌失措,”下城区的阴影之王以幽冷的眸光扫了他一眼,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你必须习惯与它的相处,然后和它一起去拜访昨夜那三位客人,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变成同样的东西。”

    他顿了顿,随后说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在我面前,死者无权得享安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