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二秩序之下的阴影
    厚重的门阀落下,宣告了与世隔绝的开端。

    艾米将手中的卷宗放下,用石桌上早已准备好的火折子引燃了一旁的煤油灯,不大的火光升腾而起,将狭小的密室密室照了个通透。

    感受着手边这份温暖与光明,心中难得泛起几分安稳,但不过是几分而已,对于一向以挖掘客户**而闻名的骰子屋,他可不敢掉以轻心——虽然留影石这种在荣光者圈子之中都算得上稀罕玩意的东西出现在下层区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多几分防范总归是好的,毕竟……已经置身于漩涡中心的自己,可没有疏忽大意的资本。

    为降临在身上的无妄之灾叹上一口气,少年默默地翻开手中厚实的卷宗。

    第一份以雾夜杀人鬼为名,卷宗中记录的是百年前的一次被冠以雾夜杀人鬼之名的连环凶杀事件,或许在下层区的人们之间,这个血腥残忍的刽子手早已成为令小儿止啼的传说,但艾米对这个名号可真没一点映象,只能通过卷宗上模糊的记录,一点点拼凑起当年那起令整个下层区陷入恐慌的恶**件的轮廓。

    然后,然后……然后线索至此戛然而止。

    如同一个三流小说家笔下的剧情,明明贯穿全文的线索渐渐突显,所有冲突与矛盾即将引爆,然而身为故事主角的杀人鬼在一次平淡无奇的日出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之中。

    ——意味不明。

    再三的确认过,之前追求速度的跳读,对重点并未有所遗漏后,艾米作出了如上总结。但也不至于为此而动怒,骰子屋的名声或许挺糟糕的,可还不至于拿些假情报来随便糊弄人,兴许和后面的卷宗有所关联也说不定?

    果然……当他翻开第二份卷宗时,心底便有了答案。

    第二份卷宗与第一份卷宗一样,没有与戴着诡异面具的杀人鬼相关联的情报,但它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杀人鬼背后的神秘势力烟暗公会,更准确的说是烟暗公会一项代号为杀人之鬼的神秘实验。

    **试验、血肉移植、人造半妖……

    越看越是心惊,越是为下层区的浓郁烟暗所震惊——先不论这些一看就不同寻常的实验项目之中到底蕴涵着何等可怕的技术力,单单想到烟暗公会这个组织可怕的作死能力,少年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只是**试验还好,这种事情上层区的那些大人物们做的同样也不少,真的暴露出来了不起也就口诛笔伐一番,没有哪个荣光者会为了虚无缥缈的正义感和一个实力明显不弱的组织杠上,即便是艾米这样比较“干净”的荣光者,在没有涉及到切身的利益之前,也不会盲目树立敌人。

    但牵涉到血肉移植和人造半妖,事情就变得不那么简单了。

    因为——

    那是禁忌。

    在教团所遵循的十诫铁律中,虽然没有明确写下移植妖魔血肉者,必须予以肃清,但人造半妖的性质其实不比勾结妖魔逊色,其间稍有闪失甚至会导致本已死去的血肉中诞生出新的高等妖魔,引发一场席卷整座城市的浩劫。

    仅凭这一点,就触犯了城中所有人的利益。

    若是教团得到消息,起码会有一名持剑者介入调查,而以教团那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查清一切想必不过是时间问题。

    毕竟……没有人比荣光者更清楚对方的恐怖。

    那堪称深不见底的恐怖。

    教团在赫姆提卡的历史只有短短的三百年,而三百年的赫姆提卡根本就不存在这个神秘的宗教组织——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也没有人意识到他们的背后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直到他们的触手深入了上层区,深入了荣光者们的猎场之中……于是,一场没有载入历史的战斗爆发了。

    战斗的结果没有人知道,或者说彼此忌惮的两方,最终没有撕破脸皮。

    至少,在这场战斗中,荣光者们确认了,教团来自那广袤无垠的烟暗之中,他们有着远超这个时代的技术力,不仅研发有能够横渡烟暗虚空的战舰,更有赋予普通人与荣光者一般无二,甚至隐隐凌驾于其上的可怕力量。

    此即是,持剑者与——大持剑者。

    ——不是失败,却胜似失败。

    高高在上的荣光者们,第一次品尝到屈辱的滋味。

    而这份耻辱,直到百年之后也未能找到机会洗刷——教团的至高之塔依旧耸立在上层区的中心街,尽管一直以来都没有进一步的扩张,甚至反倒是收缩了势力的范围,把下层区设立的教区尽皆荒废,但持剑者的数量不减反增,常驻的大持剑者更是由一名增加到三名,这份力量由不得荣光者们不惊俱。

    是的——惊俱。

    这股力量已经足够颠覆荣光之裔的统治,已经足够威胁赫姆提卡的存续。

    更别说……那游荡在烟暗地带的……“方舟”。

    有关教团的一切都笼罩在浓厚的疑云之中,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它拥有超越凡俗想象的强悍实力,以及对烟暗混沌的……绝对憎恶。

    所以,以烟暗为名的利益共同体这一次无疑踢到了铁板上。

    下层区的人或许受限于见知,或许是因为对烟暗公会的忌惮,又或者是因为对教团了解不深,甚至有可能大家私底下都不干净,所以没有人去揭发,但少年可没有那么多顾忌,作为受害人的他,对烟暗公会以及它所豢养的杀人鬼们,可没有一丁点好感,能够轻快省力的借助教团将他们扫除,真是再好不过。

    取得意外助力的艾米,堪称愉悦的将第二份卷宗翻到了最后一页,随后打开了第三份也是最后一份卷宗,有趣的是,第三卷的卷名与第一卷只在排序上有微妙的不同,一个是雾夜杀人鬼,另一个则是杀人鬼雾夜,单从这个称呼上就可以看出二者之间定然存在着某种联系,而考虑到第二份卷宗上记载的杀人之鬼……

    少年眯起眼,没有说话,只是翻动书页。

    果然,第三卷记录的正是昨天夜里遇见的那名戴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假面的暗杀者……或者说杀人鬼。只是其中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实在太少,里面记述的要么是目击者的只言片语,要么是现场遗留下来的少许痕迹,对于他这样直面、并击退过对方的人来说,只能起到少许印证作用。

    如果是一开始,艾米或许会为这个结果而气馁,但现在嘛……

    反正有办法让教团的持剑者走下至高之塔,等到教团正式介入之后,想必烟暗公会以及它所豢养的杀人鬼们就不会有精力给他添麻烦了。

    想到这里,少年嘴角浮现出笑意。

    ——这一招着实是妙棋。

    如果说多方势力角逐的下层区是海面上一个吞噬一切的大漩涡的话,那么高高在上的教团就是一座一眼望不见边际的山峦,把它拖下水,所产生的效果可不仅仅是把水搅浑,那强势无匹的冲击力,足以压垮整个漩涡,将整座海域搅和个天翻地覆。哪怕并未全身而动,只是派出一名持剑者充当调查员,其背后的象征意义一定足以让勾心斗角的多方势力齐齐侧目,让各方早就摆好的棋子与棋盘,被这颗场外突如其来的苹果砸个七零八落。

    到时候无论自己是进是退,都可从容选择。

    想到这里,艾米长身而起。

    既然已经获得了情报,那就没有必要多做停留。

    如此想着,他推开沉重的门扉,将借阅的三份卷宗交还给等候在外面的工作人员,待对方检查完毕之后,如同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骰子屋,仿佛一粒沙归于瀚海,他没入了往来涌动的人潮之中。

    借着汹涌的人潮,以及附近复杂的街道,他甩开了身后的追踪者,随后有计划、有步骤的分别取下头上的鸭舌帽和脸上的大面罩,待到了无人烟的偏僻角落更是将身上厚实的风衣径直丢入了垃圾堆中,以一身便衣潇洒的复归人群,再三确认周围没有可疑的跟踪者后,才选择了回归的路径,一路有若游玩一般回到了家中。

    ——接下来,便该去上层区了。

    ——然后,是至高之塔。

    “尤莉亚……”

    轻声呢喃出女孩的名字,有心脱离漩涡的少年,一时也不禁有些感慨。

    但那满心的愁绪还来不及抒发,突如其来的叩门声令他不由惊醒,匆匆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后,拉开厚实的门扉,抬头望向那仓促来访的不速之客。

    高高瘦瘦的家伙……是保罗的侍从官。

    第一眼便认出了来访者,艾米微微皱起眉头——他与西蒙虽然相熟,平素也没什么往来,况且保罗死后这家伙的日子铁定不会好过,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可以驱使对方贸然前来打扰他,除了……巨人保罗之死。

    名符其实的不速之客呢。

    他想到,视线不经意的掠过不远处的巨大阴影,脸上的淡漠的笑容于霎那间凝固。

    ——时间仿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

    “不……可……能……”

    以颤抖的口吻,不应说出口的话语不由脱口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