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三矛盾转嫁
    瞳孔微微涣散,视线随之紧缩。

    艾米不自觉的后退一步,烟色的碎发相当自然的垂落,遮掩住神情的细微变化——但一切只不过发生在一到两个呼吸之间,轻轻咳嗽两声掩饰了自己的失态,他匆忙移开目光,谦卑的行礼。

    “早安——保罗大人。”

    低垂的眼睑看不出内心起伏的波澜,惶恐的语调无从透露心中真实的想法。

    近三米高的巨人没有说话,只是如山似岳一般巍峨的耸立于门前,狰狞的面目上看不出悲喜,唯有那铜铃大小的赤色瞳仁,正一言不发的注视着他。

    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力量。

    至少巨人保罗的缄默,在少年眼中多少有些高深莫测。

    ——开什么玩笑,明明是已经死的再也不能死的家伙,为什么还能从坟墓里爬出来给他添麻烦!?

    惊诧之后,一种遭到欺瞒的愤怒感油然而生,但艾米很好的克制住了自身的情绪,没有任由糟糕的心态蔓延——反倒是装出一副软弱可欺的样子,用视线的余光小心的打量着不远处那个仅仅是站立就给人巨大压力的巨人,当目光交触之际,如同触了电一般收回视线,身体战战兢兢的抖个不停。

    “您、您……您这是?”

    他如同狮子面前匍匐在地的羔羊一般,小心翼翼的发出询问。

    然而,没有得到解答。

    巨人保罗如同大理石雕塑一般耸立,亦如大理石雕塑一般沉默。

    不太对劲,以巨人保罗一贯的粗放性格,很难想象他能够保持如此漫长的静默,也就是说……是某种幻象……还是某种伪装?

    对保罗之死确信无疑的少年捕捉到了疑点,但此刻不是分析情报的时候,敏锐察觉到危机临近的艾米,不仅没有放任思绪扩展,反而收束杂思,小心谨慎的观察着门前的两位不速之客,好一会儿才慌乱的将门扉完全拉开,多少有些口不择言的说道:“瞧我这紧张的,请进,快请进!”

    “尤利塞斯阁下,”侍从官首先迈开脚步,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少年的眸子,脸上泛起一个隐有深意的笑容,“您刚刚所说的‘不可能’是指什么啊?”

    “啊——”艾米一时词穷,“那个啊,是指……是指……”

    “是指什么呀?”侍从官西蒙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如果尤利塞斯阁下有听到什么不好的传言,请一定要和我们及时反馈啊。”

    “一定、一定。”少年如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烟衣的侍从官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甚至没有再看少年一眼,转身向身后的巨大阴影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保罗大人。”

    巨人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迈开脚步。

    ——太像了、实在太像了。

    当如山岳般高大威猛的身影临近,艾米不由微微失神——在眼前这名有着巨人之名的壮汉身上,看不出有一分半毫伪装的痕迹,如果不是他对对方的死亡确信无疑,十有**会对先前听到的消息感到怀疑吧?不过说起先前听到的消息,该不会……西蒙这家伙是想借巨人保罗的“复活”来试探些什么吧?

    果然,是被怀疑了。

    眼睛微微眯起,少年反倒沉静了起来。

    “尤利塞斯阁下——”在他来得及发出试探之前,狡猾如狐的侍从官已抢先一步开口,“看来最近您这边也不太安稳啊……”

    视线意有所指的在草木狼藉的庭院内微微停驻。

    “是啊……”艾米脸上浮现出略显尴尬的笑容,“最近的治安可不太平,每天晚上我这过得都提心吊胆的,幸好……”

    他顿了顿,声音在与巨人保罗对视的霎那间戛然而止。

    “幸好什么?”侍从官追问道。

    “幸好、嗯,幸好……”艾米有些畏缩,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舌头总因过度的紧张与迟疑打着结,一时半会竟是什么也说不清。

    “如果您有什么顾忌的话,请尽管说出来,在下层区,敢得罪皇帝陛下的人,似乎还不存在。”西蒙平平淡淡的言语之中将米开朗基罗的霸气显露无疑,而这显然也给了支支吾吾始终不肯明言的少年打了一剂强心剂,让他安心不少,接下来的话也顺畅了许多,“那个……我听说……”

    即便如此,他仍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眼前如同一座横走肉山一般的巨人。

    “关于保罗大人,有非常不好的传言在下层区流传……”

    “比如呢?”侍从官对此没有太大的惊讶,脸上的表情平静的有些吓人。

    “这个……这个……”艾米欲言又止,但短暂的犹疑之后终归是踏出了那一步,猛地抬头,以响亮的声音做出了答复,“有传言说——保罗大人已经死了,在三天前就已经死了……”

    “哦,是这个消息啊。”西蒙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平静无波的眸光看不出喜怒哀乐,“非常感谢您提供的帮助,的确是非常有价值的线索,不过,在确认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希望您不吝回答。”

    图穷匕见了么?

    艾米默默想到,嘴上却直接应了下来:“但说无妨。”

    “这个消息,尤利塞斯阁下是从哪里知道的呢?”狡猾如狐的侍从官以饱含深意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少年,似漫不经心的随口谈起,“据我所知,您来到下层区才不过三五天,怎么情报会如此的灵通?”

    “正是因为情报不灵通才会吃了那么大的亏。”艾米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一边摇头一边叹息,“被那个情报贩子讹诈了五枚金托尔,本以为是什么大消息,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以假消息糊弄我,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心都在隐隐作痛,那可不是流通券,不是银托尔,而是实打实的金托尔啊。”

    “请节哀。”五枚金托尔可不是小数目,即便以西蒙的如今身份地位,也是一笔不折不扣的巨款——虽然他根本不认为眼前这位流淌着荣光之血的少年真的会出上这么一大笔钱买一个满大街都在流传的消息,但他还是适时的表明了他的态度,“对于这种严重违背公平正义的欺诈行为,我个人表示严重的愤慨,更何况作为保罗大人的侍从,我可不能容忍有人编造这种恶质的谣言。”

    “那是自然。”艾米恶狠狠的点头附和。

    “这么说,”侍从官满脸笑容的看了过来。“您一定会配合我们的工作了喽。”

    “嗯……”少年明显卡了一下,略显无奈的摊开手,“如果以不影响我的个人生活为基础前提的话,我想问题应当不大。”

    “是吗,”西蒙微微点头,“那么您能描述下那个情报商人的基本特征吗?”

    “那个家伙么……”艾米的沉吟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三十多岁,留着一小撮八字胡,是个很好认的家伙——一副旧式绅士打扮,戴着老掉牙的高礼帽,永远是一身烟的烟西装,还习惯拄着一根老旧手杖、戴着一副单边眼镜。”

    “您是如何称呼他的呢?”不得不说,这一身行头的确挺罕见,依靠少年提供的情报,侍从官很轻易的便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模糊的肖像画。

    “威利,情报商人威利。”艾米相当真诚的和面前的不速之客推心置腹,“虽然他是这样自称的,但对那个谎话连篇的家伙嘴里吐出的话,我是一个字也不信的。”

    “明智之选。”西蒙称赞道,“至少据我所知,下层区活跃的情报商人之中,没有选择‘威利’作为代号的。”

    “看来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少年对此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只是咬牙,“果然是欺负我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把我当肥羊宰了啊——真是可恶!西蒙先生,保罗大人,你们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啊!”

    “一定、一定。”

    经验老道的侍从官很是敷衍的说道,姑且不论这条线索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恐怕到这里也断了。少年对情报商人威利这一形象的描述或许很是丰满,很容易便可以使听者勾勒出一个经典的人物形象,但这个经典的形象很有可能恰恰就是对方编织出的陷阱,依靠衣装、行动表征上的特异性,有目的将目标的注意力完全往其他地方带,从而令人忽略他隐藏在精心编织的形象之下的真正外貌。

    是个老手啊。

    他感叹到,在犯事后只要把西装一丢,把眼镜一摘,把胡子一刮,换一身装束,恐怕出现在人群中的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不过……眼前这家伙所说的真的是实话吗?

    尽管没有证据,但西蒙就是本能的感到怀疑——总感觉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头牛,已经被人拎住了鼻环子,完全就是顺势被牵着走。

    是错觉吧……

    他不是很能确定,毕竟眼前的少年,只是一个少年。

    侍从官就此打住,没有多想下去,除了艾米·尤利塞斯之外,嫌疑人尚有两人,无论是还有塔林商会的胡佛,还是妖精之家的维吉妮亚,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那么……暂且告一段落吧。

    他如此想着,在转身之际丝毫没有注意到少年嘴角那微微勾勒起的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