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五送上门的交易
    骰子屋……

    艾米微微眯起了眼睛,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不速之客——他比他还年轻几岁,从眉宇间隐约可见的稚嫩来看,大概只有十二三岁,还是一名尚未长开的少年,头上戴着顶很普通的小毡帽,借以压住一头淡金色的碎发,碎发下的眼睛呈翡翠色,非常亮,也非常有神,是个魅力出众的美少年。

    若是平时在大街上看到他,少年或许还会惊叹一番,但现在,年轻的荣光者可没有这个心思,他只是以烟色的眸子审视着面前自称来自骰子屋的美少年,沉默着,沉默着——许久之后才动了动嘴唇:“找我有什么事吗?恕我直言,骰子屋的名声可不太好,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的话,请您离开。”

    “尤利塞斯阁下,”对于艾米的冷漠与疏离,来自骰子屋的不速之客并没有太过在意,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行礼的动作也仍然整齐的一丝不苟,“我们只是做一个回访而已,一个针对客人的回访而已。”

    客人……果然是发现了什么吗?

    少年微微颦眉,嘴上却不让半分:“抱歉,我可不是你们的客人。”

    “原来如此,”金发碧瞳的美少年老成的点点头,“看来是我这边的工作出现失误了,本来想找那位穿风衣戴口罩的大哥,给予他对付烟暗公会的一点小小帮助……看来是有缘无分了,真可惜……”

    ——烟暗公会。

    确定身份已然暴露的荣光者,并没有继续自己先前的坚持,非常直截了当的放下了身段,以及无谓的顾忌:“等等!如果你要找的是那位穿风衣戴口罩的大哥,或许我能提供少许的帮助,请进。”

    “那么有劳了,”美少年嘻嘻笑道,“尤利塞斯阁下。”

    “叫我艾米就好,”艾米合上门扉,拴上门阀,回身看向面前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的少年,心中的忌惮不减反增,“你、或者说骰子屋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是商业机密喽,”以指抵唇,骰子屋的客人俏皮的说道,“艾米哥哥。”

    “不要叫我哥哥,我没有弟弟。”年轻的荣光者面无表情的说道,并没有就刚才不可能得到答复的问题进行追问,反倒是直截了当问道,“没必要进行多余的客套,你们找到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只是客户的定期回访而已嘛,”美少年轻快的声音有若乐章,“当然,这种鬼话连我也不会信啦——”

    他扮了鬼脸,随后收敛了脸上的玩味之色,正色道:“其实,最开始我说了谎。”

    “哦。”毫无波澜的平静语调。

    “你可真淡定啊,”骰子屋的美少年不禁啧了啧嘴,脸上浮现出不满的神色,“算了,今天可不是来找你玩的——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是狄克,是骰子屋的七位使徒之一,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仅仅是狄克,而非使徒狄克。”

    真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臭小鬼……

    艾米想到,却没有任由心底的偏见影响自己的态度,很是自然的提出了问题:“很抱歉,我对骰子屋并不了解,但狄克与使徒狄克有什么区别吗?”

    “有立场上的区别呢,”美少年狄克回答道,“作为使徒的狄克,笃信的可是公平交易,可不会送出免费的售后服务。”

    “我明白了,是身份上的区别吧?”自动过滤了对方言语中那令人生烦的成分,荣光者简单直白的做出了概括,“也就是说,你是以私人的身份来见我的,来为我提供请报上的服务——”

    短暂的停顿后,他看向骰子屋的使徒,看向少年那翡翠色的漂亮眸子:“这么说,你与烟暗公会有仇?”

    “准确的说,是与雾夜杀人鬼有仇。”狄克毫不避讳交代道,“我是一名孤儿,不是出生就没了父母的那种,是后天的——八岁那年我的父母死在了杀人鬼的手里,杀死他们的人就是雾夜。”

    “杀父之仇吗……”艾米摸了摸下巴,径直回绝道,“请恕我直言,这个理由实在不具备没有说服力。”

    “如果我想要找借口接近你,说服你,用骰子屋的名义岂不是更好。”对于荣光者的回答,美少年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说道,“如果我跟你说,是骰子屋想要对烟暗公会下手,你是不是会信任我更多一点。”

    “会。”好一会儿后,艾米才做出了回答。

    “那么就结了,”狄克摊了摊手,满脸无所谓的说道,“其实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们这些聪明人总是会想太多,我与杀人鬼有仇,而你有能力对付杀人鬼,所以我就找上了你,就是这么简单——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只能以大姐头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答复你: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大姐头?”荣光者敏锐的注意到对方提及的一个称呼。

    “我们的老大,”少年似乎不想过多的谈及对方,只是言简意赅的一带而过,“也是让我来找你的人——如果真要说有什么谋划的话,也是她在暗中谋算着什么,我只是前台的一个提线木偶,我所需要的只是复仇。”

    “我明白了。”艾米点点头。

    “好了,继续正题。”骰子屋的美少年相当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杯水,“你就直接说吧,你这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会酌情考虑的。”

    要不要信任他?

    荣光者陷入了犹豫,少年不似在说谎,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没有说谎不代表没有被利用,真正值得警惕的是骰子屋背后的那个“大姐头”,她安排一个与烟暗公会有仇的人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示好、还是真的有对付烟暗公会的打算、甚至是故意放出假消息,好让烟暗公会一劳永逸的解决他?

    都有可能。

    他反而不知道哪种可能更接近于事实。

    沉默、沉默、再沉默——一直到不能沉默,艾米终于开口:“我需要证据,需要能够证明烟暗公会正在进行禁忌实验的证据。”

    “只是如此?”狄克挑了挑好看的眉头。

    “只是如此。”荣光者点了点头,“你准备的证据越多,越详尽,烟暗公会覆灭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知道了。”美少年伸出一根手指,“给我一天的时间。”

    “没有问题,不过请尽快。”

    艾米对这次合作依旧保持着极深的忌惮,这种送上门来的好处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但以现在的形势来看,他似乎在短时间之内很难找到更好的选择——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不管眼前的是包裹着糖衣的甜腻毒药,还是救人性命的甘霖,都只有先吞下才有机会品尝胜利的成果……或是失败的恶果。

    “男人可不能说快,”骰子屋的狄克揶揄一笑,随后起身,“不过请放心,我可是最专业的情报员,与某个一副旧派绅士打扮的业余人士完全不同。”

    “等等——”乍然听到关于情报商人威利消息的少年不由叫住了对方,“对于那个家伙你知道些什么。”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使徒狄克哟。”美少年眨了眨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刚刚的售后服务已经结束了,从现在开始,一个问题一枚金托尔,并且不保证能够给出回答哟。”

    “真是烟商。”荣光者忍不住骂了一句。

    “承蒙夸奖,”美少年笑嘻嘻的接过金币与赞美,“情报商人威利呢……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嗯,不要说情报商人威利,就连威利这个人都不存在。”

    “预料之中的结果,”艾米对此丝毫不觉得意外,将早已准备好的第二枚金币丢了过去,追问道,“那先前出现在我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人?”

    “人?”接住金托尔后,狄克看了他一眼,“出现在你面前的可不是人哟。”

    “那是什么?”这个结果稍稍让荣光者有些诧异,他毫不犹豫的将第三枚金币抛给了对面的少年,“妖魔,还是移植了妖魔血肉的半妖?”

    然而对此美少年只是摊了摊小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种秘密,我一个情报商人怎么可能知道。”

    被坑了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少年,心中并没有多少恼怒,反而再一次的将手上的金托尔抛出,问道:“最后一个问题,骰子屋与皇帝米开朗基罗是什么关系。”

    “答案是没有关系。”狄克颠了颠手上的金托尔,满意的笑了,“硬要说的话,也不是不能找出关系,米开朗基罗在尚未加冕登基前,也是我们的贵宾客户呢。”

    “好了,我想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对于从指间流走的四枚金托尔,艾米的脸上丝毫不见惋惜,“我们再见——不,应该是再也不见。”

    “对头,”美少年微微扬手,头也不回,“再也不见。”

    目送着对方的远去,年轻的荣光者再一次的关上门,拴上门阀,依靠在厚实的门扉上,缓缓地合上眼帘——

    局势仍旧一片晦暗。

    直到现在也不知道,骰子屋到底是敌是友。

    真是……心累。

    嗅着鼻翼附近的烟草香味,少年忽然有些困顿。

    ——等等!烟草的香味?

    艾米·尤利塞斯直到此刻才意识到,到底是什么出卖了他的行踪。

    棋差一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