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七阴影中的蠢动
    巨人保罗的府邸。

    曾经繁华所在,此刻已深得清冷三味,飘零的落叶堆积在白瓷地板之上,无人打扫的厅堂已层累了满满一层灰尘。西蒙走在这本该熟悉的小径之上,却不知为何泛起了阵阵疏离,但面对正前方一袭烟衣的死神,面对那肃穆狰狞的青铜面具,面对那双不存在任何生机与活力的湛蓝色眸光,他不由打了个寒颤,将心中的杂思暂时驱逐,毕恭毕敬的跪倒在地。

    “有什么收获?”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扫了他一眼。

    “按照您的意志,我带着巨人保罗去拜访艾米·尤利塞斯,”不动声色看了眼身后始终保持着缄默的巨汉,曾经的侍从官本就不好的脸色又差了几分,“然后去塔林商会见了胡佛,到妖精之家拜会了的维吉妮。”

    “我需要的是结果。”被冠以面具之名的死神以一贯冷彻的声音说道。

    卑微的低垂下头颅,西蒙不敢与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对视,只是说道:“他们三个的嫌疑都不能洗清,但嫌疑最大的,是妖精之家的维吉妮。”

    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平淡无奇的眸光中,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让说出自己猜测的侍从官心底不住有一股寒气往上冒——然而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维吉妮的反应很不对劲,在与她的交谈中似乎被她看出什么了,对保罗目前的状态有所怀疑。”

    “所以,”面具一字一顿的说道,冰冷的腔调中不存在任何属于人的情感,“你认为她是凶手?”

    “不——”出乎预料的,西蒙摇了摇头,“维吉妮是保罗大人的秘密情人,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而我恰恰是其中的一位,以她对保罗大人的熟悉,看出破绽并不是多么出奇的事,我的意思仅仅是……她不能留下。”

    “包括你在内,没有人应该留下。”残忍的话语从口中吐露而出,死神蔚蓝的眸光中没有掀起哪怕分毫的漪涟。

    对此,侍从官没有反驳,只是深深的把头埋下,俯首系颈,等待着审判的降临。

    “你是幸运的,”下层区的阴影之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如同俯视地上微不足道的尘埃,“你还活着,仅仅是因为你还有用——所以,给我看看你的价值,让我知道你还有被利用的资格。”

    “我会向您证明我的价值。”西蒙诚惶诚恐的说道,依旧低着头,不敢去看近在眼前的死神,“事实上,我还有一个消息想要告诉您。”

    “说。”面具简单直接的予以了回应。

    “从艾米·尤利塞斯那里我得到了一个消息。”侍从官顿了顿,沉下心来组织着言语,“他是从一个自称威利的情报商人那里得到了关于巨人保罗之死的情报,而那个威利的情报商人,据我所知在下层区根本不存在。”

    “所以。”陈述的语气。

    “那个自称威利的情报商人有问题,”西蒙说道,“有人,更准确的说是有组织在蓄意传播保罗大人死亡的消息,而这个情报商人威利,显然就是一条线索,我们只要顺藤摸瓜,一定能抓住他们的老鼠尾巴。”

    “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事情,”短暂的沉默后,下层区的阴影之王说道,“你应该关心的是,谁是杀害了巨人保罗的真凶。”

    “我知道了。”对死神不冷不热的态度略微有些失望,但侍从官还是很好的控制住自身的情绪,“我会尽快查明真相的,请您拭目以待。”

    “记住,我所需要的只是结果——”面具抬头看了他一眼,蔚蓝色的眸子中唯有冰冷,“不问过程。”

    不问过程……西蒙似乎从这朴实无华的话语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机,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后默默点了点头。

    他对巨人保罗之死其实有自己的看法,缺乏的只是验证的手段——塔林商会的胡佛是塔林商会的创始人,掌握着东区的商业联盟,在手工业者与商人之间拥有相当之高的声望;而妖精之家的维吉妮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她是妖精之家这个下层区最大的销金窟的掌舵人,与许多势力都能搭上线,对她动手很可能会将整个东区的局势彻底搅合个稀巴烂;至于最后的艾米·尤利塞斯,高高在上的荣光之裔或许只是一个虚名,但尤利塞斯这个姓氏牵扯太深,与上层区最负盛名的几个大家族都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对他出手,更是下下之选。

    但很多事情他不方便做,不代表别人也不方便做——作为皇帝米开朗基罗之下的第一人,身为下层区阴影之王的面具拥有足够的决断权,有了这一位的背书,哪怕只是棱模两可的态度,很多事情他也可以放手去做,被当做弃子放弃的可能虽不是没有,但总好过因为“不作为”或是“自作主张”而被杀。

    稍稍松了口气的侍从官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死还掌握眼前的死神手上,他小心的看了眼戴着青铜面具的死神,犹豫再三,还是带有斟酌意味的发出了询问:“面具大人,您这边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所需要负责的只有一件事。”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淡淡的说道,“其他的事,无需过问——我从不介意向有价值之人展现我的宽厚与仁慈。”

    对于你来说,死人也是有价值的吧?

    西蒙不禁想到,但他还没傻到将这话说出口,在道了声别后,战战兢兢的离开了已渐渐呈现荒凉之色的府邸。

    ——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隐隐看到烟暗中有人影在攒动。

    看错了吧……

    为了保守消息,这里的人应该都被处理掉了没错,而且有面具坐镇,也不可能有人能潜入进来——侍从官没有多想,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只是无意识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满怀心思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正因为如此,他并没有看到,巨人保罗废弃的府邸在他离开后的一瞬间,再一次的焕发了生机与活力。

    不,或许用生机与活力来形容并不合适——因为,在府邸中活动着的每一个人,都称不上真正的活人,他们只是按照生前模糊的记忆,在庭院之中游曳着,如同早已死去的魂灵一般在生者的世界中游曳着,麻木且不仁,只是一具具躯壳,只是一具具行尸走肉,仅此而已。

    这里,已经沦为了死者的国。

    而死境之国的国主,自然仅有下层区的阴影之王一人,分侍在他左右的,是巨人保罗与一名面色惨白却美丽非常的金发女子——如果西蒙还留在此处的话,不难认出这名女子正是巨人保罗的妻子,早已死去的结发妻子,但现在已死之人却微微蠕动泛紫色的嘴唇,发出冰冷且不带丝毫感**彩的声音。

    “是艾米·尤利塞斯。”

    她说,接口的却是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保罗,这个高大凶悍的汉子此刻依旧保持着生前的伟岸身姿,但发出的声音与他的妻子一般充斥着无机质的阴冷:“作为一名荣光者,他的表现太过怯弱。”

    “但我们不应当牵扯进上层区的争斗。”面具平淡的做出结论,但诡异的是,明明是三个人在说话,说话的声音也不尽相同,却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节拍与音调,仿佛只是一个人在以三个不同的声音自言自语,“为了一个保罗,不值得卷入荣光者与混沌教徒的斗争漩涡中。”

    “但必须要摆出我们的态度。”女人的声音相对细腻一些。

    “那个小侍从官是个不错的棋子。”巨人保罗闷声闷气的说道,可言语之中依旧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冷,“由他在明面上吸引那些家伙的注意力,然后我们可以调动情报网,查一查情报商人的底。”

    “是迷途者之家的风格。”下层区的阴影之王一脸平静的说道,“但在没掌握证据之前不宜轻举妄动——盯住我们的可不仅仅是迷途者之家,还有烟暗公会那群疯子,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发疯。”

    “还有,骰子屋的使徒传来消息。”提及那个神秘的情报组织,偌大的府邸不由出现了片刻的沉寂,但大汉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会儿,仿佛之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以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说道,“艾米·尤利塞斯打算对付烟暗公会。”

    “让他们狗咬狗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女人说道。

    “但我不认为通过常规手段,单独一个荣光者能够撼动烟暗公会。”面具从来不会小看荣光者,可在荣光之血渐渐淡薄的当下,以一人之力足以成军的天选者早已伴随着列王的荣耀一道消逝,个体的力量在这个依靠集体的世界终有局限,“而艾米·尤利塞斯看上去并非是只会逞血气之勇的匹夫。”

    “他是毒蛇,”保罗说道,“一条很会隐忍的毒蛇。”

    “可惜他低估了我们对荣光者的了解。”女人点点头,“一条暴露在阳光下的毒蛇并不比小猫会挠人。”

    “可以利用他。”相当罕见的,面具敲了敲座椅的扶手,“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必须确保自己不被利用。”

    “被谁。”如同山岳一般高大威武的汉子问道,但仿佛早已知道了答案,他的语调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起伏,平静的就像暴风雨前的海平面一般,于宁静之中孕育着某种惊心动魄的力量。

    “骰子屋。”

    下层区的阴影之王起身,目光之中唯余一片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