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九至高之塔
    至高之塔到底有多少层?

    这是不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然而时至今日也仍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数,但艾米·尤利塞斯可以肯定,至少九十九层不是它的尽头。

    升降架的震动渐渐减轻,钢铁的轰鸣渐渐转成喑哑的嘶鸣,伴随着一连串触目惊心的火花,门牌上不断变换的号码终于有了准数。

    一零二。

    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年轻的荣光者迈开脚步。

    蒸汽动力并不是多么新奇的技术,早在列王的时代中期,普罗米修斯的匠师们便已打造出了蒸汽机的雏形,并在之后的岁月中逐渐加以改进,相传在列王时代的末期,蒸汽动力已被广泛的运用在生活中的各个角落,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一个必不可少的角色,直到——

    长夜终至。

    盲目痴愚的混沌吞噬一切,扭曲一切。

    即便是只存在人类概念中的规则,也不能幸免于难——假如说从前的蒸汽是被人们驯化的水牛与家猪,那么以同样技术制造的蒸汽机在烟暗入侵后的新环境下,则是复归荒原的蛮牛与野猪——它们的功率被大大的强化了,但与此同时,稳定性与安全性也大大降低,一旦运作起来,将会如同进入发情期的大象与公牛一般,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任何原因被引爆。

    时至今日,赫姆提卡虽然仍旧有蒸汽机在运作,但被荣光者控制的相当严密。没想到教团的至高之塔,会使用蒸汽机作为整座高塔的动力源,想必披着宗教外衣却拥有超乎想象技术力的教团,定然掌握了稳妥利用蒸汽动力的方法——以他在升降架上感应到的恐怖动能,如果失控的话,整个教团将会面临灭顶之灾,周遭能够侥幸生还的幸运儿想必还真不会有几个。

    但以教会的神秘与强大,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着实不大。

    毕竟是能够穿越烟暗虚空的强大势力。

    不过……应当也有相当的局限,年轻的荣光者眯起眼,脑海中不自觉的掠过伊格纳缇曾谈起过的白区与烟区,假设真的存在能够自由穿梭于广袤无垠的至深之夜的空中战舰,那么失落的王都中“失落”两字可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引号,许多人的牺牲都变得毫无价值,也毫无意义。

    只是……少年并不认为教团真的能够在至深之夜中肆无忌惮的行动。

    尽管只是猜测,但从烟暗旅者那沉重而绝望的语气之中不难体会出,至深之夜的烟区与白区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教团的来头就算再怎么大,所掌握的技术再怎么高精尖,也难以在趋近于那盲目痴愚之物的烟暗深处立足。

    “到了。”

    穿过朴素而别致的回廊,修女小姐在一扇朱红色的门扉前止步,随后向身后荣光者微微欠身行礼:“尤利塞斯先生,主教大人正在门后等您。”

    “谢谢。”礼貌性的点头致意后,艾米推开了虚掩着的门扉,丝毫不显生怯的打量着这间精致淡雅的会客厅,然后如同主人一般大方的在老人面前落座,微笑着向对方打着招呼,“向您致敬,弗兰克斯先生。”

    “有段时间不见了,”老人眯着眼说道,或许是因为岁月的年轮,也或许是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在少年的印象中,教团这位位高权重的主教大人,似乎从来就没有睁开过眼,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小尤利塞斯。”

    “这段时间尤莉亚拜托您了。”年轻的荣光者诚恳的表达着谢意。

    “这是长辈应尽的职责,”弗兰克斯捋了捋胡子,洁白无瑕的法衣加之于这位年迈的主教身上,不仅未增添哪怕一分威仪,反倒平添几分慈祥,“不过,我想你今天应该不是来和我这个老头子话旧的吧?”

    “被您看穿了。”少年倒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大方方的坦诚道,“我只是想要将一个消息传递给您。”

    略微停顿之后,他继续道:“一个相当重要的消息。”

    “看来这段时间下层区也不太安稳,”位高权重的主教大人笑了笑,并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下去,只是简单的一带而过,“不过,如果真如传言一般存在着妖魔的话,我这边倒不介意帮你一把。”

    也?年轻的荣光者略微有些疑惑,但现在不是深思的时候,他没有深究老人话语中隐藏的深意,径直说道:“那可真是感激不尽——下层区虽然并不存在妖魔,但的确存在着比妖魔还要恶质的怪物。”

    “你指的是……”白衣的主教若有所思。

    “**实验,”艾米顿了顿,“以及……人造半妖。”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老人捋着胡子说道,布满皱纹的苍老面颊上呈现的是异乎寻常的平静,“看来下层区的烟暗中孕育出了了不得的怪物。”

    “我与其中一个有过交手,”少年并不打算多做隐瞒,抛开私人关系不论,教团在赫姆提卡的地位相当超然,绝对不存在插手荣光者内斗的可能,“只差一点就带不回这个消息。”

    “看来实验已经相当完善了。”教团的主教大人对此没有太过惊讶,妖魔,尤其是高等妖魔可从来不是可以小觑的敌手,哪怕仅仅只是血肉的残渣,仍然蕴涵着自死亡中归来的可怕力量,“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触及最后的禁忌领域。”

    “禁忌领域?”不无好奇的,年轻的荣光者重复道。

    “妖魔分为普通妖魔和高等妖魔两类,”老人摊了摊手,“普通的妖魔或许对普通人足以称得上可怕,但守备队仅仅只需要调来几队火铳手就足以将它们消灭,但高等妖魔不同,普通妖魔与它们的差距,丝毫不比普通人和荣光者的差距小——事实上,列王组建骑士团,主要针对的就是这一类妖魔。”

    “与同类相比,它们更为奸诈、狡猾,而且更具备力量——其中甚至有一些具备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能力。”弗兰克斯顿了顿,轻呷一口红茶,“在火种衰退的当下,它们完全有能力侵入火种之力相对薄弱的下层区。”

    “听上去挺可怕的。”对于老人的危言少年倒没有太在意,如果高等妖魔真能视火种为无物,不要说下层区,就连上层区也早就会被它们踏平。

    “你看起来可一点没感到害怕。”白衣的主教调侃道,“不过你猜的没错,毕竟只是混沌滋生出的邪物,能够突入火种的防御屏障已经是极限了,在秩序之光所构筑的圣地之中,它们的能力被大大削弱了,削弱到即使是手持火铳的普通人类也有能力把它们打死的地步。”

    “您说的是猎人?”艾米不由问道,赫姆提卡氛围上层区、下层区和迷雾区,其中火种力量最为薄弱的地带就是迷雾区,饱受迷雾困扰的秩序边缘地带已经不具备人类正常生活的条件,只有一群追逐利益的疯子才会常年在那里活跃,“我一直以为迷雾区存在的只是普通的妖魔。”

    老人对此只是含蓄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的话,”少年挑了挑眉头,“为什么人造妖魔会被视为禁忌?”

    ——从他之前了解到的只言片语来看,使用妖魔血肉制造的半人半妖,似乎有极大的安全隐患,甚至有可能成为一场浩劫的源头。

    “你觉得是狼更可怕,还是披着羊皮的狼更可怕。”教团的主教大人解释道,“如果高等妖魔真的借由人类的躯壳复活,它们混乱无序的思维会得到极大的改变,它们将会拥有理智,将会学会隐藏自己,并且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够得到火种的承认,光明正大的行走于秩序之光之下。”

    “这还真是……相当可怕的怪物啊。”艾米了然的点点头。

    “没错,所以教团会插手的。”弗兰克斯深深的看了眼前的少年一眼,随后不又摇了摇头,“不过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快,一方面是你交给我的材料并没有直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持剑者与我们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从属关系——像这种关系重大的问题,想必持剑者那边会亲自派人核实。”

    “难道只有怀疑还不够吗?”年轻的荣光者下意识的问道,据他所知,教团的持剑者可从来不是讲求证据的警务人员。

    “对于持剑者来说的确如此,但在他们的眼中,我们也是值得怀疑的对象。”老人垂下眼睑,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中听不出悲喜,“持剑即持戒,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生来都是……有罪之人。”

    “性恶论?”艾米小心翼翼的问道。

    “并非如此,”教团的主教大人摇摇头,生硬的转开了话题,“说起来你来的消息我还没告诉尤莉亚,呀不要试着给她一个惊喜?”

    “有劳您了。”

    少年还不至于不识趣的刨根问底,况且……他对尤莉亚也确实怪想念的。

    毕竟——

    这是他仅存于世的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