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四群鸦的盛宴
    “各位亲爱的杀手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宴请人群鸦,不知大家对这场盛宴满意与否。”

    烟色礼服的贵公子脱帽行礼,温文尔雅的望向暗杀者们。

    先前刻骨铭心的杀意不过惊鸿一现,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和和气气的笑容。

    但在场的杀手都是在上层区毫无身份、背景的独行客,能够孑然一身的生存至今可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侥幸,一个个都是不容小觑的狠角色,对氛围的变化可谓敏锐到了极点,就算只是一点点风吹草动,也会生出几分草木皆兵之感。

    来者不善。

    隐晦的目光交错间,暗杀者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惊疑不定。

    在杀手这一行当中,从来就不提倡与雇主过多的接触,因为这不仅意味着双方那始终不平衡的关系被联系的更紧密了一些,更意味惨遭灭口的可能被进一步的拔高了——对于暗杀者而言,这两种结果都称不上是好事。

    可是,现在似乎也没得选择。

    审时度势是杀手们能够终日游走于生死一线而不被死亡吞噬的最大秘诀,能够活到现在的杀手都清楚这一点,他们同时清楚的还有……能够突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雇主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至少是觉醒了血脉,深得秩序眷顾的荣光者,是在赫姆提卡城中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强大者。

    而对于强者,他们一向如荒原上的豺狗一般的谦卑——在无声的缄默之中,独行的杀手们不约而同低下了头颅。

    “看来是我款待不周。”烟巫师温和的笑着,有若鹰隼的目光掠过包括艾米在内的所有人,“不仅是给大家的佣金过于保守,还怠慢了尤利塞斯家的小客人,真是失职,我这边先自罚三杯,以表歉意。”

    浑然不顾附近诡谲难明的氛围,他自顾自的举杯独酌。

    一杯接着一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毫不间断的将不知从何处取出的三杯红酒一饮而尽,随后微微眯起眼,以略显几分醉意的声音开口:“这样一来,我们尤利塞斯家的小客人该满意了吧,请现身吧。”

    沉默,依旧还是沉默,耳畔传来的只有晚风穿过树林的沙沙声。

    “看来在场的诸位对我还有相当深的成见,”宛若从画中走出的贵公子语气渐渐转冷,但脸上依旧洋溢着堪称热情的笑容,“不过没关系,我相信爱玩捉迷藏的小客人就藏在我们之中,你们说是不是呀?”

    “阁下,我们已经搜寻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了。”一名浑身上下被白色绷带缠绕的杀手已经隐约意识到了这位来历神秘的雇主接下来的打算,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迎上了那对异色的眸光,“非常抱歉,艾米·尤利塞斯并不在这里——显然,他已经逃走了,从我们的包围网中逃走了。”

    “哦?”阿尔弗列德望向朝他发问的杀手,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脸上更是流露出戏谑的神情,“你确定——”

    “我确定。”

    深深呼出一口气,全身绑满绷带的暗杀者做出了回答,然而未等话音落下,他便惊讶的发现他附近的几名同行在注视着他的时候流露出了惊骇莫名的神色,才刚想开口询问,胸前钻心的剧痛却令他不由佝偻起身子,随后无声无息的倒在了草丛中,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他死了。

    “我同样很抱歉,”仿佛像画里走出的贵公子轻轻梳理着不知何时停驻在手背上乌鸦的羽毛,视线掠过喙上依旧在淌血的鲜活心脏,脸上的神情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依旧是那么的从容优雅,“我很确定我们的小客人并没有逃走,非常的确定。”

    没有人说话。

    更准确的说,是没有人敢说话。

    眼前这位雇主,毫无疑问是披着贵公子外皮的恶魔,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在这种时候,保持缄默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很好,看来大家已经接受了我的道歉。”烟巫师阿尔弗列德微笑着说道,伸手放飞停驻在手背上的赤眼烟鸦,以愉悦的口吻说道,“既然如此的话,我认为我们大家可以对彼此更坦诚一些——诸如面具、面罩这类的伪装在这里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你们觉得呢?”

    赤红的眸中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但没有人动作。

    对独行的暗杀者而言,保证自身身份的隐蔽性几乎已成为一种本能,终日游走在光明与烟暗之间,行走于生与死夹缝间的他们,对个人信息抱有异乎寻常的谨慎与警惕,哪怕面对着死亡的步步紧逼,也仍旧踟蹰不定。

    对方只有一个人,而我们这边有二十多人……

    集体的不作为给了他们更大的安全感,也为他们自身的不作为提供了充足的理由。

    而这,自然是艾米所乐见的。

    可少年在乐见的同时,也知道烟巫师阿尔弗列德从来不是一个讲求法不责众的仁慈之人,暗杀者们的抱团行为不仅无助于改善局面,反而会为他们自身招致祸端……招致血光之灾。

    不过,或许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放任这些杀手活着离开吧?

    从画中走出的人——荣光者对这位大名鼎鼎的混沌教徒的第一印象可一点不存在疏漏,阿尔弗列德的确是画像中的人物,他的通缉令至今仍悬挂于市政大楼的第一层,以及最高一层——前者是让往来的每一位市民都知道赫姆提卡的上层区存在着这么一位危险人物,而后者的目的则是城主杜克·高尔斯沃西用来警醒自己,上层区的歌舞升平只是和平的假象,真正的危险从来都在烟暗中虎视眈眈。

    荣光者所掌控的力量毋庸置疑,哪怕神秘莫测的烟巫师也不敢直面锋芒,长久以来一直蛰伏于秩序的阴影之下,默默的积蓄着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放任任何一个看到他面目的人活着离开。

    下死手只是时间问题。

    真正尴尬的反倒是少年自己的去留。

    无论趁乱离开,还是与杀手们携手抗敌,艾米都看不到自己生还的希望——烟巫师阿尔弗列德的强大远远超出凡人的想象,即便是战斗经验最丰富的荣光者,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也几乎没有胜算,二十几人的杀手在赫姆提卡或许能称得上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但面对烟巫师那诡谲莫名的巫术时,表现的不会比一群乌合之众更好——不要说奢求一场势均力敌的厮杀,就连一面倒的屠杀……恐怕也不会存在。

    只需要一霎那,所有人都会死。

    哪怕是他……也顶多能比他们晚死一到两个呼吸。

    这就是赫姆提卡上层区最顶级的战力。年轻的荣光者在他面前毫无反抗的余地,完全是碾压一级的强大,纵使是只在传闻中出现过的大持剑者、天选者比他更强,想必也相当有限。

    烟暗诸卿——人们不无畏惧的对这个等阶的烟暗教徒冠以如是称呼。

    据说,他们是烟暗的化身,是每一座城市动乱的根源,也是每一座城市在火种彻底熄灭前最大的威胁,更是秩序生灵的死敌。

    比起**,他们更像是天灾。

    凡人无法抗衡的天灾。

    而天灾对人类,又怎么会有情面可讲?被冠以阿尔弗列德之名的烟巫师,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人心。

    他是怪物,彻彻底底的怪物。

    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晓这一点,在场的杀手之中,有相当一部分为眼前雇主那贵公子一般的打扮所欺骗,对他还怀有幻想。

    “看来我们的小客人还在观望啊,这可不行哟——”食指抵住下唇,阿尔弗列德的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诡异神色,于他而言,这只是场闲暇时光用来舒缓心情的游戏,这里的所有人哪怕同心协力,也翻不起丝毫的风浪,“既然如此的话,也该由我这个宴请人登台了——帮助他、也帮助你们下定决心。”

    “三秒——”

    刻意拉长的语调,年轻的贵公子打了个手势:“我给你们三秒时间,在那之后,身上存在任何遮蔽物的家伙,都将成为我的敌人。

    “——不死不休的敌人。”

    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惨白嘴唇,读出了象征死亡的倒计时。

    “一!”

    杀手们又一次的陷入了缄默,但与之前不同,在彼此交错的眼神之中,艾米读出了深藏在他们眼中的犹豫与彷徨——毫无疑问,共同抗敌的基础已然消散了大半,这群暗杀者已经演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乌合之众。

    不过……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众志成城也好,游兵散勇也罢,在有若天灾人形化身的烟暗众卿面前,本质上都没有多么大的差别,都是砧板上待宰的鱼肉,蹦跶不了几下。

    坦白的说,这种无力感令他很不好受。

    但也仅仅如此了,他还不至于因此而感到绝望,只因为——

    无法抗衡的强敌,注定败亡的命运……诸如此类、诸如此类,早已经习惯了。

    年轻的荣光者眯起了眼,奔腾的血液之中似有一簇火焰在静静燃烧。

    那是……

    ——阿娜之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