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九变强的道路
    大持剑者、烟暗众卿与天选之人。

    这大抵是凡世所能承载的力量极限,在先民隐遁之后,能够完完全全凌驾于他们之上,唯有传说中执掌普罗米修斯终极之力的先古列王与盲目痴愚的混沌意志在与秩序的激凸中显化于凡尘的最恶化身——但象征秩序与混沌的最强两极,早就随着永夜长城的沦陷而成为了历史,无论是统御秩序疆域的王者,还是混沌显化的传说之兽,千百年来都未显现于人前,关于他们的强大与恐怖,只能从乡间流传的些许传闻与古典文献的寥寥数笔的记载中稍见端倪。

    关于他们的强大早已被世人神化,也早已被世人遗忘。

    即便是大持剑者、烟暗众卿与天选之人这样屹立于凡世顶峰的强者,在这个时代也甚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大持剑者、烟暗众卿这两类还好,至少像艾米这样的权贵阶层还或多或少听说过他们的名头,但关于天选之人的消息……似乎从未在荣光之裔以外的圈子流传过。

    如果不是天选者这个称呼见诸于多部经典之作,少年甚至会认为,天选之人的强大只不过是荣光者们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地位而刻意营造出的噱头。

    毕竟——

    如果混沌教徒和教团乃至妖魔都有顶峰强者,作为散落在至深之夜中各座城市实质上的统治者,荣光者倘若没有能够与他们相抗衡的尖端武力,就如同权力的大厦没有了赖以维系的基石,倾覆之危近在眼前。

    而这也是赫姆提卡的荣光之裔,对教团忌讳莫深的原因所在——不要说其它,仅凭三名大持剑者的存在,教团就足以威胁荣光者在赫姆提卡的统治。

    但是……

    对于教团的大持剑者即将殒命一事,年轻的荣光者却高兴不起来。

    一来是他对荣光之裔的归属感称不上强烈,二来则是荣光者与教团的明争暗斗归根结底只是秩序侧的内斗,双方在这件事情上都有相应的默契存在,真正需要警惕的大敌不是彼此,而是至深之夜下浩浩荡荡的妖魔,与潜伏在城内的混沌教徒——尤其是几成为天灾化身的烟暗众卿。

    单单是阿尔弗列德一人,就令艾米数次濒临死亡,而现在,这一级别的存在一下子就增长到三位……更糟糕的是……少年偷偷的看了眼呼吸越来越弱的老人,心中不由一阵叹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唯一有能力与他们正面交锋的大持剑者,仓促迎战之际直接减员一人,赫姆提卡的秩序侧与混沌侧的强弱之势,转眼间变得不明朗起来——甚至因为敌暗我明的缘故,秩序一方还可能会处于劣势。

    真是伤脑筋。

    仔细想想——形势之所以会变得如此的严峻,可能还与他脱不开干系。

    针对他的围杀,很有可能是烟暗诸卿们设下的一个局,一方面确确实实有将尤利塞斯赶尽杀绝的打算,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借由这场杀戮吸引荣光者与教团的注意,出其不意歼灭秩序侧的有生力量,改变双方在赫姆提卡的实力对比,在未来的争端中占据更为主动的地位。(附注一下,这里是艾米的主观臆断)

    现在看来,混沌教徒们的谋划无疑是成功的,除了自己侥幸生还这个小小的瑕疵之外,所有的目标几乎都超额完成,连大持剑者这个级别的巅峰战力都陨落了一人,上层区那些大人物们有的要头痛了。

    不,只是快死,还没有死。

    视线掠过老人还在微微起伏的胸膛,年轻的荣光者在心底纠正道。

    每一位还活着的顶峰强者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想清这一点后,他清了清喉咙,不无恭敬的望向生命体征渐渐衰弱的老人:“大持剑者阁下,恕我冒昧,以您的所立下的功勋,不应长眠于此。”

    “死者的憩所自由全知全能的主决定,凡世的荣耀在天国根本无足轻重。”老人挑了挑眉头——因为毛发早已脱落,这个动作在他做来颇有点不伦不类,“所有的荣光者都是天生的伪信者,哪怕你们对教典研读的再精深,也注定无法洗涤与生俱来的罪孽,注定无法升入主的国。”

    “听上去您似乎知道我是谁?”少年并不打算和一个宗教信徒争辩宗教教义。

    “艾米·尤利塞斯。”形同枯槁的老人似乎也不打算劝他皈依,没有就刚刚的问题继续深入下去,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反倒挤出一个笑容,“你妹妹当时哭得可惨了,我想不记住你也不行。”

    尤莉亚吗……

    荣光者不禁沉默,好一会儿后才抬起了头:“她还好吗?”

    “你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老人没好气的回道,“不过你们荣光者的能力倒是千奇百怪,死而复生这种能力出现在你们身上我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哦。”艾米淡淡的应了声,看来他假死的效果比预计的要好很多,不仅烟巫师阿尔弗列德没有发现,就连教团也被他成功骗过,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像这次这样的情况,他不想再遭遇哪怕一次,“我死了多久。”

    “加上这天刚好三天。”教团的大持剑者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死后三天复活——还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能力。”

    “也是很没用的能力。”对于荣光者而言,隐藏自身能力几乎成为一种本能。

    “能力有什么有用没用的,关键时刻能让你活下来的能力就是好能力。”老人似乎感慨颇深,“像我,就算有涵盖五大领域攻防皆备自成体系的能力又怎样?还不是被那群狗娘养的家伙揍得满头是包,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

    “那是您以一敌三。”少年适时的称赞道。

    “屁的以一敌三,追捕烟暗众卿这样的棘手人物,我哪敢一个人去?”老头子一点没有领情,先民曾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许是因为死亡将至,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持剑者少有的显露出真性情,“结果突然从草丛里又蹿出两个烟名单上的狠角色,一下子阵脚全乱,要不是我豁出命去,恐怕一个都走不了。”

    “不至于吧,烟暗众卿有那么强吗?”在艾米看来,大持剑者、烟暗众卿与天选之人同为顶峰强者,个体的实力就算有差别也应该相差有限,“我记得教团留守在赫姆提卡的大持剑者同样有三人……”

    “至高之塔必须有一人坐镇。”老人不无烦躁的摆了摆手,“本来就是以多打少,再加上出其不意,就算运气不好全军覆灭也属正常。”

    “原来如此。”少年点点头,“冒昧的问您一句,您刚刚说的五大领域是?”

    “是教团对于能力体系的一种划分方式,”教团的大持剑者摇摇头,“也不是什么大的秘密,看在你能陪我走过最后一程的份上,我就破例告诉你吧——根据能力的具体表现,教团将能力在大体上分为五大领域,它们分别是强化系、变化系、操作系、塑能系以及特异系。”

    “其实这五大领域很好理解,”老人的谈性正佳,况且这些知识在赫姆提卡这个地方或许很宝贵,但放在真正能够决定秩序疆域未来走向的大势力眼中,不过是每个学徒入门前就会被告知的基础,“强化系旨在通过能力强化自身身体素质或是强化防具、武器之类充当身体的延伸的物品;而变化系则是**变化,诸如变成狼、老虎、狮子或是神话传说中的幻想种都可以被归入此类,至于改变容貌和身体的局部变化亦然;操作系又被称为控制系,这个概念很难在短时间内解释清楚,具体说的话就是操纵大气、操纵植物、凌空摄物之类的,塑能系相比下就很好解释,顾名思义,就是塑造能量的能力,这一类的能力者能够凭空召唤火焰,召唤闪电,在战斗中是最危险的存在——无论对敌人还是他自己;最后剩下的特异系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垃圾场,其它四类难以解释,难以收容的能力都可以往这里面放一放——你的死而复生,很明显可以归于特异系这一类。”

    “谢谢您。”年轻的荣光者真心实意的道谢道,缓了口气,定了定神,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向面前的佝偻老人深鞠一躬,“阁下,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想要求教于您——在这个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可以让我变强的办法?”

    “你想要变强?”教团的大持剑者顿了顿,不由摇头,“那么我问你,强大的概念是什么——是强大的力量,是出众的智慧,还是与众不同的能力?”

    “大抵是……”艾米有些羞耻的摇了摇头,在短暂的缄默之后,直视着老人浑浊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足以掌控自己命运的强大。”

    教团的大持剑者沉默。

    好一会儿后,他才长叹一口气:“真是个会难为人的小家伙……将自己的命运攥入掌中,这是多少人为之奋斗终生也求之不得的水中花与井中月,如果你真想成为能够掌握自身命运的人,我可以告诉你——做不到,即便是烟暗众卿与大持剑者也做不到,或许在凡世之中,唯有真真正正的天选之人才有一线希望。”

    “所以——”

    略微拉长的声调之后,是铿锵有力的吐字。

    “以成为天选之人为目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