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三丰收祭的偶遇(特别篇I)
    丰收祭。

    这是赫姆提卡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并且没有之一。

    在任何一个工业体系尚未成型的农业社会,粮食的丰收都是一年中的头等大事,即便是在先祖崇拜更甚于偶像崇拜的赫姆提卡亦是如此——每到一年的秋后,下层区都会组织盛大的花车巡演,平日里勤勤恳恳操劳无怨的广大民众们也会暂时的放下手头的繁重的工作,加入这片欢乐的海洋。

    既是为了欢庆丰收,也是为了犒赏自己。

    及时行乐。

    而当艾米折返之际,正巧撞上了这难得一见的盛大庆典——在荣光者所居住的上层区,尽管每年的这个时候也会举办丰收祭,并且不管从场面的浩大程度,还是花车装扮的豪华程度都比这里高上不只一个量级,但在参与的热度与氛围上,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下层区相提并论。

    毕竟,为期三天的丰收祭,对于大部分下层区的民众而言,是一年之中仅有的三个休息日,亦是唯一一个能接触到外面花花世界的机会。

    几乎所有人都对这场一年一度的庆典饱含热枕之情,但这些人之中唯独不包括艾米——如果是平时的话,年轻的荣光者倒不介意在庆典中游玩一番,可是现在嘛……抱歉,他真没这个心思。

    一来下层区局势不明,贸然活动很可能招惹上本不应该招惹的麻烦;二来则是他现在可谓是身心俱疲——从烟巫师阿尔弗列德手中逃生本就消耗掉了他大量的心力,和教团大持剑者与白衣主教的谈话,也称不上轻松愉快,一来二去,尽管在这之间有好好的休息了“三天”,但那诡异莫名的假死状态并没有缓解他的疲劳,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惜天不从人愿。

    归家的路上意外的遭遇到了巡演的花车,人山人海的熙攘场景令他望而却步。

    “真是麻烦。”

    以手扶额的抱怨着,少年决定绕道。

    下层区的交通网络并没有太多行政规划的痕迹,如果是不熟悉附近情况的人,即便是拿着地图,也会被这里杂乱无章有若一团乱麻的羊肠小道晃花眼睛,根本就辨不清东西南北——好在艾米已经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出于逃亡的考量也刻意记忆过这些隐蔽性极强的秘密小道,轻车熟路倒说不上,可行走起来却也无碍。

    一步一步,悠悠然的闲逛着。

    年轻的荣光者罕见的感到了几分惬意。

    仔细回想起来,这一段时间发生在他周围,或者围绕他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他已经有很久没像现在一般放空心灵享受生活——在父母离奇失踪之后,打破兄妹二人平静生活的是烦不胜烦的暗杀者,以及对尤利塞斯抱有某种觊觎的其它荣光者家族;而为了应付他们,他不得不尤莉亚送入教团,孤身前往下层区,开始新的生活;可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没多久,满脑子就只有肌肉的巨人保罗不知道受了谁的怂恿一直孜孜不倦的找他麻烦;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解决这个麻烦时,又意外的卷入了下层区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招惹到烟暗公会这群玩弄禁忌技术的疯子;更让他有苦难言的是,明明只是去上层区上报下情报,竟然会遭到烟巫师阿尔弗列德的围杀——喂,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没落荣光者,至于出动烟暗众卿吗?真是见鬼!

    好在,以上这些他全部挺过来了。

    被这样折腾还没死某种程度也能称得上幸运吧?少年默默地想到,随后不禁哑然失笑——没死么……好像之前光是往上层区走一趟就死了三次,再加上先前死在雾夜杀人鬼手中的一次,和父母失踪后最开始遭到袭击的那几次,林林总总少说死了七八次,如果不是能力独特,恐怕他和尤莉亚早就死在这该死的命运之中了吧。

    嗯……尤莉亚。

    想到自己的妹妹,年轻的荣光者不由长吁一口气。

    说到底,女孩子家的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作为哥哥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这件事他总感觉空空落落的,仿佛会再一次的失去自己的妹妹。

    等等——再一次?

    一定是我脑袋抽了。

    艾米摇摇头,些许的口误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尤其当他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时候,脑海中总是会突兀的蹦出类似的谬误,而对此他早已习以为然。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继续在巷道中深入,小巷内的行人也渐渐的少了起来——其实这些“秘密”通道生活在附近的人基本都知道,但敢走的人却不多,下层区的主干道虽然每当丰收祭来临就变得拥挤非常,却也相当的安全,除了在人挤着人的时候需要担心下小偷扒手,完全不用害怕诸如抢劫之类的恶**件发生在自己身上。

    下层区的治安……一向是个大问题。

    尽管皇帝米开朗基罗下了大力气整治治安,可在各个势力盘根错节的下层区,单纯依靠巡逻队很难有所作为——即便最近几年的治安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这仅仅局限于人流密集的主干道,像这类蜿蜒曲折的小巷道依旧是恶**件的重灾区,如非必要,普通人一向是敬而远之。

    就算是丰收祭这样的好日子,了不起也就抄下小道,不会过于深入。

    接下来,一如他所料,伴随着他逐渐的深入,周围已经看不到往来的行人——如果平时的话,倒会有那么些恶党盘踞,但在丰收祭这个一年难得一遇的好日子,不去凑热闹的家伙可不会太多。

    或者说根本没有。

    胡作非为的恶党中要么就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要么就是血气方刚容易被蛊惑的小伙子,前者在手下寥寥数人的情况下不具备行恶的能力,而后者则处于一个对所有新鲜事物都感到强烈好奇的人生阶段,对这般盛大繁华的大型活动不具备抵抗力,十有**会跟随人潮一齐参与庆祝活动,在热闹喧嚣的街道中流连忘返。

    当然,艾米不会太过关心这些不成气候的恶党的去向,这些事情只是在脑海里一掠而过,随后便淹没在了各类的遐想之中。

    真是难得的放松啊……

    四下无人,少年眯起眼,享受着微风的轻抚。

    然后——

    整个人如同被铅制炮弹击中腹部一般蜷缩起来,在一个踉跄后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上一步,重新平衡身体的重心。

    “呜……”耳畔传来女孩子的吃痛声,但不过片刻她便已缓了过来,捂着脸不无怒气的说道,“你这个家伙,是属猫的吗?怎么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啊?”突遭袭击的少年以饱含疑问的发语词作答,然后下意识的顺着对方的话头的进行道歉,“对不起……”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似乎……被撞到的人……是他?

    “等等——”堪堪回过神来的艾米此刻才望向离他大概只有一个拳头、或者更短距离的烟发少女,“我应该是受害者才对吧?冒失的小……小姐。”

    考虑到对方的身高,他多加了一个小字。

    “小小姐?我讨厌这个称呼。”女孩从外貌上大约是十五六岁初长成的少女,但在身高上……大概只到少年的小腹上端,是个名符其实的小家伙,“明明是你这家伙突然一下,像河道里的暗礁一样突然的冒了出来,我怎么会撞到人呐……不过说来奇怪……为什么我会没看到你啊?”

    “……”

    年轻的荣光者还是第一次见到撞人还怪被撞的人突然蹿出来的家伙,而且还那么的理直气壮,果然女人这种生物……就是任性的代名词。

    “总感觉你在想很失礼的事。”任性的女孩儿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突兀的冒出了这样一句,随后摸了摸微微有些泛红的鼻子,“不过算了,反正没受什么伤,这次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啦。”

    “……”大人?有大量?艾米再次回以沉默。

    “那么就当没碰见我吧,再见了,不存在命运长河的……”女孩冲她挥了挥手,然后在正准备道别时动作忽然僵了下来,俏皮的语调一下子消失不见,不无苦恼的挑了挑眉头,苦着脸说道,“果然呐……命运无处不在。”

    “……”

    面对突然神棍起来的女孩,少年正在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扭头就走。

    就当是碰上神经病了吧。

    他这么想着,决定不和精神有问题的人继续计较。

    然而正当他准备就此离开之际,烟发烟眸的娇小女孩猛地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以此抵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或许是动作太过直观,他一下的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但他可不打算陪她胡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直白的提出了质疑:“小小姐,有什么事吗?”

    他又不是爱心过剩的家伙,才不会陪小女孩做无聊的扮家家游戏。

    尽管对方很符合他的审美,也确实很漂亮、很可爱。

    但毕竟只是个自我意识过剩,还会疯言疯语的小鬼。

    小小姐?女孩气呼呼的握紧了拳头——这家伙,给他点颜色就开染缸吗?

    嘛……反正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长时间,就当对死者理所当然应该表达的宽宏大量吧。

    嗯嗯。

    她不住的点着头,一面提醒着自己:我果然是个相当仁慈的人。

    “请保持安静,蚂蚱同学。”女孩儿一本正经的说道,很认真的凝视着少年那漆烟的发亮的瞳仁,大约三个呼吸后才继续道,“我正遭受一个相当相当可怕的怪物的追杀——如果被他发现,大概会被他抓回他的巢穴,然后遭到惨无人道的囚禁。”

    “……”或许还是个中二病?再次无言以对的荣光者不禁想到。

    但在女孩的注视之下,心灵的某处不可思议的柔软了下来。

    ——无论在任何时候,小孩子总应该保有任性的权利。

    他想到,随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