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四史上最凶最恶之兽(特别篇II)
    脚步声渐渐临近。

    会是什么人呢?是这孩子的父母,还是某个囚禁公主的恶徒?

    到最后艾米到底动了恻隐之心,无论这孩子到底是不是精神存在问题,又是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重度中二病,单是任由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在人迹罕至、恶党盘踞的混乱巷道中乱跑这一点,他就无法坐视不理。

    嗯……他总是拿小孩子没办法。

    如此想着,他注视着身侧的娇小女孩。

    这也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个神神兮兮的女孩,综合身高与容貌来看,女孩的年龄应该是在十三到十四岁之间,烟色的眸子中充满了孩子式的天真散漫,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的乌烟长发一直披散至脚踝,皮肤有一种不正常的苍白,近乎病态的白,而且握住他的手仿佛没有温度一般,冰凉冰凉的让人很是疼惜——从这来看,倒是符合她被囚禁的说法。

    不知不觉间,他对女孩的恶感降低了很多。

    而就在这时。

    来了——

    烟发烟眸的女孩偷偷的朝他做了个口型,随后拉着他贴着靠近拐角处的墙壁站立,四下张望一番后,再一次的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艾米点点头表示理解。

    尽管他根本就不在意会不会被发现,也根本不认为这样蹩脚的躲藏方式能够起到作用,但既然已经陪这个神秘兮兮的女孩儿玩到这一步了,也没有必要在中途翻脸,反正需要面对的了不起也就是一个混混而已。

    是的,一个。

    从脚步的声音不难判断,到来者只有一人。

    然而当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拐角处的时候,年轻的荣光者瞳孔却不禁一阵不自然的收缩,如果不是手上那微凉的体温还在提醒着他身边还有女孩的存在,恐怕少年会第一时间和拐角出现的人打招呼。

    是张熟悉的面孔。

    狄克,骰子屋七使徒之一的狄克。

    出于谨慎,也出于疑惑,他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结果的来临。

    毕竟像女孩这样只是简单的找一个视线的死角,就想瞒住狄克这样出色的情报搜集人员,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要说刻意的搜索,只要稍微张望一下,身前没有任何遮蔽物的他们一定会暴露在视线之下,没有任何幸免的余地。

    只是……

    为什么她的心跳还是那么的平稳?

    艾米挑了挑眉头,在女孩的身上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紧张的情绪,甚至……他微微错开视线——不知是否是错觉,他感觉女孩不仅对近在咫尺的威胁没有丝毫的在意,反而将更多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身上。

    感觉有哪里不对……

    少年隐隐察觉到,女孩的身份很有可能不像她表示的那么简单。

    但现在可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年轻的荣光者还分得清轻重缓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应对好随时可能发现女孩与他的狄克——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开罪骰子屋,导致自己失去目前唯一能称得上可靠的情报来源。

    那么该怎么解释好呢?

    一边注意着金发碧眸美少年的动向,艾米一边思索着可以两全的应对之策,但出乎预料的是,狄克似乎有什么非常紧要的事要去处理,一直到背影消失在巷道的深处,都没有用眼角的余光扫上哪怕一眼。

    真奇怪?

    难道只是路过而已……

    也只有这种解释能说得过去了。

    他如此想着,但从女孩那舒缓一口气的表情来看,恐怕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好了,多谢你的配合啦,蚂蚱先生。”女孩以看珍惜动物的目光围着他上下打量一周后,不由莞尔一笑,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就此别过,不送。”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句有点莫名的熟悉……

    年轻的荣光者眯起眼,然后——

    “喂,蚂蚱先生,我虽然知道我很有魅力,但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女孩泪眼摩挲的看着抓住她的手的少年,怯生生的说道,“我怕疼。”

    “……”艾米再一次认识到他和眼前这个女孩没有哪怕一点共同语言,“姑且不论蚂蚱先生这个乱七八糟的称呼是怎么一回事,你和刚刚过去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要指望用被恶龙囚禁的公主这一套说辞来糊弄我。”

    “因为你就像秋后的蚂蚱一样蹦跶不长了嘛。”烟发烟眸的娇小女孩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至于刚刚过去的那个人……其实他不是人,而是比恶龙更可怕的兽,史上最凶最恶之兽。”

    她一脸后怕的表情。

    “什么叫秋后的蚂蚱蹦跶不长?”少年挑了挑眉头,他对眼前这家伙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还什么史上最凶最恶之兽……真当别人是傻瓜吗?”

    “哎?你听得懂。”女孩一脸的惊奇,随后了然的点了点头,“也对,这句话从语境和语义上也可以理解通顺,是我欠考量了。”

    “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好半天,他才从口里挤出这几个字。

    “哎?”女孩又是一脸的惊奇,还重新上下打量了少年一番,在几个呼吸后才不无赞叹的说道,“还看不出来,你竟然能知道智商是什么——蚂蚱先生,你的身上有不少值得挖掘的秘密啊。”

    冷静——要冷静——

    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已经站在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上的荣光者语气骤然转冷,用几乎不存在情感的语调陈述道:“姓名、性别、年龄——还有现居住地址、工作地点——请全部交代清楚。”

    “你这是侵犯个人**!”女孩对此怒目以示,但在碰了一鼻子灰的后,反倒红着脸扭捏了起来,“三围信息需要么……”

    “如果你愿意提供的话,我不介意。”艾米刻意板着脸,以无机质的语气说道。

    “艾米·尤利——”意识到自己说出本不应该说出的话的女孩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的怒气也随之一并消泯,“法官大人,我招了,我全部招了,我的名字是艾米·尤莉,性别男,年龄是永远的十七岁。”

    “就没一句是真的。”年轻的荣光者一言否决。

    “谁说的?”女孩鼓起了腮帮子,“臣妾可是句句属实啊——自列王时代宣告终结以来,赫姆提卡城没落的荣光者家族好歹也有几家,我是尤莉家的艾米又怎样?而且我是男孩子又有什么错?你是不是大女子主义者,看不惯男孩子长的比女孩子还漂亮?还是说你想借这个理由亲自确认一番?”

    恍然大悟的艾米·尤莉捂住自己的裙子,红着脸啐道:“变态!”

    “你是艾米·尤莉我信,你是可爱的男孩子,我也信。”荣光者面无表情的说着他压根就不信的话语,“但唯有一点,你说你自己是永远的十七岁,我根本不信。”

    “华生,果然这句是破绽吗?”女孩摸了摸下巴,说着意味不明的话,然后略有些无奈的收起脸上的笑意,“好吧,渺小的凡世之人,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我就是象征终焉的魔女,司掌命运的尊崇之人,凡人的性别与年龄于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汝,知否?”

    中二病真可怕……

    艾米不由想到,在三个呼吸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的就好像真的一样。”

    “本来就是真的嘛!”女孩像炸毛的猫咪一般跳了起来,可是在少年的注视之下,不自觉的偏开了头,用低如蚊呐的声音说道,“嘛……虽然是掺杂了一点私货,但大部分都是真的,嗯,我保证。”

    她拍了拍自己贫瘠的胸部。

    从这一点来看,倒是相当的像男孩子啊……

    年轻的荣光者默默的想到。

    “总感觉你好像在想非常失礼的事情。”女孩皱起眉头,“难不成是在诟病我的年龄——那你可真没眼光,像我这样的万年合法萝莉可是稀缺资源呢。”

    中二病真可怕……

    再一次的确认了这一点,少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没有说话,没有去纠正她在年龄上存在的错误认知——无论是和一个十二三岁的未成年小女孩讲道理,还是和一个重度中二病讲道理,都是一件非常白痴的事情。

    不过……和完美糅合了中二病、小女孩这两大要素的家伙纠结了半天的自己……某种程度上也是非常的白痴。

    算了,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放手吧。

    已经感到心累的艾米不打算继续将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地方,多少有些有气无力的问出了最后的问题:“那么象征终焉的魔女小姐,司掌命运的崇高之人女士,请问你和刚刚跑过去的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都说了是最凶最恶之兽。”女孩打了个哈欠,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你还想说他是六六六之兽吗?”少年叹了口气,凝视着对方那有若烟珍珠一般乌烟明亮的大眼睛,“我是认真的,不要再试图愚弄我。”

    “我也是认真的。”女孩寸步不让的答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比启示录之兽还要可怕,还要凶残的怪物。”

    “启示录之兽么……”年轻的荣光者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不由微微失神。

    “没错,远远凌驾于启示录之兽的最凶最恶之兽,那就是每逢节假日必定出现在你家中,破坏你的珍藏,毁灭你的日常,你还打不得、骂不得的人类永远之敌。”烟发烟眸的女孩儿深吸一口,眼中不自觉的掠过一抹惊俱,“——被无数人心惊胆战的称呼为熊孩子的究极存在。”

    “……”中二病真可怕。

    艾米·尤利塞斯第三次确定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