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六寻找走失的花车(特别篇IV)
    快乐,有时候真的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注视着舔食着如同云朵般软趴趴蓬松松的彩虹糖的女孩,凝视着她那不经意流露出的甜美笑容,少年的嘴角不禁勾勒出一个温柔的弧度。

    还真是个孩子啊……

    他多少有些感叹的想到,或许是回忆起了过去带着妹妹吃棉花糖时,那种简单却纯真的快乐,不仅最开始因为女孩任性而产生的恶感已彻底消退,还在与女孩的相处的过程中意外的有了几分温馨的感觉。

    不差。

    他咬了口手上的彩虹糖,很甜,很腻,其实并没有多么好吃——但里面承载的却是一份沉甸甸的幸福,一份难以追溯的遥远回忆。

    那是哥哥对妹妹的承诺,也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许愿,更是曾经年少无知的天真岁月为早已被打磨的坚硬似铁的心灵,留下的唯一柔软之处。

    “哥哥,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恍惚之间的荣光者似乎看到了记忆中女孩那娇嫩的容颜,凝视着如珍珠一般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微微泛红的眼睑中滑落,既落在了她的身上,也落进了他的心中。

    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忽然有点发酸。

    “你哭了啊。”身侧女孩那略带疑惑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惊醒,“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而哭泣,但看在刚刚糖果的面子上——喏,这是纸巾。”

    “没什么,只是刚刚想起了一些事情。”艾米接过尤莉递来的纸巾,轻轻擦拭眼角的湿润与脸上留下的泪痕,“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是初恋?”女孩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不,”少年摇摇头,“是某些再也记不起来的事情。”

    “真是新奇的说法,”尤莉微微眯起眼,姣好的容颜上意外的流露出似猫一样优雅而魅惑的表情,“也真是一个不坦诚的小鬼。”

    “随你。”艾米耸耸肩。

    如果在平时,他或许会嘲弄一番女孩的故作成熟,或是为自己争辩一番,但现在实在是没有这份心情——记忆中出现的的那个女孩大约也就十一二岁,与他有着一般无二的烟发烟眸,但穿着的风格却很是熟悉且陌生,与赫姆提卡乃至整个世界大相径庭,衣服所使用的衣料不是丝,不是绢,更不是普通人使用的麻布,而是某种更具质感也更加轻柔的材料,整体的卡哇伊风更是充满了一种这个世界看不到的调,与这个被烟暗逐渐侵蚀的世界有一种格格不入感。

    她会是谁?

    自己的妹妹么……

    可与尤莉亚完全不像嘛,记忆中也找不到她所留下的任何痕迹。

    仿佛只是一个惊鸿一现的幽灵一般,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又突兀的消泯,最后留给他的只有恍若有所失的空洞感,与深深的酸楚感。

    一定、一定对他是很重要的人。

    然而……却忘记了她的存在。

    鼻子不禁一酸,漆烟的眸子不禁湿润起来。

    “还要纸巾么,爱哭的大哥哥?”女孩不无担忧的抬起头看着他,随后轻轻的叹了口气,“纸巾倒是要多少有多少,不过……跟一个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爱哭鬼走一起,我总有一种自己很逊的感觉。”

    “拜托——”刻意拉长也提高的音调,“你又不是有资格放肆哭泣,赢取其他人怜悯与同情的小孩子,给我多少拿出点男子汉的气概来啊!”

    艾米一愣,但下一刻,面部的肌肉却不由痉挛起来。

    “喜欢她就上她啊,”外表稚嫩的娇小女孩,肆无忌惮的说着成年人也不敢说出口的惊世狂言,“连上她都不敢上,还谈什么爱她——说到底,你对她的爱终究只有这点程度,也只有这点觉悟,只能在这里自怨自艾,只能在这里哭哭啼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畏缩不前,止步不前——真是……让人瞧不起。”

    你什么都不知道!

    少年下意识的想这么反驳,但在短暂的停顿之后,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说的很对,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只会让人瞧不起。”尽管尤莉说的和他想的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但是其中的道理是相同的,沉浸在过往中自怨自艾、止步不前,对现状不会有任何改善,只有真真正正行动起来才能弥补心中的空洞,以及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遗憾,“非常感谢你的提醒。”

    “哈哈,谁让我是无所不能的魔女殿下,快臣服于我的石榴裙下吧,少年。”女孩佯作成熟的说道,但眉宇间确实别有一番风情。

    “这个嘛,”对于尤莉的挑衅,艾米只是伸出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还是等你再长大一些吧。”

    ——摸摸。

    似乎手感还挺不错的?

    “艾米·尤利塞斯!”女孩仿佛炸毛猫咪一般的表情,让年轻的荣光者心中升腾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愉悦,“你会后悔的——绝对会的——唔……你干什么?”

    她后退两步,一脸警觉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都变成张牙舞爪的小花猫了,”艾米颇为好笑的看着眼前如同流浪猫一般警惕的看着他的小女孩,晃了晃手上的彩虹糖糖衣,“看看你,全部吃到你脸上去了,五颜六色弄得满脸都是……真像只贪吃的小猫。”

    “算了,”尤莉低着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忽然别过头去,“看在彩虹糖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感谢魔女殿下大人有大量。”少年也适时的退了一步。

    “嘛,嘛,”小女孩露出小猫被摩挲下巴的舒服表情,“大人有大量,这词还真不错,看不出来你多少还是有点眼光的。”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年轻的荣光者低声自语,视线掠过重新舔食着彩虹糖的尤莉,心中却不禁想起先前不经意间提到的几个词汇,“棉花糖还好说,可能是与彩虹糖类似的糖果,可卡哇伊这个词……完全理解不能,也意味不明。”

    貌似指代的是可爱的意思,然而卡哇伊和可爱到底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有没有引申的涵义……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艾米——”身侧的女孩忽然呼唤起他的名字,“我要这个!”

    “这个啊……”艾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一片色彩缤纷的海洋,“是梦幻泡泡啊。”

    “怎么了?”尤莉注意到他的迟疑,“有什么问题吗?”

    “梦幻泡泡大量积聚在一起确实非常的好看,但单个买的话,只是一个不断变换色彩的气球,而且保存时间很难超过三天,如果因为一时冲动而付诸行动的话,之后很容易滋生后悔的情绪。”年轻的荣光者解释道,“当然,如果你不介意单一的色调变换和短暂的保质期的话,倒是可以买几个尝试一下。”

    “那……先买一个吧?”女孩迟疑了一番,还是伸出了手指,“保质期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反正我也就这几天能够好好玩闹一番。”

    她的声音不自觉低沉了下来。

    “还真是严苛的家教啊。”艾米感叹道,看得出来,尤莉的确不经世事,尽管某些方面早慧的有些莫名,“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你还是多外出走走比较好……总该不会是狄克真的囚禁了你吧?”

    “不。”女孩从色彩缤纷的海洋中挑选出了一个比她手掌略大的泡泡,在手里拿捏把玩一番,“我是尽可能的想让她在我身边陪伴的更久一些。”

    “她是你妈妈?”少年问道。

    “算是吧。”尤莉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有空你就多陪陪她吧,”年轻的荣光者从小贩手中接过找好的零钱,“像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多少有些伤悲。

    ——父亲、母亲、还有妹妹……现在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

    “抱歉……”女孩想了想,把手上还没吃完的彩虹糖举了起来,“来,吃糖,吃了就没必要哭泣了。”

    “……”

    算起来,面对这个被他称为尤莉的小家伙是第几次失去言语了?不过这一次不同以往,充盈在他心间的,是真真正正的感动。

    “啊——抱歉。”然而女孩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的感动化作了齑粉,“我差点忘了这是我吃过的,这可不能给你吃了,不然我们岂不是……岂不是……”

    红彤彤如苹果的脸颊已经说明了她此刻的心情。

    “没关系的,吃亏的可不是我。”艾米心情愉悦的笑出了声,但只是在数个呼吸之后便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轻抚着女孩柔顺的长发,“不过……还真是谢了,尤莉还真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孩子。”

    “孩子么……”女孩眼中掠过一抹阴郁,“我可不是小孩子啊。”

    然而对此少年一脸恍然的点着头:“嗯,是小大人了。”

    切——

    尤莉低啐一口:真敷衍。

    可是心中却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不同于与狄克他们照顾与被照顾的关系,也不同于其他人面对她时的百依百顺,眼前这个荣光者,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真正以平等的态度与她交流的人,哪怕时间短暂,哪怕他总把她当做小孩子看,总是非常无礼的去摸她的头,但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真的非常非常愉快。

    然而……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终会如流星一般消逝在夜色之中。

    不是因为其他,而仅仅是因为“她”想让他死。

    所以——

    他的生命注定短暂。

    有若烟花般璀璨而短暂。

    烟发烟眸的女孩儿默默的抬起头,凝视着昏暗的天色下绽放的花火。

    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有点发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