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七为世界许下美好的希望
    已经结束了吗?

    烟花的燃放标志着庆典的结束,尽管丰收祭持续的时间通常为三天,但最具备节日气息的首日,无疑在此刻落下了帷幕。

    “看来我们不必去找花车了,”艾米犹豫着要不要现在送尤莉回家,但看着依旧一脸雀跃的女孩,他心底的柔软终究有所触动,轻轻叹了口气,收拾打点了一番心情,以轻松明快的语调问道,“还有想去玩的地方么?”

    “巡演已经结束了啊……”女孩的心情多少有些失落,低垂着眼睑好一会儿后才重新恢复元气,相当有活力的挥了挥小拳头,“那我们去祭典现场许愿吧,播种下来年可以丰收的愿望。”

    “这个主意不错。”年轻的荣光者点点头。

    虽然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位主管丰收的神明,也并不认为依靠先祖的庇护能够心想事成,但少年并不介意在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播种下自己的愿望,播种下对来年的希冀与期许。

    “那还用说,”尤莉得意洋洋的翘起了下巴,“也不看看是谁想的。”

    “再翘连猫尾巴都要露出来了。”看着女孩得意忘形的样子,艾米又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你还真是不经夸,要是没碰到我,你在小巷中肯定就被人卖了,以你的性子说不定到被卖后还会傻乎乎的替别人数钱。”

    “要你管。”尤莉冲他龇了龇牙,不再和他说话,但小孩子多变的天性总是难以磨灭,还没过三分钟,她鼻翼忽的耸动两下,视线来回的在街边的摊点上巡视,最后锁定了不远处一个烟雾缭绕的摊位,“那里、那里——”

    她踮了踮脚,拉了拉少年的衣袖。

    “不是说不要我管的吗?”艾米刻意板起一张冷漠脸,然而还没持续三秒,就彻底的笑岔了气,不要调笑道,“怎么需要付钱的时候就想到我了啊?”

    “你听错了,”女孩一本正经的诡辩道,“我说的是要你管。”

    “……”仔细想想,好像是这样没错——摇摇头,年轻的荣光者决定不和一个小女孩儿斤斤计较,视线在她所指出的方位微微停驻,“是想吃烧烤吗?事先申明,那个可以吃,但不能多吃,我最多给你十五个银币。”

    严格来说,银币不是银托尔,但很少有人会去细分,因为二者是等值的。

    在列王的时代,人类使用的是以托尔命名的货币体系,但在城邦分崩离析后,原有的经济体系也在漫长的时光中发生了畸变,得益于荣光者集团的相对稳定性,金托尔的市值相对固定,但早先在市面上流通的银托尔和铜托尔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无法满足区域经济的恢复与发展,发行一批新的货币势在必行。

    赫姆提卡地区并没有金矿,却有相应的银矿和铜矿,在经济学、货币学相关专家的研讨下,增铸了新一批的银币与铜币,尽管在外观上与市面上流通的银托尔、铜托尔有一定的不同,可含银量、含铜量相差无几,除了银托尔和铜托尔因数量稀少的缘故而具备一定收藏价值外,二者在流通市场上通常可以等值处理。

    “啊,才十五个银币啊。”女孩对此表现的颇为失落,以乞食的小狗一般眼泪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他,“艾米哥哥,能不能再多一点。”

    “一点是吧。”少年微微眯起眼,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给。”

    “还真给一点啊——你还真会想。”尤莉摊开手掌,可怜巴巴的看着还在打着转的铜制硬币,“看来你真是把铁公鸡本色演绎的淋漓尽致。”

    “谢谢夸奖。”

    嗯,铁公鸡应该是夸奖……吧?并不想和女孩计较的荣光者这般自我安慰着。

    “你还真当是夸奖啊。”尤莉一脸惊讶,但旋即恍然,“算了,一时半会和你也解释不清,我先去买烧烤了——嗯,不用担心我会被人拐跑,更不用担心我被别人拐跑了还帮别人点钱。”

    说完,她扬扬手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个子小还真有好处。

    艾米看着涌动的人潮不禁想到,稍稍犹豫了一阵后,选择了等待。

    说归说,其实被她称为尤莉的女孩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虽然有点娇气,有点傻气,但偶尔的确会流露出超越年龄的成熟气息——总体来说,除非是偏僻小巷那种恶党盘踞的地方,她的安全其实不需要他操心。

    只是清楚归清楚,他心底多少还有点担忧。

    “当当当——”然而还没等他将担忧转换为焦急,女孩的声音便再一次在他身边响起,相当爽快的将一个餐盒塞到了他的手里,“给,你的那份。”

    “额……谢谢。”少年微微有些愣神,“抱歉,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尤莉白了他一眼,“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十五个银币,就算不考虑体重的问题——这种油炸烧烤吃多了也会致癌。”

    “致癌?”年轻的荣光者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词。

    “解释起来很麻烦的,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女孩一边咬着被烤的通红的鱿鱼,一边发出支支吾吾的模糊吐字,“虽然我不太担心癌症这种东西,但对你们这些凡人来说可是不治之症。”

    “凡人啊……”艾米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很认真的凝视着女孩深烟的眸子,“尤莉啊,姑且先这么称呼你吧——”

    他顿了顿,而后一字一顿说道:

    “中二病是种病,得治。”

    “咳——咳!咳!”正在与串上鱿鱼做斗争的女孩一下子被辣椒呛住了,下意识的接过递到手边的水壶,连看也不看一眼,一口气猛地灌了下去,然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略显贫瘠的胸口,“谢天谢地,差点交待过去。”

    “不至于这么夸张吧?”少年皱眉。

    “没,只是惊到了。”尤莉用古怪的目光扫视了他一眼,“话说……中二病这个词你是从哪里听到的啊?”

    “从书里吧,应该。”艾米仔细寻思了一番,然而并没有找到答案,“我不是很能确定,但应该没有其它的可能。”

    关于他脑海中总是会蹦出意外不明词汇的事,不适合讲给陌生人听。

    “看来有老家伙手尾不干净,想要在赫姆提卡留下后手。”女孩独自嘀咕着,又一次抬头看了眼少年——说起来眼前这个倒霉蛋也是被某个老不死坑了,成为了这场棋局上微不足道的众多棋子之一。

    唉……如果能帮他就好了。

    可是……在这场超越世人想象的棋局之中,不要说她,就连“她”也没有资格成为高高在上的棋手。

    这是神祇与神祇的角力,怪物与怪物的较量。

    人类……从来就没有资格成为主角。

    就算是,也只是早已被规划好的剧本里的……主角。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不由挂起一丝苦涩的笑意——说到底,他们最初的抗争看似声势浩大,可到现在却发现根本不存在任何意义,只是从一个囚笼转移到了另一个囚笼,人类依旧不过是那些存在们的提线木偶。

    哪怕是“她”,也无法例外。

    “喂,回神啦,回神啦。”少年清朗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拉出,“真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容易走神的家伙——唔,不过走神还不会忘记吃串烧这点也确实蛮厉害的。”

    还真是无知者的幸福呢。

    略微偏过头扫了一眼身侧这个有着艾米·尤利塞斯名字的少年,他根本不知道尤利塞斯在这个世界上背负着什么,也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已沦为了某个老家伙参与棋局的棋子,还依旧懵懵懂懂生活在如琉璃般易碎的幸福之中,为了微薄且注定破碎的梦想而打拼着。

    “现在……”察觉到自己视线在男人身上驻留的时间有些太长,女孩在轻轻咳嗽两声后,不无尴尬的偏开目光,在傍晚那难得热闹的街道上巡视一番,“已经到祭典的现场了……好快啊!”

    “不要再耽搁时间了,晚上的赫姆提卡可不太安全。”

    年轻的荣光者对上一次拜访烟暗旅者伊格纳缇后所遭受的袭击记忆犹新,尽管短剑暗血所造成的伤势对人类来说很难处理,可妖魔就难说了,要是那个以雾夜为名的杀人鬼养好了伤势,并再度来袭,靠他现在的疲劳之躯,可没把握全身而退——更何况,身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安啦,有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尤莉霸气十足的发出宣言,然而她那娇小柔软的身躯却很难给人安全感,“在赫姆提卡,我可是当之无愧的no.1。”

    她挺了挺那刚刚开始发育的小胸脯。

    南波湾……那是什么?地名吗?艾米摸了摸鼻子,有点模糊的印象,应该是下层区某地的代称吧——算了,也没必要接话了。

    他决定行动起来。

    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向先祖、亦是向神明祷告。

    “希望……”应该向那无处不在的伟大存在许下什么愿望呢?和自己有关的完全可以靠自己去努力、去拼搏……果然呢,还是希望……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他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希望尤莉亚能够平安幸福。”

    “切,真是老旧的愿望,你这个死妹控。”尤莉吐了吐舌,她似乎比他先一步许完新年的愿景,“不过……倒意外像你的作风。”

    “作风,我有什么作风?”艾米有些惊讶,但他忽然有些好奇,眼前的女孩会许下怎样的愿望,“等等——如果只有你知道我的许愿,会不会有点太不公平了?”

    “谁叫你那么慢,”尤莉冲他扮了个鬼脸,“不过看在先前烧烤的面子上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嗯,听到之后可不要接受不了喽。”

    “我可不认为一个新年愿望有什么无法接受的。”少年回道。

    “嘛,人类总是在自寻死路的道路上孜孜不倦的探求着。”女孩笑嘻嘻的说道,然后面色骤然一肃,“这可不是开玩笑哦——我只是希望,这个一切业已注定的无趣世界早日消亡罢了。”

    咳咳——

    呛了一嘴辣椒的荣光者赶忙拿起水壶灌了一口。

    还真是吓了一跳,不过,还真是相当有她风格的愿望……

    “怎么样,被吓到了吧。”尤莉坏笑着说道,脸上完全看不出刚刚的严肃,“叫你害我差点呛死,这是一报还一报。”

    “……”艾米沉默。

    “别板着一张死人脸嘛,”烟发烟眸的女孩踮起脚拍了拍他的面颊,“多笑笑——啊,还有不许笑——我许下的愿望其实是希望你能够在来年中开开心心……”

    嗯,开开心心的走完余下的人生。

    非常抱歉,我所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

    女孩忽然有些忧郁起来。

    “抱歉,”突如其然的道歉让她不由一惊,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少年,“我一开始以为你是个熊孩子,是我错怪你了——感谢你的好意,你是个好人,不,是好孩子。”

    “呃,好人……”尤莉咀嚼着这个有些微妙的词汇,用相当诡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荣光者,“嘛,不知者无罪,你也是好人,好人先生。”

    好人个鬼啊!你全家都是好人哩!

    莫名其妙收了张卡后,不知道为什么玩性也淡了不少,女孩点点头:“今天下午也是谢了,我回家去了——”

    随后吐了吐舌头,再次扮了个鬼脸:

    “可不要做出尾随美少女这种绅士行为哟,好人先生。”

    “还有。”

    略微的停顿,以及拉长的声音:

    “我的名字是嘉苏,嘉苏的嘉,嘉苏的苏——你下次再叫我尤莉我可要生气了哟,嗯,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女孩的身影消失在了涌动的人潮之中。

    “嘉苏吗?”低低呢喃着女孩的名字,少年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转身没入人流之中,“还真是一个相当奇妙的人呐。”

    这么感慨着,一个先前被忽视的疑问不禁从脑海中冒出。

    话说……什么时候尾随少女成了绅士行为?

    艾米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