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达成共识
    “要证明我是艾米·尤利塞斯?”

    对持剑者提出的问题,少年多少有些惊讶,但也仅此而已了——几个呼吸之后,他便收敛了脸上的惊容,以平稳却不失有力的声音给出了回答:“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你应该是我的协力者才对,教团的持剑者小姐。”

    他眯了眯眼,隐藏起那双漆烟如墨的瞳仁,将生死一同置之度外。

    “请恕我直言,如此鲁莽的向素不相识之人挥动刀剑,可不是明智之选——教团在很多年前就放弃了对下层区的控制,如果这时候因为您的鲁莽而再失去一个了解当地情况的向导,最后导致歼灭人造妖魔的失败,我想……在短时间之内,教团也没有余力派遣第二位持剑者,弗兰克斯先生一定会对你大失所望。”

    “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问题。”金发碧眸的女剑士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

    “不是我需要关心的问题?”年轻的荣光者无视了依旧抵在他脖颈的利刃,并发出一连串的嗤笑声,“如果连并肩作战的队友是个怎样的人都不是我需要关心的问题,那么有什么是我需要关心的?”

    “牙尖嘴利。”持剑者的耐心所剩无几。

    “如果到现在你还这么固执己见,那么我也只有承认,我不是你要等的人。”艾米寸步不让的与之对视,“毕竟……碰上这么个协力者,早死晚死迟早一死,与其到最后被队友坑死,不如趁早绝了这份希望——只是可惜……看样子,还是要让下层区的妖魔鬼怪猖獗上那么一段时间。”

    “你……”少女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为了凸显你的权威,确定在队伍中的领导权,你不是打了场漂亮的伏击吗?”年轻的荣光者以仿佛事外人一般平淡的口吻说道,用伤痕累累的手臂,一点点拨开抵在要害之处的剑锋,然后起身,“不要说什么冠冕堂皇的漂亮话,我是不是艾米·尤利塞斯你应该最清楚——除了我之外在下层区有什么人能拥有这个等阶的身体素质,并且知晓人造妖魔是你此行的目标?”

    女剑士沉默。

    “艾米·尤利塞斯已死。”数个呼吸后,她才开口,翡翠一般纯净的双眸之中映照着少年的身影,“两天前,接到通知。”

    “是吗?”这样就多少有些说得通了,艾米点点头,旁若无人的活动着满是酸楚的身体,“看来你的消息有些落后,死后复活可不是你们教团独有的奇迹。”

    “所以——”持剑者将十字大剑重新背回身后,但冷冽的目光之中,依然保有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需要确认,协力者的身份。”

    “你需要我如何去证明?”年轻的荣光者笑盈盈的问道,眸光之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只有一片冰凉,“在这里……死上一次?”

    “我不介意。”女剑士摇了摇头,语调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平缓,“我想要知道的只有,你是否值得托付后背。”

    “如果是托付终身的话,我或许要考虑考虑。”大致了解到持剑者有着怎样性情的少年,不仅没有更进一步逼迫眼前的少女,语气反而轻缓了不少,“但如果只是托付背后的话,我想……不会存在问题。”

    稍稍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是值得信任的,如果不值得信任,弗兰克斯先生也不会让你成为我的协助者,更不会相信我的话,派你前来与我一道探寻烟暗公会隐藏的禁忌,找寻人造妖魔、人造半妖实验的线索,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彻底摧毁这个不遵循‘十诫’的烟暗组织——你说是不是?”

    “没错。”少女放下少许戒心,但显而易见的,依旧对他抱有相当的怀疑,“除此之外,证据。”

    “我需要证明吗?”年轻的荣光者摊开手,悠然自得的说道,“不、不需要,下层区只有我一名荣光者,这里的情报组织都有我的画像,附近的邻居都认识我——如果连这些都一道作伪,那么理论上除了我的能力本质外,你不存在任何确定此刻的我,是你所需要找寻的艾米·尤利塞斯的方法。”

    “但——”话锋在此刻一转,“你确定我会将我的能力本质告诉你吗?你不会不知道,保持能力的神秘性对我们到底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吧。”

    “知道。”女剑士低垂下眼睑,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重新抬起头,“两个——它们分别是……”

    “打住!”艾米赶忙制止了想要说出自己能力的持剑者,“太过亲密的关系,对你我都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少女的翠绿的瞳仁中罕见的浮现出少许疑惑。

    “因为……”年轻的荣光者组织着语言,但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的能力不适合公开。”

    “隐秘系。”持剑者了然的点头,以确定的口吻说道,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才再一次开口,“身体强化、增压,我的能力。”

    还没等少年来得及开口,她进一步的作出解释:

    “身体强化,常驻型能力,身体素质可强化一至两倍。”短暂的停顿,“增压,自由强化风压,约束风压,操纵风压,无上限。”

    “强化系和塑能系的组合……”托大持剑者布莱克的福,他对教团划分的能力体系多少有一点认知,“看来我输的不冤——不过没关系吗?将能力就这么告诉我。”

    “如果你值得信赖。”少女轻咬着下嘴唇说道,看得出来,她的内心中也不是全无波澜。

    “看来可不能辜负你这份信赖。”艾米抡着手臂活动一番后,朝女剑士伸出手,脸上浮现出一个善意的笑容,“那么请让我们重新再认识一次,我的名字是艾米·尤利塞斯,如你所见,是一名荣光者。”

    “米娅,”女剑士简单明了的介绍道,握住了少年伸出的友谊之手,“持剑者。”

    “很高兴认识你,米娅。”因为性别的因素,出于礼貌,年轻的荣光者只是象征性的握了握,“尽管我很想当做先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是——”他指了指一旁崩塌了一半的房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里可不适合成为聊天的场所。”

    “抱歉。”持剑者冷淡的作出回应。

    “不必要放在心上,一点身外之物。”艾米摆摆手,适时的给对方一个台阶,毕竟他们已经是站在同一阵营的战友,生死与共或许有些夸张,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利益休戚与共却是事实,“为了保证最起码的隐秘,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对了,你还有东西落在房间里吗?整理一下就出发吧。”

    “稍等。”少女平静的说道,“些许衣物。”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或许我可以提供少许帮助。”话才说出口,注意到女孩那冷淡且厌恶的目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的少年这才恍然的点点头,“呃……抱歉,是我疏忽了……我待会在房间外等你,不过请尽快。”

    年轻的荣光者停下脚下的步伐。

    “嗯。”

    低低的应了声,门扉应声合上。

    “其实倒是一个不难相处的家伙,”确定持剑者消失在视野中后,艾米轻轻的叹了口气,摸了摸身上横七竖八的伤口,补充道,“除了有些冲动。”

    当然,此刻的他也没有闲下来,虽然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有什么要特别多的衣物要整理,但这些多出来的时间正好可以用来处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尽管得益于荣光者天生的强健体魄,他身上的伤大多是皮外伤,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可考虑到之后潜入烟暗公会很可能会遭遇的战斗,还是应该多做一些准备。

    有资格触及禁忌的组织,单凭人造妖魔的衍生技术,都能制造出成批的怪物,单对单或许对他威胁不大,可一旦形成了一定规模,很容易被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等等,人民战争又是什么?总感觉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摇摇头,不去想那些注定想不明白的问题,少年一边处理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一边寻思着之后的去向——想了想去,还是要去骰子屋跑一趟,那里就算不是一个合适的谈话地点,也是一个能够获取烟暗公会动向的情报点。

    至于如何杜绝泄密的出现……

    只能拜托狄克了。

    想来他既然能拥有使徒这个称号,在骰子屋应该能具备一定的话语权吧?

    大概……

    毕竟……他不是什么值得信任的家伙,只是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

    事到如今,只能搏上一搏了。

    握了握拳,年轻的荣光者心中有了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