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一意外的协力者
    “真没想到我们还会再次见面。”

    在已大半沦为废墟的庭院之外,金发碧眸的美少年久候多时——他对荣光者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惊讶,对眼前的那坍塌了一半的别墅也熟视无睹,只是以翡翠绿色的瞳仁审视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少年,微微弓起的嘴角勾勒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果然……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在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艾米对狄克的出现并没有太过惊讶,以骰子屋的情报能力,完全可以针对他展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全天候监控,再加上刚刚惹出来的动静,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与教团持剑者的信息一定会被摆上各大势力话事人的面前——只是他没有想到,骰子屋的到来会如此的快,如此的让人措不及防,“这当然是开玩笑的,你来的真巧,我这边正有事要拜托你。”

    话锋一转,他这么说道,随后相当熟稔的拍了拍比他矮了一个肩的少年的肩。

    “那还真是巧了,”对荣光者那稍显过火的亲昵,位列骰子屋七使徒之列的狄克在情绪上并未有任何的起伏,脸上始终保持着近乎完美的笑容,“果然您是被命运选中的人呐——不过就算如此,服务费也是免不了的哟。”

    语气不无俏皮。

    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他们如久别重逢的挚友一般亲密无间。

    “还真有……骰子屋的风格啊。”艾米发出如是感慨,但在下一刻,脸上的笑容却尽皆敛去,没有四处张望,亦没有忐忑不安,他只是凝视着面前容貌清秀的美少年,凝视着他那如绿宝石一般瑰丽的翡翠色眸子,以低沉有力的声音问道,“这里安全吗?”

    “当然。”狄克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骰子屋从来不缺独家情报。”

    “看来骰子屋可不仅仅是一个情报组织。”

    年轻的荣光者微笑着说道,心底却不像他所显露的那么平静,当发现教团的持剑者出现在他家中时,他便怀疑自己的府邸已经成为了各方眼线关注的焦点,而眼下代表骰子屋的少年能大大方方的说出这是骰子屋的独家情报,能说明的问题只有两个,一个是持剑者抵达下层区的消息被有心人遮掩了,另一个是骰子屋有能力将声势如此浩大的场面暂时的遮掩下来,但这两个最终能推导出的推论最终只有一个,那就是骰子屋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加强大。

    不过……这与他有什么关系?

    至少暂时没什么关系。

    在心中将骰子屋需要警惕的等级再往上调高一档后,少年微微眯起眼,没做过多的客套,径直切入主题:“我需要情报,关于烟暗公会进行人造妖魔实验的情报。”

    “这个可不便宜,”骰子屋的使徒嘴角拉起一个不起眼的弧度,“你需要多少?”

    “全部。”艾米一字一顿的说道。

    “还真是大胃口,”狄克嘴角的弧度越拉越大,最终咧开了一种大大的笑容,然而话锋却就此一转,“可惜……我没办法给你全部——人造妖魔实验是烟暗公会的终极课题,我们这边获得的情报也相当有限。”

    “价格。”简洁有力的话语——荣光者忽然觉得,或许是和性子清冷的持剑者相处了不短时间的缘故,他已多少沾染上了对方惜字如金的性格。

    “咱俩谁跟谁是吧?我就给你个友谊价吧——”短暂的停顿后,金发碧眸的少年伸出了两根手指,“两百金托尔。”

    “你为什么不去抢?”

    艾米皱起眉头,两百金托尔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即便对继承了尤利他塞斯家族绝大部分遗产的来说,也是足够令人肉痛的巨款。

    “抢钱哪有卖情报快啊。”

    然而对方的答复却意外的令他无言以对。

    “就不能再便宜点。”两百金托尔的价格的确超出了他的心理预期,荣光者不是拿不出这笔资金,只是现在手头上的流动资金没有那么多,就算将手上的几块地皮折现,也不亚于在直接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很遗憾,不能。”狄克假惺惺的叹了口气,“这是牺牲了三位调查员换来的最高等级情报,即便标价两千,我认为也是值得的——谁让烟暗公会将实验室设立在总部的位置?不……或许更准确的说,他们是以研究妖魔血肉的实验室为中心,集结起一群志同道合的丧心病狂之辈,一同成立了烟暗公会。”

    末了,他总结道:

    “两百金币,买屹立于下层区食物链顶端的超级势力的绝密情报,你赚翻了。”

    “你是个优秀的商人,”艾米在下层区并没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如果不从骰子屋这购置消息,他就只能去找那个别有用心的情报商人威利,从而沦为对方或者对方身后神秘势力的刀子,而那自然是他所不愿的,所以——“你说服我了,但两百金托尔我短时间拿不出来。”

    “可以赊账或抵押。”金发碧眸的美少年“善解人意”的说道。

    “准备还真是充分,”荣光者扫了眼他拿出的纸和笔,没有接过,只是异常平静的挑了挑眉,“不过我们之间就没必要玩这些虚的东西了吧——就将我这套府邸与脚下的地皮抵押给你们骰子屋,如何?”

    “你真给我出了个难题。”

    骰子屋的使徒不由苦笑出声,平心而论,在迷雾区沦陷后,赫姆提卡的房价与粮价至少翻了三倍,哪怕是这套半废不废的府邸换算成金托尔都能有近三位数,更别说加上脚下的这块地皮了,能找到好买家的话,即便五六百金出手也不是难事,但……这样一来,就要帮眼前这家伙清尾巴了,想一想还真让人不爽啊。

    即便如此,在金钱面前……人人平等。

    能赚更多的钱,为什么不赚?

    “嘛,真拿你没办法,谁让咱们是朋友呢——记住,仅此一次哟。”

    以俏皮的语气说着违心的话语。

    “字据我就不留了,地契就在房子里,以骰子屋的能力,应该不难到手。”艾米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在身后不置一言的少女,随后说道,“还有……麻烦你尽快将烟暗公会的情报送过来,我这边有点赶时间。”

    “没必要在意时间,我亲爱的朋友。”金发碧眸美少年脸上流露出意味莫名的微妙笑容,“因为这个等级的情报不会存放在各个支部,甚至连总部也不会有存档,它们只会被记载在……这里。”

    他轻轻的拍了拍脑门。

    “那么,”荣光者虽然多少有些意外,但并未显露出来,依旧保持着平缓有力的声音,“现在将交易完成如何?”

    “正有此愿。”少年欣然应允。

    “烟暗公会的总部在伊尔丹矿坑的深处。”他顿了顿,目光在艾米那深烟色的瞳仁微微停驻,随后俊美的面容上忽的绽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没错,就是你所知道的那个伊尔丹——死亡洞窟伊尔丹。”

    “略有耳闻。”

    艾米点头,自混沌入侵以来,火种孤悬,赫姆提卡早已成为烟暗中的一座孤城,而孤城并不仅仅意味着孤军奋战,更意味着自给自足——在迷雾区沦陷前,赫姆提卡的人口至少是现在的七倍,粮食、生活物品乃至于武器都供应充足,上层区下层区间也没有那么明显的藩篱,但一切都在那个夜晚改变了,火种黯淡无光,迷雾笼罩长夜,徘徊在秩序之外的妖魔从四面八方汹涌而入,到处都是流血,到处都是厮杀,荣光者们最初取得了短暂的优势,但终究在无穷无尽的妖魔狂潮之下选择了退却,赫姆提卡沦丧了超过三分之二的领地,也失去了广袤的耕地,以及数个金属冶炼基地。

    尽管后来依靠献祭令火种重新绽放光明,迷雾区的妖魔在神圣之火的照耀下纷纷自燃,化作了薪柴——只是弥漫在至深之夜的无名者之雾早已将触须在此处伸展,即便是复数的荣光者点燃自我向火种献祭也无法将它驱散,等到仪式结束后,终年不散的浓雾成为了那片区域最显著的特点。

    虽然还有不少亡命徒在那里活动,但毫无疑问,那里已不适合人类生存。

    “既然如此,那就好解释了。”骰子屋的美少年在短暂的停顿中组织着措辞,大约过来五六个呼吸后,他才呼出一口气,“说起烟暗公会,就不得不说起下层区的猎人公会,这两者可谓一脉相承——即便迷雾区从法理上来说仍然隶属于秩序疆域,但火种的力量在这片土地上被大幅度的削弱,普通的妖魔或许会望而却步,可是高等妖魔却会如飞蛾扑火一般涌入,丝毫不顾秩序之力会使它们陷入极为虚弱的境地。”

    “猎人公会则是成立在这个背景下的组织,其具体成立的时间迄今已不可考,其宗旨是为了更好的组织猎人进行狩猎,更具效率的收购高等妖魔的血肉,至少在三百年前它便存在,并且在那个时代分裂出了烟暗公会。”狄克顿了顿,“猎人公会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对高等妖魔血肉感兴趣的荣光者,以及从事狩猎妖魔工作的猎人,总体上还算是正经组织——可惜,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在迷雾区那诡谲的环境中变得疯狂且歇斯底里,他们日渐痴迷于高等妖魔的力量,并产生了移植妖魔血肉的想法——而这,就是烟暗公会的前身。”

    “即便在组建烟暗公会后有大批恶党投靠,它的本质也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垂涎着妖魔那禁忌的力量。”骰子屋的使徒继续说道,“而为了更好、更隐蔽、更方便的获得妖魔血肉,他们将总部设立在下层区与迷雾区的交界处,设立在了伊尔丹银矿地下那错综复杂的矿区。”

    “更准确的说,是位于迷雾区的矿区。”

    “能更具体一点吗?”年轻的荣光者打断道,迷雾区对普通人来而言是危险区,对于他和米娅这类拥有超越凡俗之力的能力者来说却没有太大的危险,相比较之下,他更在意的反倒是矿区那复杂的地下环境,“想要在四通八达的矿道中找到正确的道路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出乎预料,金发碧瞳的少年摇头,“那很容易——相当的容易——伊尔丹矿区被称为血腥洞窟不是没有原因,烟暗公会移植妖魔血肉实验需要的不止是高等妖魔的血肉,更需要的是……人类,鲜活的人类。”

    “恶心。”一旁的持剑者不禁低唾一声。

    “所以,矿工的失踪都是烟暗公会下的手。”艾米比少女想的更深一步,“但就算如此,又能说明什么?”

    “你搞错了一件事。”狄克回答道,“我不是要说明些什么,而是要告诉你,不要想找到烟暗公会,因为在这之前,它会找上你。”

    “它?”荣光者咀嚼着这个单词,他、她、它的读音有非常微妙的区别,他还不至于分辨不出。

    “没错,一种异形,不是妖魔,胜似妖魔,正体不明的怪物。”骰子屋的美少年用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似乎在‘杀人鬼’诞生前便已出现,是烟暗公会抵御外敌觊觎的第一道防线。”

    “听上去还有第二道?”艾米眯起了眼,普通的妖魔对于荣光者不存在威胁,更别说他身边只差一次洗礼便可跻身大持剑者行列的少女,“第二道防线该不会是那些被豢养的杀人鬼吧?如果存在的话。”

    “当然存在。”狄克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不过不是杀人鬼,而是陷阱——试想一下,有哪里比错综复杂的矿道更方便布置陷阱?”

    “有什么建议吗?”对另类的妖魔荣光者可以做到无所畏惧,但面对人类制作的各类陷阱,他就有些底气不足,“我可不希望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突入进去。”

    “带上我。”金发碧眸的美少年说道。

    “你说什么!”艾米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等等——你说……带上你?”

    “嗯。”狄克点点头,“虽然正面战斗我能提供的帮助不大,但充当向导,拆卸陷阱还有那么几分自信。”

    “为什么?”年轻的荣光者微微垂落视线,注视着少年那双如绿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翡翠色眸子,“告诉我原因。”

    “我不是先前说过么?”骰子屋的使徒低下头,拳头不禁攥紧,随后猛地抬起头,眸中似有火焰喷涌而出,“我想要……复仇!”

    是了,他与雾夜杀人鬼有仇。

    艾米想到。

    在三个呼吸之后,他朝面前的少年伸出了手:“狄克,欢迎你的加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