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二凡不净者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伙伴了。”来自骰子屋的美少年握住了荣光者伸出的友谊之手,随后脸上浮现一个爽朗阳光到令人窒息的帅气笑容,“我的名字是狄克,虽然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情报商人,但也拥有着足以防身的武技,所以……可以不用担心我,尽情展现你们斩杀强敌的英姿吧。”

    “然后被你卖个好价钱么。”艾米一针见血的揭穿少年的险恶用心。

    “请不用担心,”骰子屋的使徒一脸坦荡的拍着胸脯做出保证,“所得的利润全部会拿出来与大家进行分成的。”

    “愚蠢。”教团的持剑者冷哼一声。

    “好了,米娅,也别太在意。”荣光者在队伍中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尽管他对狄克同样不满,但也清楚,这是与骰子屋合作所必须要付出的的代价,“这个家伙虽然不值得信任,但确实是歼灭烟暗公会必不可少的力量。”

    “明白。”女剑士冷淡的回应一声。

    “喂,我还在这里呢,就这么说我不值得信任真的好嘛!”金发碧眸的美少年发出不满的嘟囔,“还有这边这位美丽的大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哎,我们是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伙伴好不?”

    “你——”比声音更快的,是少女的长剑,“再说一遍。”

    冰冷的声调以及同样冰冷的剑锋。

    骰子屋的狄克讪讪的举起双手,视线掠过搁在颈部的银色大剑,讨好似得吐了吐舌头:“大姐,是我错了——能不能先把手上的家伙挪开,这很危险的。”

    “记住。”持剑者翡翠色的清澈瞳仁中弥漫着刺骨的冷意,“没有下次——如果再让我听到那个词从你口中说出。”

    “哪个词?”少年眨巴着眼睛,一脸的天真无邪。

    少女没答话,只是默默的将背上的银色十字剑拔出一半,亮出闪耀着寒芒的锋刃。

    “大姐——别冲动,别冲动——”吃过亏的美少年赶忙边摆手边后退,躲到了荣光者的身后,“我们是文明人,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禁忌词不是大姐的话……应该是同伴吧。”艾米挑了挑眉头,把躲在身后的少年拎了出来,“看来你还没被她承认,我劝你一句,趁你还没被她砍死,真心实意的向她道个歉吧——不然,她要是下定决心,我唯一能帮你的大概是给个痛快吧。”

    “我看错你了!”

    耳畔传来美少年的哀鸣,然而荣光者对此只是耸耸肩。

    “不是你。”教团的持剑者并未动手,她收剑回鞘后,目光在两名男性身上来回扫视一周后,才再一次的开口,“是你们。”

    “意料之中。”考虑到初次见面时差点被打了个半死,艾米对这个不算好的结果早有预期,“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暂时都是休戚与共的利益共同体,在完成任务前还是不要闹得太僵比较好——当然,如果刚刚是你们的相处模式的话,那么你们两个或许意外的相性不错也说不定。”

    狄克第一时间就跳了出来:“谁跟这家伙相处不错。”

    “忍耐。”米娅依旧面无表情。

    “辛苦了。”荣光者微微点头,“如果他在拆卸完陷阱之后,还这么跳脱,我不介意你从物理层面为我们的战斗手段进行保密。”

    “喂喂喂——”骰子屋的美少年再次惊叫出声,“我就在这里,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商量杀人灭口的事情好么?”

    “未雨绸缪。”持剑者一字一顿的说道。

    “虽然我是在开玩笑,但米娅可不一定。”艾米可没有为敌友不明的骰子屋出头的打算,“尽管她具体的身份我不方便透露,但在你的眼中,想必也不是秘密。”

    他从不认为教团持剑者的抵达,能瞒过下层区那些掌握实权的家伙。

    哪怕米娅再怎么谨慎,再怎么能隐藏自己的行踪,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依旧很容易被有心人注意到,更何况……有资格自由自由往来上下层区的,算来算去也就是那些人,稍稍关注下就很容易发现一个新面孔,运气糟糕的话,三天前她抵达下层区的第一时间就被发现了也说不定。

    如果她的到来对下层区的大部分人来说仍旧还是秘密,那么骰子屋必然在这之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也不尽然。”美少年耸耸肩,收敛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意,以相当坦然的姿态说道,“我只知道她来自上层区,走的是教团的关系,在三天前一声不响的住进了你家。除此之外,完全被谜团笼罩——别把我们骰子屋想的太可怕了,我们还没这个能力在教团中安插我们的人。”

    “看来你们果然在上层区有眼线。”年轻的荣光者微微眯起眼。

    “其实很受局限,”狄克摊开了手,“至少在今天之前,我还不知道你还活着。”

    “这也正常,毕竟是死而复生。”

    论及自己的“死亡”,艾米很是豁达——他向来不介意掩盖自己能力的本质,能够用“死而复生”这件马甲来转移其他人的视线真是太好不过,不过……马甲是什么,是先古列王时代骑士的某种装备吗?总感觉有点微妙的不对。

    算了,这种想不明白的事情还是不要多想了。

    再一次的,荣光者放弃了思考。

    “狄克——”从无意义的杂思中挣脱出来的少年,停下了脚下的步伐,转身看向身后的情报员,“如何混入伊尔丹矿坑,你应该有相应的计划吧。”

    果然是太疲惫了,如此重要的事情现在才想起。

    艾米于心底轻轻叹息一声,等待着对方对方给出答复。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好好的休息一天——可以说从前往上层区到现在,他连一刻钟都没有休息过——先是被烟暗众卿围杀死了两次还是三次,然后又在停尸房无知无觉的躺了三天,好不容易活着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又因为那不知所谓的责任感陪一个小女孩玩了一个下午,回到家里又实打实的被人蹂躏了一番……现在身心俱疲不说,还伤痕累累,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状态都很是危险。

    但不能因此而疏忽大意,更不能因此而懈怠。

    一鼓作气吧。

    他强打起精神。

    “有计划。”骰子屋的使徒点头,“我们先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抵达矿工镇,然后休息一天,购置必要的装备,然后在第三天一早随矿工队伍一同混入矿区。”

    “太慢。”金发碧眸的少女抬了抬好看的眉头。

    “下层区不比上层区,很大。”荣光者出乎预料的替身旁的少年辩解道,“尽管对边缘地带我不是很清楚,但即便以我们的脚程,从现在这个位置过去,没有七八个小时也不现实。”

    上层区最早不叫上层区,下层区最早也不叫下层区,而被称为内城和外城,再外面就是迷雾区,曾经是城郊的迷雾区——赫姆提卡的建立与火种密切相关,内城、外城、城郭与至深之夜三层泾渭分明的分界线呈同心圆排布,如套娃般一层套着一层,越到外圈越大,但具体大上多少,在赫姆提卡的地图一直被议会上层的权贵把持的情况下,很少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至少,艾米不是其中之一。

    “人的阶层性无处不在,在赫姆提卡,依照所处区域的不同可以被划分为上层人和下层人,而就算在被鄙夷的下层人之中,依然有着阶层。”狄克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饱含嘲讽,“那就是下层人和边缘人——正如上层区的人视下层区的人为下等人一般,下层区的下等人,也格外敌视生活在边缘地带的贱民——即便没有在任何法律法规中明文规定,可他们从不被允许踏入文明世界哪怕一步。”

    “大小姐——”他看向不置一言的少女,翠绿的眸子中满是恶意,“那是被文明遗弃的死地,所有人都放弃希望在九层地狱中挣扎沉沦,我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你们在那里就像烟暗中的火光一般显眼,如果没有我,不出三分钟你们就会被烟暗公会发现,然后……我虽然不敢断言你们会失败,但至少——你们面对的将不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战争,真真正正的战争。”

    “拥有数百年历史的烟暗公会,是下层区一等一的庞然大物,”骰子屋的使徒眯起眼,声音越发的低沉,“一旦它完成战争动员,就算是上层区那些个荣光者家族也要头痛——在漫长的岁月中,那群疯子可是调配出了一群了不得的怪物……还有一大批被封禁的‘违禁品’。”

    在违禁品上,他咬了重音。

    “哦。”然而教团的持剑者依旧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随后抬起头,半出鞘的十字大剑折射出冷冽的寒光,翡翠色的眸中隐约有一簇火焰在静静燃烧,“主说——”

    她的声音平缓而有力,蕴涵着非比寻常的魄力。

    “——凡不净的,必施以雷霆与火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