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四蕾西
    白白的、稠稠的、像糖果一样好吃。

    夜晚,是蕾西最喜欢的东西,因为只有在这个时间,她才能避开那些面目狰狞的大人们,自由自在的玩耍,自由自在的觅食。

    换做白天,那些可怕的家伙会在看到她的第一时间面露凶光,然后发出如猛兽一般震怖的嘶喊,一般挥舞着手上那锈迹斑斑的可怕武器,一边从地上抓起有着如同魔鬼犄角一般尖锐凸起的石器朝她扔去,一边打着她,一边发出兴奋的怪叫声,欣赏着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欣赏着她满身是血的狼狈模样。

    好可怕——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她好想回到爸爸那温暖的怀抱,好想听妈妈讲那温馨的童谣。

    可是……已经回不去了,在那个平静而又安宁的夜晚,爸爸忽然变得好可怕好可怕,然后妈妈藏起了蕾西,然后爸爸杀死了妈妈,然后爸爸被从门外闯入的怪物杀死了,只剩下蕾西,只剩下蕾西一个人躲在橱柜里,没有被发现……

    于是,蕾西只剩下一个人了。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孤零零的一个人。

    蕾西开始漂泊。

    她抵达过很多地方,但没有一个地方能够接纳她,并且那些大人们对待她的方式也越来越粗暴,从一开始的视而不见,到又打又骂,再到现在一看到她便向她丢石头,变得和妈妈故事里的那些残暴的妖魔一样。

    而且……面目同样可憎。

    青白不见血色的面庞,暴起的青筋,那不似人类的交错犬牙——

    为什么,为什么之前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蕾西不由感到疑惑。

    但七岁的女孩很快便将疑惑抛到了脑后,她在夜色中自由的奔跑,如同小狗一般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没有大人的世界对她是如此的美好,苍白的雾气甜甜的、糯糯的、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妈妈给她吃过的糖果一般充满了甜蜜的回忆,令她总是于满足之中缅怀着、憧憬着幸福。

    她是个简单的孩子。

    只要每天都能和今天一样吃得饱饱的,就很满足了。

    简单的孩子好养活。

    爸爸老是这样拍着她的头称赞她——听爸爸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咱们家也有很大很大的耕田,每天只要犁好自己那份田地,到秋天就能收获好多好多的粮食,不止每天都能吃个半饱,而且每年丰收祭的时候都能吃上一次真正的肉食,不是那种从猎人那里买来的又臭又硬的肉干,而是香喷喷、油腻腻,只是闻着、只是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开的猪肉——那是现在只有上等人才有机会吃上一口的绝顶美味。

    然而,那个时代已经过去。

    每当她问爸爸,为什么家里的耕地都没了,为什么那美味的小肉干是又臭又硬,那种香喷喷、油腻腻的猪肉又是什么肉?

    爸爸总是叹息一声,然后摸着她的头,不说话。

    蕾西常常会一个人在屋顶仰望那白茫茫的夜空,想着——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世界会变成这样呢?

    她也问过妈妈这个问题。

    但妈妈在这个时候也只是沉默,然后拍着她的小脸颊说:等蕾蕾长大之后,妈妈就会告诉你答案。

    可惜……蕾西永远没机会知道这个答案了。

    爸爸——杀死了妈妈。

    直至今日,她也依然记得,那天爸爸从矿上回来时的样子,沉默寡言,眼睛布满了血丝,散发着猩红的光芒,对妈妈又野蛮又粗鲁,张开嘴就是一股腐烂的腥臭,说起话来如同被人割了喉咙一般喑哑,听上去仿佛是某种软体动物在模仿着人发声,可怕极了——妈妈有些害怕,在聊了几句后就把她藏进了储物柜里,然后房间里就传出了如同野兽一般压抑的嘶吼。

    妈妈有些担心,吩咐蕾蕾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后,跑进了房间里——不知道为什么,紧接着传出了争执的声音,以及怪物的嘶鸣。

    蕾蕾有些害怕,稍微将衣橱打开了一条缝。

    妈妈此刻已倒在了血泊中,整个人如同坏掉的布娃娃一般被撕成了两截,随意的丢弃在地上,殷红的血液流的满地都是,眼睛黯淡,失去了神采。

    然后——

    怪物出现了。

    那是一个有两米高的可怕怪物,怪物顶着一张爸爸的脸,浑身上下都被厚实的白毛所覆盖,一双猩红的眸子中满是暴虐,它一边用鲜血淋漓的大嘴啃食着一只大腿,一边以凶狠的目光四处张望。

    蕾西害怕极了,她屏住呼吸,不敢说话。

    但是怪物从缝隙中发现了她,咧了咧还淌着血液的大嘴,一步一步的向她逼近。

    ——脑海中一片空白。

    在绝对的恐惧中,蕾西放弃了思考。

    直到——

    大门砰然炸裂。

    一个怪物,一个烟色的怪物出现了。

    那个怪物如同妈妈讲给她听的睡前故事中的妖魔一般可怖,甚至比故事中那些令人总要做噩梦的坏家伙还要扭曲——它有着与人类似的形体,但绝对不是人,比长着爸爸脸的怪物要矮一个头,也要瘦弱上不少,可那几乎垂至地面的畸形手臂,以及长在胸口上密密麻麻的、如同被缝过一般的眼睛与眼缝,弥漫着对人类最为深沉的恶意。

    而且,它没有头。

    或者说它的胸口就是它的头——在密密麻麻的一圈眼睛中间,有一道竖着的缝,但那不是眼缝,而是它的嘴。

    一张张开几与肩同宽的血盆大嘴。

    烟色的怪物张开嘴,发出几乎将房子掀倒的咆哮,随后手足一同用力,如同一只跳蚤般猛地蹿起,然后——

    伴随着漫天洒落的血雨,杀死妈妈的白色怪物死了。

    它的脑袋被那张可怖的大嘴整个吞下,无头的尸体轰然坠地。

    烟色的怪物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蕾西害怕的闭上了眼,连呼气都小心翼翼的,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一时之间,小屋中只有怪物那毫不遮掩的吞咽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怪物的进食才告一段落。

    世界重新恢复了平静。

    或者说死寂。

    对于蕾西来说,她的世界……已经死了。

    妈妈死了,爸爸死了,蕾西只剩下一个人了——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孤零零的一个人。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惆怅……因为,蕾蕾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

    只要能像现在这样避开面目狰狞的大人们,自由自在的玩耍,自由自在的觅食,她就非常的满足了,能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生活对于她而言,就是这样简单朴素的快乐。

    当然——

    偶尔也有意外出现。

    蕾西躲在草丛中注视着下方的三名外来者,多少有一些忐忑——外来者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在这个时间点出现的外来者,她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与那些面目凶恶的大人与长相可怖的猎人们相比,他们格外的美丽。

    不止是外貌上的,更多的是灵魂上的。

    想要靠近他们一些,再靠近他们一些——许久以来,蕾西第一次产生了冲动,第一次有了活着的感觉。

    于是,她开始了奔跑。

    或许是野外求生强健了她的体魄,她的身体比起小的时候要有力很多,她的奔跑速度很快,即使是那些长得越来越接近怪物的大人们,也往往追不上她逃跑的步伐,只能被远远的甩在身后。

    近了,更近了。

    ——透过迷雾,她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外乡人。

    那是多么美丽的人类啊!

    浑身都萦绕着光,温暖的光,明亮的光,冷彻的光——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都有一种心灵得到净化的感觉。

    就像冬天在向阳面晒太阳一样,蕾西有些懒洋洋的。

    或许……

    他们可以交流?

    突兀一道灵光闪光,蕾西转了转眼珠子,然后悄悄的跟在外乡人的身后。

    该怎么和他们打招呼呢,是从草丛里跳出来,冲他们摇摇尾巴,还是在前面拦住他们的去路,向他们问好?

    很久没有和人说过话的蕾西有点小小的苦恼。

    但很快,那些苦恼就不算是苦恼了。

    因为——

    比她决心更快一步的,是外乡人的行动。

    似乎察觉了她的尾随,浑身上下都裹挟着淡淡的光的三名外乡人忽然停下了脚下的步伐,其中一人还向她所在的方向走来。

    太好了。

    她多少有些雀跃的想到。

    除了那些可怕的大人们外,她终于再一次的见到了其它的人类,可以交流的人类。

    ——或许,今天是她的幸运日也说不定。

    小小的女孩幸福想到。

    正如爸爸所说的那样,她是一个简单的、容易满足的孩子。

    一个幸福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