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五人类与妖魔的界限
    对于妖魔,艾米并不陌生。

    尽管市政大厦的那些当权者总是声称,赫姆提卡的荣光之下不存在罪恶,然而……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语也就只能欺骗一下那些终日流连于灯火酒绿之中的无能之辈,对于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笑话。

    上层区的每一寸土地,都滋生着罪恶。

    下层区的每一枚托尔,都沾染过鲜血。

    而在那秩序早已沦丧的迷雾之中,歇斯底里的妖魔更在蠢蠢欲动。

    是的,迷雾区存在妖魔。

    这不是危言耸听者编织出的谎言,而是彻彻底底的真实——曾经亲赴迷雾区深处,凝视浓郁雾色后深沉黑暗的荣光者可以作证。

    自有记忆以来,对秩序疆域之外的广袤世界抱有异乎寻常兴趣的少年,虽然受限于自身的羸弱而不敢踏足至深之夜,但对迷雾区的妖魔谱系,却有了深入的调查——火种的力量日渐衰弱,黑暗的步伐步步紧逼,即便普通的妖魔尚且无力侵入这片在无名者之雾侵蚀下腐坏堕落的土地,可混沌那诡谲难明的力量已深刻的影响了这里的生态。

    土地腐坏,到处都留着宛若脓水一般的不明物质。

    河流变质,几如泥浆一般浓郁的河水汩汩的流动。

    山川崩塌,扭曲异化的诡谲丛林在雾中蠢蠢欲动。

    而这……还只是微不足道的表象。

    令人震悚的改变还发生在更深一层,发生在人类肉眼所无法观测到的法则层面——生与死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被混淆,早已失去呼吸、失去血肉的不死者从破败的坟冢中爬出,在生者的世界中游曳。

    食尸鬼。

    自死亡中归来的它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冠以人类之名,只不过是一具具追逐着活人的气息与血肉的行尸走肉罢了,不,它们在很多时候,甚至连行尸走肉都无法称得上——有少数幸运儿还能保持着**的活性,拖拽着他们**的**在迷雾之中踟蹰前行,但更多的,只是一具花白的骨头架子,或是一群游荡的幽影——更有一部分在无名者之雾的侵蚀下完全丧失了人类的形体,在血肉违反常规的增殖下,变成了彻头彻尾、身上看不到哪怕一点曾经身为人子痕迹的狰狞怪物。

    真是可怜。

    荣光者低垂下眸光,漆黑的瞳仁中隐含悲悯。

    眼前的小家伙是一只典型的食尸鬼,它的身体严重脱水,四肢退化严重,已失去了直立行走的可能,而与身体异化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它那严重畸形的头部——从轮廓上或许还看得出曾经生而为人的痕迹,但那深深凹陷下去的颧骨,如同深海鱼类一般肿大突出的眼睛,以及夹杂着腐肉的参差犬牙……哪怕仅仅只是不经意的看上一眼,都能无比深刻的认识到世界对人类那毫不遮掩的恶意。

    不在于恶心,亦不在于丑陋,而在于……人性。

    是的,人性。

    少年在心底叹息——这是第一个,他能从瞳仁中看到尚存的微薄人性的妖魔——从那小小的躯干,从那天真无邪的眸光中不难知道,它曾经是个孩子,是个有一个幸福家庭,能够自由自在玩耍的孩子。

    而现在。

    却成为了妖魔。

    生而为人的痕迹已经很淡很淡,那丑陋不堪的外表和堪称真挚的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乃至于一时之间,艾米竟然产生了它正在充满好奇的打量着他的错觉。

    “发现什么了吗?”狄克凑了过来,目光在妖魔身上微微停驻,“看来是它跟了我们一路,少许的迷雾可阻碍不了它们的视线。”

    “看上去没什么威胁,”稍稍皱起眉头,荣光者岔开话题,“不过,现在情况已经恶化到了这种地步吗,连下层区也出现妖魔了。”

    “妖魔?”教团的持剑者稍晚一步,眸光中流露出问询的意味。

    “只是偶然罢了。”骰子屋的使徒在情报方面的确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嘴角勾勒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下层区目前可还是妖魔绝对的禁区,眼前这只可是难得的一个意外,关于它的传说可至少有上百个年头了。”

    “愿闻其详。”

    “相传,它原本是镇上的一名普通女孩,直到某一天的到来。”金发碧眸的美少年在此微微停顿,“它所在的那间小屋里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以及不似人类的嘶吼声——人们自觉的远离了那户人家,很久以后才有人在意外中发现了躲在橱柜中,早已饿死的女孩。”

    “听上去可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艾米摇了摇头。

    “然而,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活着的女孩却没有真正的死去,在丧失了人类的形体之后它以另一种姿态活了过来,以妖魔,以食尸鬼的姿态活了过来。”狄克看了它一眼,轻声说道,“但它又不是真正的、彻底的妖魔,正如你们所见——她的灵魂、她的意志并没有完全扭曲变质,在一定程度上,它仍保有人性。”

    何等悲哀的生存方式。

    持剑者注视着它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眸子,静默无声。

    “曾经有猎人对它的存在方式感兴趣,举行过规模浩大的狩猎,但他们最终一无所获。”骰子屋的使徒摊开了手,“它很敏感,也很聪明,但或许是妖魔的不够彻底,又或者仍受到火种的影响,它的生命形态并不稳固,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经常连续几年甚至十几年不会出现关于它的目击报告。”

    随后他双手合十:“我们是幸运的——在猎人公会,它的赏金至少也有几百金托尔——而且无论死活……呃……”

    话音至此戛然而止,少年的脖颈处乍然出现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刃。

    “闭嘴。”金发碧眸的少女以毋庸置喙的口吻说道,冰冷的视线掠过他的面颊,最终驻留在蜷缩成一团的小小妖魔之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柔和,但眨眼间便再一次的绷紧,“以米娅·风语者之名,我将赋予你长眠。”

    ——挥剑。

    小狗一般妖魔如同受惊的兔子浑身一抖,在危机来临前已从地上蹿起。

    但……没来得及走脱。

    骰子屋的使徒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它的后腿,把它倒挂着拎起。

    而在另一边,本应落下的斩击,却悬停在了半空——暗红色的短剑精准的格挡住了与少女几乎同高的十字大剑。

    双方没有角力,只是在无声中维持着对抗。

    直到十二个呼吸之后。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吗?”年轻的荣光者深深呼出口气,打破了二者之间的诡异平衡,在目光与持剑者那翠绿的眸光短暂对视之后,他将短剑重新藏入袖口,“在完成任务前,不在镇上惹是生非——既然它不是真正的、完全的妖魔,那么它理应隶属镇民之列。”

    “悲哀的活?”米莉没有趁势将十字大剑斩落,亦没有收剑回鞘,只是歪了歪头,以不带起伏的声音陈述道,“无法赞同。”

    “这是约定。”艾米一字一顿说道,然后错开了视线,“在我看来,它是人类——还对未来抱有美好渴求的人类。”

    “况且……她,想活着。”

    “我知道了。”一秒……还是两秒?在一个相当微妙的停顿之后,少女将十字大剑收入鞘中,“等清理完黑暗公会后,我会赋予它永恒的安眠——一切罪孽,一切不洁,皆会在火焰的洗礼下得到洗涤。”

    “谢谢理解。”

    荣光者抬了抬眉头,尽管他并不喜欢,但他同时知道,教团的风格一向如此,对邪恶、对异端毫不容情——坦白的说,能从持剑者那里争取到如此之大的让步,让他颇有点的意外,毕竟,从教团出来的榆木脑袋,从来就不以好说话而闻名。

    少女没有回话,只是转身。

    “倒不是无可救药。”目送着持剑者的渐行渐远,金发碧眸的美少年耸耸肩,将小小的妖魔抱入怀中,“我还以为教团出来的家伙全是一堆死脑筋。”

    “听起来你对教团的观感很不好?”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艾米实在很难想象骰子屋这种一向以利益为先导的情报集团,会对教团这般拥有隐隐凌驾于世俗之上超然地位的组织报以天然的敌对情绪,“方便的话,其实可以和我说说其中的因由。”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骰子屋的使徒微微错开视线,“只是单纯的看不惯。”

    “仅此而已?”荣光者挑了挑眉。

    “仅此而已。”美少年微微颔首。

    “算了,我就当真的听。”艾米摇摇头,他对面前这家伙嘴里吐露呃话语是一个字都不信,但以当下的立场而言,他没资格也没必要继续深究下去,因此只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反正你和教团的恩恩怨怨我也没兴趣。”

    “这一点请放心。”狄克拍了拍胸脯,“至少在黑暗公会被犁清前,我们会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总感觉你似乎有什么言外之意。”荣光者眯起眼,以仿佛事不关己的淡漠口吻开口说道,“难不成我会成为当黑暗公会覆灭后的下一个目标?”

    “您多想了。”金发碧眸的少年脸上流露出礼仪性的微笑,“杀人鬼于我有杀父之仇,您替我扫除这群可怕的疯子,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对您下手呢。”

    “也是。”

    尽管这么说着,但艾米心中仍有迟疑,众所周知,骰子屋的声名一向狼藉,即便为了利益而枉顾恩情之事也不足为奇——当然,怀疑归怀疑,少年面上却无半分显露,平静的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幽泉。

    “嘛——”骰子屋的使徒挠了挠头,“总之,你可以信任我。”

    “希望如此。”

    荣光者意味深长的说道,然后转身没入浓雾之中。

    “真是一个敏锐的家伙。”狄克由衷的发出感叹,视线却没有停驻在少年那渐渐模糊的背影之上,甚至恰恰相反,视线回转,掠过怀中畸形的妖魔,望向不远处浓郁的化不开的烟雾,“差一点又要被发现了,你说是不是——”

    他轻抚着妖魔的脊椎,吐露出本不应该吐露的称呼。

    “——杀人鬼先生。”

    嘴角隐隐勾勒出一个饱含恶意的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