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六边缘之地的偶遇
    褐红的肌肤,青面的獠牙。

    少女凝视着镜中面目狰狞的妖魔,凝视着那双如同在滴着血的赤红瞳仁,不由低低的叹了口气。

    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以妖魔的形象行走于世。

    但她还是想去看看——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算再怎么污秽,就算再怎么不洁,那也是世界真实的一部分,是她前行路上所必须踏破的荆棘。

    如果连这都没有勇气去面对,又谈何行驰于主修持的道上,代行神的光辉?

    持剑即持戒,米娅·风语者的信仰不存在哪怕一丝一毫的动摇,但在昨天夜里,在与尸体遭受亵渎的幼小妖魔对视的一瞬间,她的内心中的确有某种情感萌芽,某种本不应该出现的情感悄悄的探出了头。

    那是怜悯。

    对妖魔的怜悯?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她那时确实生出了恻隐之心——对必须予以净化的对象,生出了绝对不允许生出的恻隐之心。

    为此,她整整一夜都在忏悔。

    骰子屋所提供的居所虽然简陋,却正好可以给三个人每人一个单间,拥有一定独立空间的少女在狭小的房间中布置了一个简易的祭坛后,双膝跪地,双手合十,收束杂思放空精神,开始了祷告。

    向至高无上的光,向全知全能的主——

    神不会直接给祂的信徒答案,答案就在每日诵读的教义之中。

    诵读经典。

    既是忏悔,也是指引。

    “以仁爱和慈悲为祢的冠冕。”

    教团的持剑者虔诚的读出歌颂着主的诗篇,平淡无奇的语句在此刻却有若茫茫烟暗中的灯火一般璀璨,以一道夺目的光明指引着祂那迷途的羔羊。

    是的,至高之光从来不是一位冷酷的神明。

    祂爱着世人,也怜悯着世人。

    妖魔归妖魔——但在它们成为妖魔前,首先以人类的姿态存活于世。

    对它们的怜悯,只是对曾经生而为人的他们的怜悯,对因混沌侵蚀而被从永恒的长眠中唤醒的他们的怜悯。

    丧失人类的心智。

    丧失人类的姿态。

    以不生不死的污秽形态存在于世。

    这是何等的扭曲,这是何等的不洁,这是何等的……令人憎恶。

    所以——

    混沌的爪牙不容于世,它们存在的本身就是对人类的侮辱,对秩序的亵渎。

    持剑即持戒,谨以此身荡平罪孽。

    这就是持剑者存在的意义。

    明悟这之后,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借由主的指引,她也重新找到了方向。

    她要去见证——见证混沌侵蚀的恶果,见证人类所经受的苦难,见证一切能见证的人与物,从而化身主之利刃,在不幸的连锁尚未产生之前,将秩序之外那茫茫的烟暗、茫茫的混沌予以歼灭。

    但不能以这幅模样出门。

    在离开前得到了这样的警告——在矿石镇,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醒目的妖魔化特征,像她这样不存在异化特征的普通人类走在街道上,百分之百会成为所有人视线的焦点,然后在十分钟内矿石镇来了外邦人的消息就会传遍这个不大的镇子,进而引起烟暗公会安插在这里的探子的注意。

    为此,必须要做一定的伪装。

    于是换上赤色的假瞳,披上褐红的外皮,戴上青面獠牙的面具。

    她……成了怪物。

    然后来到了一个满是怪物的小镇。

    边缘地带地处下层区和迷雾区的交界处,即便象征烟暗的长夜已宣告终结,但光与热依旧与这片饱尝痛苦的土地绝缘,浓郁的雾气阻隔了曜日的直射,灰蒙蒙的天色仿佛给整个世界笼罩上了一层绝望的阴霾。

    教团的持剑者行走在荒芜的世界之上。

    人与人的距离在这里被前所未有的拉大了,每一个行人都小心谨慎的和其他人保持着距离,全身上下都被厚重的棉衣所遮掩,星星点点的行人如同行走在地上的孤岛,整条道路上听不见任何的谈话声,唯有沉重的足音回响。

    没有任何的生机,亦没有任何的活力。

    所有的人与其说是活着,不如说是还没有死去。

    这是座正在死去的小镇。

    即便对这里近乎一无所知的少女,也能感受到镇子里弥漫着的死意。

    麻木、悲哀与绝望。

    这里的镇民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哪怕还保有着人类的**,高贵的魂灵也早已在烟暗中堕落沉沦,余下的不过是名为人类的余烬罢了。

    米娅心情沉重。

    比起**妖魔化更可怕的,是心灵的异化——这里的人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希望与光明,在无名者之雾的侵蚀下迷失了自我。

    救无可救。

    少女攥紧了拳心,源源不断的将苦痛化作力量的薪柴,积蓄着心中的火焰。

    但是——

    她的手忽然被人抓住了。

    下意识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身上下被绷带包裹的家伙。

    完完全全的不认识……

    涉世未深的持剑者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保持着沉默,微微偏了偏头。

    “我的名字是威利。”看不清五官的绷带男子身子微微前倾,声音很低、很轻却很有力道,“是艾米·尤利塞斯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少女眨了眨眼,没有回话。

    “听着,”他的身子更凑近一分,远远地看上去就像在猥亵她一般,“艾米现在很危险,非常的危险——”

    短暂的停顿之后,情报商人继续说道:“骰子屋已经盯上他了。”

    “理解……”对下层区势力划分一无所知的持剑者不由皱起眉头,“不能。”

    “我就长话短说。”小心的打量周遭一圈后,自称威利的绷带人安心似得长舒一口气,“骰子屋很危险,狄克不值得信任——他们是织网者,被他们盯上的猎物只能被他们缠绕的越来越深,最后沦为蜘蛛餐后的点心。”

    “哦。”少女淡淡的应了一声。

    “尤利塞斯他已经被盯上了,”情报商人重复道,“他现在很危险,骰子屋和烟暗公会早就串通一气,这是一个陷阱。”

    “陷阱?”教团的持剑者第一次展现出她的冷厉,如翡翠一般晶莹剔透的纯净眸光在这一刻有若剃刀般锋利,简简单单的一眼就仿佛将对方看了个通透,“你确定?”

    “当然。”威利予以肯定的答复,“我可是最优秀的情报商人。”

    “嗯。”低低的应一声,少女低垂着眼睑。

    ——谁是可以信任的?

    她不知道,但可以交给那家伙评估,希望……希望他是可以信赖的。

    “把这个消息告诉尤利塞斯。”全身上下用绷带携裹着的情报商人说道,语气忽然变得短促起来,“然后,把我踢开,用全力。”

    “确定?”持剑者流露出问询的神色。

    威利点点头,但紧接着,看不到五官的面孔却因扭曲而显露了形迹,整个人如同虾米一般弓直了身子,一步,两步,三步……他完全本能的向后倒退了近十步,然后伸出手想要抓些什么,最后所能攥紧的却只有浓郁的雾气,失去平衡的身体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这是什么怪物啊……

    意识渐渐模糊的情报商人,脑海中再没有其它任何的念头。

    而在另一边,无心继续游历此地的持剑者返回了位于小镇一角的偏僻小屋,出乎预料的是,她再一次的碰上了骰子屋的少年。

    “怎样?”他靠在门边,笑盈盈的看着她,“玩的还愉快吗?”

    “一点也不。”米娅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有任何的隐瞒,“这里,已经死了。”

    “还真是符合教团风格的回答呢。”骰子屋的使徒挪了挪身子,给女孩腾出回归的道路,“不过,对此我可不敢苟同——在我看来,这座位于边缘地带的小镇不止活着,还活出了生命的伟大。”

    “哦。”知晓对方和自己不对付的少女只是低低的应了声。

    “所谓边缘地带,就是遗弃地带,这里的镇民都是被放逐者,被遗弃者。”狄克自顾自的说道,“明明被所有人放逐、遗弃,他们还能在这片被腐蚀的土地上活出自己的精彩,这难道不是生命的伟大吗?”

    “浑浑噩噩的活着,”年轻的持剑者在门槛处微微停下脚步,冷淡的话语蕴涵着决绝的意志,“还不如就此死去。”

    “果然啊——”金发碧眸的美少年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我跟你合不来。”

    “彼此。”少女同样没有遮掩自身的厌恶。

    “看来我们还真是非常的坦诚呢。”目送着女孩与自己交错而过,骰子屋的少年挺直了身子,“唯独这一点,希望我们日后都能保持下来,比如……那个缠在你身边的绷带男是什么人。”

    “无礼之徒。”离去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歇,教团的持剑者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迷途者之家……一群不知所谓的家伙。”低啐一口,金发碧眸的使徒抬起头,注视着窗外那覆盖了整个街道的浓雾,注视着被迷雾所阻隔的阴霾天际,“不过也没必要太在意跳梁小丑的表演,毕竟从一开始我就立于不败之地。”

    “因为……”他嘴角含笑,锐利的目光仿佛看透了迷雾,仿佛看到了称不上久远的未来,随后以理所当然的声音说道,“胜利者一直站在我这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