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一自黑暗中复苏的是……
    比烟暗更烟暗的,是人心。

    在彻底贯彻烟暗森林信条的烟暗公会之中,这句由初代会长写下的箴言毫无疑问是至理名言,所有人都刻意遮掩着自己的面容,小心谨慎的和其他人交流,对任何人都抱着百分之百的不信任,为了自己的权势和地位可以毫不犹豫的将身边的人踩在脚下,然后如踏脚石一般用完即扔,不留任何隐患。

    但有一个人却对此、可以对此嗤之以鼻。

    那就是烟暗公会的会长,被冠以灰之名的神秘之人。

    作为将这句话流传下来的人,他当然有充足的理由对人类那愚蠢而又可笑的心智加以嘲讽——没错,是对人类。

    现任烟暗公会的会长,被冠以灰之名的神秘人,并非人类概念中的一员。

    而更准确的说,历任烟暗公会的会长,除了最开始的几任以外,没有哪怕任何一位能够被归属于人类这一概念之中,在他们的前身击败蛰伏在烟暗中的一位又一位强敌,直至有我无敌之后,他们都无一例外的成为了非人。

    在继承前任丰厚的遗产中,有一项被刻意混杂入其中的遗产,也被继任者继承了。

    那就是人格。

    ——蛇之智慧。

    这件由先古列王时代的炼金术士以高等妖魔的头盖骨为原材料打造的饰品,拥有复写使用者人格并在特定条件下覆盖继任者人格的功效,烟暗公会的初代会长在人生的最后,选择了以这种方式永生,以这种方式将他的邪恶智慧流传下去。

    但他没想到,代代人格的复写与覆盖最终催生出了一个何等恐怖的怪物,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一代一代的智慧和邪恶累加在一起,最终诞生的是一个前所未有可怖的妖魔。

    它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因为它即是……烟暗公会。

    灰虽然是它最重要的载体,但那份身躯对它而言却太过羸弱,它的意志,它的灵魂寄生在无数的人类身上,下层区的妖魔化现象之所以越演越烈,很多人单纯的将原因归咎于无名者之雾的日渐扩张,而不知道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成为了它的载体,它的分身,它的食粮。

    它是人类邪恶所催生出的妖魔,所被赋予的正是终结人类的使命。

    然而它的意志太过强大,强大到人类那羸弱的身躯根本无法承载它的精神,强大到仿佛被一层无形的薄膜所阻隔,根本无法降临到这个物质的世界,只能对被它寄生的人类施加微妙的影响,借以干涉命运的走向。

    理所当然的,它不甘心。

    它想要一个能够完全承载它精神的完美躯体,想要能够自由的支配世间的万物——于是,为了响应它的意志,烟暗公会这个下层区的庞然大物行动了起来。

    人造妖魔。

    借由高等妖魔的血肉与人类相合的畸形产物在这个背景下孕育而出,并且在短短时间之间得到了第一个完成品。

    即是烟暗地母。

    那是它心中与自己最相吻合的物质载体,尽管以目前的很多眼光来看,有相当多地方的技术处理还非常的拙劣,但放在当时那个环境下,这已经是人类技术所能达成的极限,它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使用这个躯体。

    然而——

    它被拒绝了。

    盲目痴愚的混沌拒绝了它,过于强大的躯体对外来的精神本能的产生了抗拒,并任由那个发狂人类的精神主宰了伟大的躯体,受限于人类的渺小本质,那家伙根本无法驾驭这有若实质的混乱化身,只能顺应着本能,如同烟暗一般不断吞噬着矿道中的物质,随后如流水线一般成批次的产下面目狰狞食人的怪物。

    它失败了。

    拥有无限吞噬本能的怪物不应留在世上,哪怕是它这种无形无质的妖魔对此也深深的忌惮,于是它动用特殊的手段令这头超出它能力掌控之外的妖魔陷入长眠不醒的翡翠梦境之中,将这个可怕的怪物安置在烟暗公会的外围。

    而今天、而今天,有人似乎在打它的主意?

    充当烟暗公会意志降临的人形端接口的灰,视线在伊尔丹矿坑的全息投影上微微停驻,随后名为一股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尖锐的指甲划破柔弱的**,殷红的鲜血顺着指尖淌落,他抬起头,深褐的眸光中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竟然敢对我的东西下手,不可饶恕——”

    不是意外,对方绝对是有备而来。

    路线明确不说,还有实力突破它所特意布置的防线——数百乃至上千的食人怪物绝对不弱,能将它们歼灭殆尽的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要么是上层区那帮子传承了先民之血的荣光者,要么就是教团那些信仰光明与秩序的持剑者,除此之外……大概也就只有面具了吧……

    思绪中掠过那张并不陌生的青铜面具,灰那张灰白的面孔上罕见的流露出几分忌惮——若要说下层区还有什么人能让他感到顾忌,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被称作下层区阴影之王的面具,和那一位能够自至深之夜中归来的烟暗旅者。

    为了能消弭隐患,它甚至在听闻米开朗基罗手下一个小角色死后,特意掀起动乱,刻意派遣手下的杀人鬼对一个从上层区下来的小鬼动手,希望将上层区的视线吸引到面具的身上,从而发现他的真身,从物理层面将他消灭。

    只可惜,失败了,连带它手下最强的杀人鬼雾夜也消失了雾色之中。

    这让它非常的愤怒,毕竟——

    杀人鬼也是它的东西,是它为自己准备的备用身躯,它们的重要性,甚至更甚于那头一直在翡翠梦境中沉睡的烟暗地母。

    如果有必要的话,它打算解开烟暗地母的封印。

    毕竟只是一个半成品,尽管从潜力上来说,是个堪比高等妖魔的怪物,但不能为它所用的东西,通通都是半成品,可以随时舍弃的半成品——即便心中万分不舍,可妖魔的心灵从来都铁石心肠。

    当不知正体的不速之客突破了第四波怪物的戍守之后,诞生于烟暗公会罪孽中的畸形妖魔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常规的守卫方式无法起到应该起到的作用,那么它所能用以制敌的手段也就只剩下了杀人鬼和烟暗地母,而要它在这两者中做一个抉择的话,它所选择的肯定是更接近于完成品的杀人鬼。

    唤醒烟暗地母,就成了这个时候的无奈之举。

    希望——待会还能够制服再一次复苏的妖魔之母。

    他的人形用终端相当拟人化的叹了口气,随后在大厅中密密麻麻的案件中输入了一系列密语,并按下了手掌:“以烟暗公会之名,宣布进入临战状态,并予以最终防御兵器烟暗地母解禁指令。”

    风平浪静,大厅中什么也没有发生,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清。

    灰对此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诧异,因为眼前这一切本该如此,它只不过是传递命令之“人”,接受命令、执行命令的并不是它,也并不在这里,而是整个的烟暗公会,而是整个的地下世界。

    在隐藏在地层深处不可视的钢筋网络之中,来自烟暗公会神明的最高权限被一丝不苟的执行者,环环相扣的蒸汽机发疯似的运转着,喷涂出骇人的火焰与蒸汽,数不清的机械臂以令人生畏的姿态运作着,钢铁的碰撞声与轰鸣声打破了下层世界久违的宁静——然后,至高无上的旨意传达到了幽深矿道的尽头,传达到了那一片荒芜的、令人窒息的烟暗之中。

    “轰隆!”

    仿佛惊醒了什么一般,世界陡然颤动了一下,密密麻麻的碎石屑从高处砸落,如果这里存在着光的话,看上去一定会遮天蔽日,可是……在这片诡异的空无之中,它们却如同被某物吞噬了一般,连溅起水花的声音都听不到。

    指令确定。

    麻醉剂停止注入。

    ——一根机械臂松开了钳制。

    镇定剂停止注入。

    ——一根机械臂松开了钳制。

    安眠剂停止注入。

    ——一根机械臂松开了钳制。

    唤醒程序执行。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整个空旷的矿洞之中,尽皆是机械运转的声音,至少有成百上千条机械臂,同时松开了对“某物”的钳制。

    然后……世界恢复了沉寂。

    如死一般,没有任何生命留存的沉寂,空旷的矿洞之中没有风,没有水,更没有声音,甚至连存在本身都仿佛被一个巨大的空洞所吞噬。

    那是——

    烟暗地母!

    一双双赤色的瞳仁如雨后山谷盛开的花朵一般在矿洞的各个角落睁开,庞大到充盈了整个矿洞的身躯开始了运作,仿佛无穷无尽的烟暗开始了蠕动,又仿佛是一个不可名状之物开始了活动,整个空虚而又充实的地下世界,充斥了令人作呕的,某种不祥之物活动的声音。

    ——所有食人怪物的母亲们自烟暗中复苏。

    然后,它们被赋予了魂灵!

    地底的怪物终于摆脱了怪物之名,只有此刻的它们,才能真正获得妖魔之名!

    为了庆祝它们的新生,不具备复杂思维能力的妖魔们,打算以鲜血与杀戮拱卫烟暗的荣光,打算以死亡与绝望的哀鸣向伟大的生命之母展开献祭!

    于是它们咆哮着,奔流着,开始了猎杀。

    伊尔丹矿坑在这一刻真正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死亡洞窟。

    无人生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