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三将希望寄托于汝之剑上
    开什么玩笑!那样的怪物怎么会是人类可以战胜的!

    艾米·尤利塞斯艰难的在地面——不,是眼前的妖魔的身上站定,完全忽略了身边跌倒一片的地底怪物,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向几乎占据全部视野的巨大阴影,望向那几乎将世界浸染成一片黑暗的无名邪物。

    简直就像是出现在新手本的隐藏boss一般,完全是不应该出现在火种辐射范围内的恐怖怪物,换做那些能够驭使闪电、火焰、冰霜的塑能类能力者,或许还有办法对付这个大号的靶子,但他和这种没有明显弱点又形体巨大的家伙相性可谓糟糕至极,不要说只有他和持剑者两个人,就算有一百人、两百人,以普通的刀剑劈砍,都无法对它形成有效的杀伤。

    还是撤退吧——趁现在还能撤退。

    荣光者并不打算做无谓的牺牲,高等妖魔虽然凶悍,但总不会比黑暗众卿更强。凭借能力的特殊性他有机会从黑巫师阿尔弗列德这般人物手上走脱,换做无知性、且在顶峰战力中隐隐处于垫底位置的高等妖魔,就算在厮杀一番发现不能力敌之后,他也有相当的把握能够脱身,陪一直信赖他的少女一起疯一把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眼前这个敌人,与他的相性可谓糟糕至极,就算他做拼尽全力殊死一搏,对这个怪物来说,或许也不过是被蚊子叮了一口——双方完完全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怪不得他的本能会对他发出预警,原来打从一开始,他们脚下的大地就不是真实的大地,而是妖魔的身躯,他所摸到的那些砂砾,或许是长久沉眠沾染上的灰尘,又或许是它生理活动自然产生的皮屑,而那些肆虐伊尔丹矿坑的食人怪物,则是生活在它身上的寄生虫,或是免疫系统。

    打了这么久,他们竟然连敌人的本体在哪都没发现,真是失策。

    少年环视一周,在好不容易开阔起来的视野之中找到了同样停下杀戮的持剑者,在大致确定了距离之后他心中动了和少女汇合的想法——趁现在地底的怪物们还没有重整旗鼓,他立刻行动起来,在有如波浪般翻滚的身体踏浪而行,然后在二人的距离缩短到只有一个“浪头”的时候,他开口:

    “米娅——”

    “尤利塞斯。”几乎在同时,教团的持剑者说出了他的名字。

    在这异口同声之中,年轻的荣光者稍稍有些尴尬,因此接下来想说的话完全被少女堵死在了腹中:“请你保护我——拜托你了。”

    “保护你?”艾米挑了挑眉头,“你打算要做什么?”

    “予不净者以净化。”持剑者的声音平缓而有力,仿佛她面对的不是那有若山岳般雄壮的高等妖魔,而是与一只轻松可以碾死的臭虫。

    “你——”少年顿了顿,好不容易将“找死”两个字吞入肚中,问道,“有办法将它杀死吗?”

    “增压。”米莉点点头,说出了圣痕赋予她的第二个能力,“我的增压没有极限,理论上。”

    别的不说,单就是最后三个字都很难让人放心啊……

    虽然这么想着,但艾米·尤利塞斯没有回绝——他到底是秉持着先民荣光之血的荣光之裔,是生来高贵并且理所当然享受着种种特权的荣光者,面对能够动摇赫姆提卡秩序的危机,他没有退却的理由——嗯,送死免谈。

    “好。”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做出了回答,然后转身,在少女背后站定,面向那浩浩荡荡杀来的怪物们,漆黑的瞳仁之中隐隐浮现出一个仿佛随时可能破碎的模糊虚影——那并非视网膜映照的投影,而是隐藏在他身体内部,为他一直所忽视的某件东西,某种力量——在这一刻,在他完全忘却了一切,抛开了一切,任由斗志熊熊燃烧的这一刻,自然而然的显现出冰山一角。

    可惜,身为当事人的少年对此一无所知。

    在他的眼中,唯有怪物浩荡的军势。

    没错,军势。

    在地底生活着的食人怪物,拥有超越人类想象的集群学习能力,个体在不经意间所取得的经验,将会同时反馈给整个群体,它们适应环境的速度远远比少年预想的要快,就在他们说话的这段时间,它们开始汇聚,没有零散的一拥而上,而是迈着整齐划一的步子,如同军队一般朝他所处的方向奔涌而来。

    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当集体的力量汇聚在一起,荣光者丝毫没有把握拭其锋芒。

    那可不是游兵散勇,而是真正的战阵,而是真正的军队!就算他能凭借着自己那超凡的体魄以及近乎作弊一般的直感能在里面杀一个三进三出,也没办法抵挡住它们前进的步伐,更没办法在千军万马之中保护住正在筹备着绝杀的持剑者——所以,必须缠住它们——不惜一切的缠住它们!

    少年眯起眼,心中的决心前所未有的坚定。

    然后——

    他划开了自己的手,任由殷红的鲜血流淌而出。

    “我在这里!”他高举着流血的左臂,向远在另一座“山丘”上的怪物们宣告,然后踏步,然后向前,单薄的身躯中仿佛蕴涵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漆黑的瞳仁中仿佛燃起一团火焰,“你们的敌人,就在这里!”

    尊崇的先民之血,其存在本身就是秩序的象征,而秩序,对由黑暗混沌衍生出的一切妖魔鬼怪都具备无比强烈的诱惑,这种诱惑就连高等妖魔都无法抵抗,会飞蛾扑火一般涌入迷雾区,在秩序的光芒之下失去所有力量,被人类狩猎,被人类宰杀,甚至沦为人类的食物,人类的口粮——更别说眼下这个高等妖魔衍生的族群,对它们而言,这是足以令它们全员疯狂的诱饵,只要稍稍展示一番,等待荣光者的将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厮杀——尽管这时候怎么想也不能算一件好事,但他对自己体内流淌的荣光之血的浓度,有相当的信心。

    理所当然的,怪物那猩红的复眼中弥漫的尽是疯狂。

    甚至——

    脚下那无可名状的巨大妖魔也不安的躁动起来,一双双赤红的瞳仁如同一盏盏探照灯一般打开,在深沉的黑暗之中无意识的巡视着……可惜的是,艾米·尤利塞斯对它来说实在太过渺小,即便它无比的渴望那浓郁的秩序之血,无比的渴望得到血液之中那最为纯粹的秩序之力,它也找不到它身上那微小之物,只能徒劳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让少年、少女与怪物们脚下的“土地”如同怒海狂涛般呼啸起来。

    骤然的变化让荣光者那刚刚迈出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他顿了顿稳住摇晃的身形,视线在再一次溃不成军的怪物们身上微微停驻之后,将目光移至了教团的持剑者身上——他很清楚,胜败不在于他,至少最终的胜败他只能起到牵制与影响的作用,决定此战的胜负手只有一个,只在……米娅的身上。

    妖魔的躁动,不会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他想到,然后回身望去——幸运的是,他的关心是多余的——增压是凝聚气压召唤撕裂一切的狂风的能力,凭借着对气压的驾驭,持剑者一边高擎着银白的双手大剑,一边脱离大地引力的束缚,如同教团经典之中的圣洁天使一般悬浮在半空中,巨大的风压将整把长剑包裹起来,远远的望去,她仿佛握住的不是剑,而是风。

    ——增压、增压、增压!

    气流在剑尖处隐隐形成一个漩涡,狂暴气流撕裂大气的声响即便是他这里也能听清楚,此刻少女所驾驭的暴力已经远远凌驾于初见时她所斩出的那一剑,那份堪称暴虐的毁灭之力足以令任何人心惊。

    但是、还不够!

    单单足够令人心惊动魄,根本无法撼动那堪比山岳的妖魔,想要击败乃至击杀这头高等妖魔,这种程度的力量远远不够!

    持剑者紧咬牙关,手上的圣痕迸发出前所未有璀璨的光芒。

    ——增压、增压、增压!

    黑暗的天空骤然出现了一个空洞,狂乱的气流掀起少女那犹如朝阳般秀丽的淡金色长发,灰白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然后伴随着一阵的撕拉声,这件下层区粗制滥造的长袍再也承受不住狂风的侵蚀,碎成了漫天飞舞的蝴蝶,显露出里面那套白底金纹、设计简洁的战斗修女服。

    而这一切,她依然一无所知。

    她只是咬牙,只是催动手上的圣痕。

    持剑者是存在极限的,与生而有之的荣光者相比,他们并不具备才能,他们之所以能与荣光者战斗,能与各类妖魔厮杀,完全要归功于体内植入的圣痕——依靠它,他们的身体素质才能超越人类,也正是依靠它,他们才能驾驭狂风、驾驭雷霆、驾驭冰霜、驾驭火焰——但圣痕终究不是身体本来就有的东西,即便每一位持剑者都与植入的圣痕有不低的适配度,可排斥反应终究是存在的,不能如荣光者一般完全自如的操作自己的能力不说,在能力的使用上也会存在时间上的阀值,一旦超过阀值作战,很有可能会引起排斥反应,不战而败,甚至……身体由内向外彻底崩溃,就此长眠也不是不可能。

    但少女没有选择。

    想要杀死它,想要杀死这只高等妖魔,必须要有这样的觉悟!

    这是弱小者的觉悟,也是弱小者的力量!

    更是——必杀的决心!

    宛若神话传说中驭使狂风君临大地的骑士,少女抬起那白皙有若天鹅的细颈,翡翠绿色的眸中写满了决绝,尽管没有声音,亦没有多余的动作,但毫无疑问,她正以她行动本身于此宣告:

    狂风,听我号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