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四就算鲜血洒满怀抱
    死期将至。

    在三十五秒后,他的动作会因疲劳而开始放缓,之后又十七秒,精神与**双双濒临极限的他将会被背后的怪物咬去一条胳膊,然后不用十五秒——更确切的说是十三点七五秒,他将彻底失去抵抗能力,沦为怪物们的食粮。

    这是未来。

    至少是曾经发生过的未来。

    ——死亡先兆。

    这个神秘的能力似乎满足了特定的条件,以这次危机为契机产生了奇异的变化,他摆脱了过去那种必须经由“死”才能预见未来的窘境,即便是在战斗之中,也能清晰的感受到横亘在命运十字路口的死之终结。

    可惜……也只有死而已。

    自己的死,以及敌人的死……或许还有……

    他没有任由自己朝那个方向继续想下去,在战斗中走神可是大忌,尤其是在身体与精神都濒临极限的现在,他根本无法承受起一次走神的后果——那很可能是死,并且不排除真正的、永远的陷入那无法苏醒的噩梦的可能。

    死亡先兆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先兆,到底还能不能把他从死神的镰刀下夺还,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尽管从情理上来说挖掘能力的更深层次运用不会令能力的固有特性消失,但……情理上终归是情理上,荣光者的能力千奇百怪,很难有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共性,要是他就是那万一呢?人一旦死了就真死了,死者苏生的能力或许存在,但至少他未有耳闻,也绝不认为自己可以轻慢死亡。

    所以,不敢赌,不能赌。

    他——已经没有赌本可供挥霍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荣光者开始有意识的避免自己的死亡,思维在人类求生本能的压迫下加速运转,死亡先兆看到的未来如同投影一般在脑海中不断回放,他一边强打着精神应对着怪物们那层出不穷的攻势,一边解析着一分钟以后自己的死因:毫无疑问,根子在疲倦的累积,但直接原因……却与这无关。

    少年的脸上埋上一层阴霾。

    怪物们又一次的进化了,这一次进化不止体现在集群智慧方面,更体现在社会分工——在预见自己死期三十五秒后,专职的暗杀者出现了,这个首次出现的特殊个体拥有遮断气息的特殊技巧,它的形体也比它的同类更瘦小一些,但论起速度与敏捷,它要迅捷的多,灵活的多……也要可怕的多。

    他吃了这么一个闷亏。

    然后——在越来越多的暗杀者的伺机而动之下,最终走向败亡。

    这个结局对现在的他来说自然是可以避免的,但问题是……就算预见并避免了那个死于一分钟后的未来,他的出路又会在何方?就算成功的苟活了下来,以他那所剩无几的体力,去面对在战斗中不断学习、不断进化的怪物族群,真的还有希望吗?答案理所当然却又冰冷无情,所以,单纯在怪物围攻下求得生存远远不够,他必须找到突破当前局势的契机。

    但是……契机在哪里?

    不存在——

    是的,他找不到机会,被怪物们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的少年,拼尽全力也只能在如同汪洋大海一般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怪物之中勉力维持着不败,就连最基本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更别说从中脱身。

    这是死局。

    从他头脑一热,一头扎进怪物组成的军势开始,死亡……便业已注定。

    但他不打算放弃。

    因为事实早已向他证明,一味的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以死亡为代价,他确定了未来的走向,如果他只是利用荣光之血拖延时间,与脚下难以窥见全貌的高等妖魔存在某种微妙联系的怪物们将会转移目标,展开隐藏在又粗又长的手臂下的飞膜,扑腾着翅膀向持剑者发起攻击——而到了那时,一切挽救的手段都为时晚矣,哪怕他主动杀入怪物群中,也无法挽回局势。

    所以……趁现在一切还尚未显现出端倪,防范于未然。

    少年想要成为英雄。

    ——就算鲜血洒满怀抱!

    于是,在那一个瞬间,身体先于思维行动了。

    年轻的荣光者冲入了怪物的军势之中,视界在第一时间就被暗红所侵染,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攻击,他就仿佛那坠入蛛网中的蝴蝶,挣扎与反抗根本无济于事,只会令自己在罗网之中越陷越深。

    但不抵抗的话,唯有一死。

    死亡——

    是铭刻在艾米·尤利塞斯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恐惧,他不想死,无论如何都不想死,然后在生与死的角逐中他更进一步的挖掘了死亡先兆的潜力,从而看到了那离他不算久远的“死”之未来,也是他所必须要改变的未来。

    不能死,更不能松懈。

    然而即便预知到了死亡的来临,荣光者也很难将心底的那根弦绷紧,持续的高强度战斗让他的精神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在怪物们密集的攻势下,他就如同走在钢丝上的杂耍艺人一般,只要稍有松懈,就很有可能维系不住这脆弱的平衡,从高空坠落,摔得粉身碎骨,摔得尸骨无存。

    死亡此刻离他只有不到三十秒的距离,并且还在不断的迫近。

    汗水打湿了眼帘,鲜血染红了视界,少年一边与自己的疲惫战斗着,一边清点着数字——他第一次发现从一清点到十会是如此的艰难,也会是如此的痛苦——那种死神足音始终在身后迫近的感受,并不好受,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强打起精神,将自身的潜力挖掘到极限。

    变强、变强、变强。

    仿佛生锈的机器在重新启动后自然而然的磨合,艾米每一秒都感觉自己比上一秒变得更强,甚至他怀疑如果不是先前在厮杀中损耗了太多的精力与体力,以他现在的战斗技艺完全能从怪物的包围之中冲杀出去,但可惜的是……世事没有如果,既然已深陷其中,就没必要想这么多“如果”。

    强行掐灭了心中的杂思,荣光者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还有十四秒!

    在心底默念一声,知晓死期将至的少年猛地回身,没有丝毫的留手,短剑暗血抡出一个完美的半圆,随后伴随着漫天纷飞的血光,悄然潜伏在他身后的新型怪物被干脆利落的一剑劈成了两半。

    时间的秒针在十三点七五这一处短暂的停顿。

    然后十二、十一、十……一直到——

    零!

    艰难的活过了死亡先兆中看到的死期,荣光者的眼角微微抽动,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油然而生,但很快便被他压下——现在可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厮杀还在继续,怪物们还在借由它们的集群学习能力变得更强,能够隐匿自身气息的暗杀者型怪物也会源源不断的从那庞大的基数中诞生出来,他所面临的战斗只会越来越艰难,他所面临的局面只会越来越恶劣,下一次“死亡”注定不会离他太远。

    可是……艾米也从未想过,会……近在咫尺。

    十二秒。

    这是在开玩笑的吧——这样不愿承认现实的想法,少年一次也没有产生过,在时间与空间的间隙中亲眼见证了之后十二秒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的荣光者,握剑的手不禁松了松,骤然的失神让攻击越发紧密的怪物在他的后背上拉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让局势越发的恶劣起来。

    但再怎么恶劣也不会恶劣过将来。

    预知了死亡到来的艾米·尤利塞斯苦笑,他并没有感觉到绝望,但却清楚的知道,仅凭他现在的体力,根本无法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归根到底只能赌命,赌一赌死亡先兆到底还具不具备能令他从必死困境中归还的能力——如果能的话,或许这个能力的本质……或许与平行时空无关。

    又走神了。

    没时间摇头,荣光者干脆利落的将刚刚诞生的杂思掐灭。

    然后……

    五秒已至。

    死亡的阴云如期而至。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乃至更多,一个个身材高大的赤眼怪物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也不攻击,也不撕咬,只是单纯的张开双臂,如同面对久别重逢的情人一般,予以最为热烈的拥抱。

    挥剑?

    这毫无意义。

    少年眯起眼,暗敛的眸光中没有哪怕一分迟疑,在烟压压倾覆而下的一片阴云中,他挥剑——也只挥剑,哪怕这毫无意义,哪怕层累在他身上的怪物仍在不断增多,但在这个时候,他除了挥剑又能做什么?

    闭目等死?

    开什么玩笑!

    他必须承认,他的确畏惧死亡,的确在很多地方表现的不像生来背负荣光的荣光之裔,但他还没堕落到连面对死亡时挥剑的勇气也没有!

    区区死亡——

    艾米·尤利塞斯猛地瞪大了眼,没来由的迸发出一股气力。

    ——又不是没经历过!

    有那么一霎那,他劈开了积压在身上的层层尸骸,但在那之后……好不容易冒出的希望的苗头,又被掩盖在了怪物们的身下。

    离死亡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已经没法行动的荣光者不经自嘲一笑,接下来他大概会被生啖血肉吧。

    还真是新奇的死法呢。

    艾米·尤利塞斯想到,然后握紧了手中的剑。

    或许,是时候揭开束缚之上的枷锁。

    当烟暗来临之际,他轻轻吐出解开封印的密匙。

    随后——

    天地崩塌。

    稍稍晚了那么片刻,耳畔才传来那如雷鸣一般的惊天巨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