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五吹响宣告终焉的号角
    已经到极限了么。

    纤细脆弱的身体如同过载的老旧机器一般显露出不正常的红色,但如同体内的某一根弦已经断开,浮于空中的少女丝毫感受不到痛苦,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极为麻木,灵魂与意识仿佛超拔了**,以第三者的超然姿态支配着自己的行动。

    然而……就算如此,她也仍旧感受到了极限所在。

    哪怕植入了圣痕,持剑者也终究只是凡人,或许在激活圣痕的情况下能够足以与荣光之裔相抗衡,但本质上不过是代行神之权柄的普通人,以凡人之身僭越生命层级的藩篱去驾驭圣者遗物中的超凡之力,必须承载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哪怕他们全部是精挑细选的适配者,在激发能力的同时,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仿佛心脏被搅碎,仿佛筋脉被一寸寸截断,仿佛血液被高温蒸腾……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绝大多数有潜质的适配者都死在了移植圣痕的那一刻,而就在少部分的幸运儿之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无法适应高强度的作战。

    有着两次施洗经历的米娅,无论是圣痕的适配度,还是个人的精神意志,在同期生中都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即便放眼整个教团,在大持剑者之下能够稳稳压过她一头的也是寥寥无几——然而就算是这样的她,也存在极限,也存在永远无法触及的天花板,比如说……现在。

    已经不能够继续下去了。

    为了予地下空间蛰伏的可怕妖魔致命一击,少女与圣痕的共鸣早已越过了那被所有持剑者公认的安全阀值,并且还在不断的往更高处攀升,就算她能以千锤百炼的意志将这份痛苦转换为更进一步的力量,但她的**终究存在着极限,不要说继续增压以驾驭更为狂暴的气流,就连维持现在共鸣都开始力不从心起来。

    不用想她都可以知道,她……快要死了。

    植入体内的圣痕开始排斥她的血肉,气力渐渐从身体中消散,感官则进一步钝化,心脏如同打桩机一般剧烈的跳动,让人毫不怀疑会在下一刻炸裂开来,而更渗人的还是持剑者的皮肤,从毛孔中渗出殷红的血珠遍布全身,几乎将她染成一个血人,不趁现在挥剑的话,很可能会在予妖魔以重创前,死亡登门造访。

    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妖魔——

    必须死!

    赫姆提卡并不是米莉的故乡,米娅出生在遥远的纳撒尼尔——与多少有些莫测的赫姆提卡不同,它只是一座普通的边陲小城,秩序的火种早已在无名者之雾的侵蚀下摇摇欲坠,传承了先民之血的荣光之裔为这座已大半坠入烟暗中的古老城池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市中心的大教堂成为了所有人最后的光明与希望。

    然而……

    世界失却了光。

    看不到尽头的长夜悄然无声的降临在这座渐渐失去生机的城市,窗外的世界静谧的有些可怕,时不时的可以看见几个模糊的烟影在徘徊,也时不时的可以听见如夜枭一般凄厉的桀桀怪笑,甚至……偶尔还有惨叫声以及咀嚼血肉的声音传来。

    那是地狱。

    绝望与恐怖笼罩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谁也不知道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尽管所有人心中都隐隐有一个答案,一个没有人愿意相信的答案。

    纳撒尼尔的统治已宣告终结,与它一同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还有他们这些生活在城市中的居民。

    等待他们的,唯有一死。

    没错——唯有一死!抱着必死的觉悟,教团的持剑者艰难的挥动长剑,挥动那席卷了大半个天幕的可怕风暴。

    世界顿时一清。

    暴乱的气流如同龙卷一般居高临下的斩落,远远的看去,仿佛少女擎起一把仿佛可以将天地一分为二的终结之剑,小小的、纤细的、脆弱的身体以劈山分海的压顶之势驾驭着狂暴的气流如银河落九天般倾泻而下,然后……世界短暂的失去了声音,连时间似乎都有了那么一霎那的停顿,直到——

    “大地”被切断了。

    一双双如同探照灯一般吓人的赤色瞳仁吃痛的四处扫视,漆烟如污泥一般的胶状物从创口处飞溅而出,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高等妖魔那无可名状的身躯因痛苦而四处抖动,漫山遍野都是翻飞而起的地底怪物。

    竟然会有这么多?

    惊讶只存在了微不足道的刹那,米娅并没有分神,她的眼中只有化身大地的妖魔。

    还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教团的持剑者咬紧牙关,手臂、不、是全身的肌肉开始痉挛,一时间她竟有些拿捏不住手上的大剑,无力将这宣告终结的一剑斩出。

    但也只是一时间。

    米娅深吸一口气,如同回光返照一般重新提起精气神,狂乱的风暴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四处逸散,反倒越发的凝结,在恍若天地终结的轰然巨响声中,狂风收束凝结的究极之剑如切开黄油面包一般切开妖魔的身体,散发着恶臭的乌烟胶状物如同喷泉一般向两边飙射,将分崩离析的两块大地染成一片浓郁的烟色。

    然后——

    躁动不安的大地掀起怒海狂涛,不知为何始终蛰伏于此的高等妖魔终于展开反击,一根根如同擎天之柱的触手蜂拥着破土而出,仿佛被刺瞎双目的狂暴野兽一般,没有任何目的的发泄着痛苦。

    有效果。

    持剑者的视界已被鲜血侵染成一片鲜红,身体的各项机能也接近停摆,甚至连意识也渐渐模糊,然而在此时此刻,少女的脸上反倒流露出一个稍显虚幻的笑容,随后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握紧手中的十字大剑,吐露出死亡到来前的最后一个词汇:

    “增压——”她说。

    本已濒临极限的身体在这一刻彻底的超越了极限,平时烙印在右手手背,象征“增压”的圣痕,在这一刻被完全激活,呼啸的狂风在一瞬间席卷整个空间,仅仅是余波就将无数的怪物卷起,升腾入那狂暴的龙卷之中,被可怕的风压碾碎成漫天的血雨,然后洒落在这片龟裂的大地之上。

    接下来,是毫无保留的一击。

    从天而降的风之剑,必将粉碎一切。

    持剑者此时已无力握剑,完全激活植入体内的圣痕,在教团内部是一种近乎同归于尽的手段,对自身所造成的伤害,一点不比她先前将“增压”超负荷运转来得低,轻则永久性的损失完全激活的圣痕,重则危及生命——然而,再怎么严重的后果也不会让她变得更糟,少女早就预见到了自己的死亡,因此当必要的时刻到来,她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圣痕化作柴薪,引导出最强的一击。

    此即为——

    风王咆哮!

    达成目的的少女就此失去意识,失去束缚的达克摩斯之剑坠入大地,围绕着虚假剑身呼啸的狂风撕裂创口,如同击穿世界的钻头一般,寄托了持剑者希望的终结之剑裹挟着无穷伟力,将胆敢阻挡在它面前的一切尽皆归于尘土!

    这是超越常人想象极限,宛若天灾一般不可抗衡的究极之力,更是米娅舍弃了性命、舍弃了希望、乃至舍弃了一切换来的终结之力。

    只此一击,天崩地裂!

    然而持剑者并没有确认战果,她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天空坠落,手背上依旧散发着微弱光泽的圣痕在这一刻保护了她,让她没有如果地底的食人怪物一般被卷入下方呼啸的龙卷之中,但也仅此而已,不说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一片血色,单说体内五脏六腑的大出血就不是野外简陋的医疗条件所能挽救的,她现在虽然还活着,可也仅仅是名为米娅的少女的最后回响,她的生命注将消逝在烟暗之中。

    除非时光倒流,死者苏生,否则无可挽回。

    但这或许也正是少女所渴求的。

    或许这样,她就可以与天国的父母姐妹团聚了吧。

    恍惚之间,教团的持剑者似乎看见了在遥远的天穹之顶有一扇极尽华美的金色大门訇然中开,伴随着嘹亮的圣歌响起,无尽的光明从世界的尽头洒落,背负双翼的神之使徒从天而降,拉着她的手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咚。”

    陷入幻景的少女并没有感觉到痛苦,安详的闭上了眼。

    她死了。

    与她一道归于沉寂的,还有整个世界。

    牺牲一切换来的终结之剑结束了高等妖魔的生命,也宣告了与妖魔有某种奇特联系的怪物族群的破灭,偌大的地下世界在此刻失去了声音,没有鸟叫亦没有虫鸣,只有从地上挣扎着站起的少年粗重的喘息。

    发生什么了?

    擦去附着在眼睛附近的汗滴与鲜血,年轻的荣光者环视一周空旷的世界。

    “米娅——”

    他试图呼唤队友的名字,然而一无所获,周遭死寂的氛围令他猛地生出非常不妙的预感,顺着心灵深处的直觉蹒跚而行,搜寻着持剑者的踪迹。

    然后,发现了少女的尸体。

    她走的很安详。

    少年不禁攥紧手心,心中的积郁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舒缓。

    “死了啊……”

    他只是如此说着,如此复述着残酷的事实,而后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