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六孤注一掷的抉择
    怎么可能?

    烟暗公会公会长以及最大烟幕的人形载体“灰”,于这一刻猛地瞪大了那双灰褐色的瞳仁,苍老的面容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也不怪他会如此失态,因为……烟暗地母的气息消失了——那个经由数以千百计高等妖魔血肉培植出的怪物,那个连他都想不出有什么方法能真正消灭它的怪物,被那帮家伙……讨取了?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烟暗地母尽管是个失败作,尽管只是一个完全被本能主宰的肉瘤,但无论是**的强度还是自愈能力都远远凌驾于普通高等妖魔之上,并且还拥有孕育生命哺育族群的特殊能力。他一向坚信,即便是上层区那些不可一世的荣光者、持剑者,在它面前也只能铩羽而归,甚至沦为这个可怕怪物的饭后甜点也不是不可能。

    常规的手段根本无法对它产生威胁。

    过于庞大的形体,超乎人类认知的恐怖自愈力,以及孕育族群无限进化的潜力,这三者联结起来,让它足以成为烟暗意志在物质世界最佳的活动载体,可惜……过于强大的体魄产生过于强大的排斥,即便是蛰伏在灰身后,潜伏在烟暗公会烟暗历史中的邪恶意志都无法掌控这具堪称完美的**,只能被当做失败品封存起来,充当烟暗公会最后的、也是最强的屏障。

    就算是做梦,他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这道最终防线会被正面击溃。

    难道是有大持剑者或者天选之人出手?

    能够歼灭高等妖魔的只有同格的敌手,哪怕那头有若混沌的恶物被他刻意剥离了知性,是只能进食与繁衍本能的残缺品,那等有若山岳般巍峨的身躯,其存在本身就是对力量的诠释,就是不可战胜的代名词。

    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就可以战胜。

    然而……天灾如何战胜?

    挑战高山、挑战流水、挑战那虚无缥缈的烟云——或许这般形容有些不太准确,但对于人类来说,体格已经超出他们认知范畴的混沌恶物,是绝对的不可战胜之敌——武艺高明的剑士可以挥剑斩铁断钢,可面对山岳、面对大地、面对存在本身,他们该如何挥剑,如何去战胜那不可认知的天灾?

    亲手缔造了恶物的邪恶意志比谁都清楚它的可怕。

    如果仅仅是它不能夺取这个**,它为何要将这个恶物封印,如同杀人鬼一般饲养起来,充当它的杀人兵器无疑是更合适的处理方案——真正令借由人类邪恶诞生出的怪物胆寒的,是这个无知无觉的人造妖魔那超乎寻常的强大,哪怕将之牢牢地把控在手,也无法消弭它心中的忌惮。

    只是……当这个它所无法掌控亦无法毁灭的怪物倒在了它的前面,它内心中却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下一个会被杀死的……是它。

    第一次,自人类邪恶智慧中诞生的妖魔认识到了自己的软弱。

    但仅此而已。

    作为掌控烟暗公会长达百年的实际统治者,它从来不缺决断,更不会因稍许恐惧动摇内心,影响决策——甚至恰恰相反,它在这一刻比任何人预想的还要更有魄力——既然堪称王牌的烟暗地母已被不知名的入侵者打倒,那么就有必要将对方的威胁进一步的调高,即便从常理上有些难以接受,但当下也只能将敌人视为高等妖魔、大持剑者或是天选之人一级的超级强者。

    而能与他们抗衡的,只有同级的实力者。

    也就是说,让杀人鬼完成最终的补完……势在必行。

    杀人鬼与烟暗地母一样,是邪恶意志为自己在物质世界准备的载体,吸取了烟暗地母计划失败的经验与教训,它没有一味的堆高实验体的**强度,反而严格的控制在它所能驾驭、所能掌控的阀值之下,虽然意外还是发生了,在实验接近成功之际,杀人鬼诞生的意志摆脱了它的控制,在下层区制造了一场相当大的骚乱,最后还是它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之重新纳入掌控。

    为此,它肢解了原型体,被冠以雾夜之名的初代杀人鬼。

    将新生高等妖魔的血肉分别植入十三个个体体内,从而培育出更易于掌控的次生代杀人鬼——它们既是烟暗公会隐藏于夜幕中的致命之刃,亦是它为自己准备的备用身体——在储备的高等妖魔尸首消耗殆尽的当下,它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失败,尽管一边在筹备着第三次实验的展开,但隐于幕后掌控一切的邪恶意志从没放弃对这一具有主之躯的觊觎。

    如果你看中了一套房子,但里面已经住了人该怎么办?

    只要把房子里住的人干掉不就好了。

    事实上邪恶的意志也是这么做的,将初代的原型体一分为十三,再造十三个单独的个体,借由它们之间的相互抗衡、相互残杀消弭这十三个相当于原型体分身的意志,从而步步蚕食,最终将补完后仅存的完美之躯纳入囊中。

    可惜……一切的计划尚未开始便宣告夭折。

    最为重要的“一号”在它还没执行它的邪恶计划前,便被人杀死在了东区。现在的十二只杀人鬼哪怕全部齐聚,完成最终的补完,对于它来说,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个有着趋近于高等妖魔力量的残缺品,与它为此所付出近百年的心血相比,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但在眼下,却没有那么多可犹豫、可迟疑的,比起考虑利益,考虑得失,止损才是当务之急。

    所以……它控制着烟暗公会的现任会长“灰”,解除了套在杀人鬼身上的最后一根枷锁,赋予了它们绝对的自由。

    自由的厮杀、自由的进化,自由的完成最终的补完。

    它等待着结果,等待着最终的胜利者出现在它的面前——那个集结了十二只杀人鬼全部力量,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晋入高等妖魔领域的终极怪物,一定会遏制不住那澎湃的杀意,一定会出现在它的面前,它……有这个自信。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不!并没有过去!当分针的指针指向十二之际,灰那浑浊的褐色瞳仁之中忽然掠过一道有若剃刀般锋利的光芒。

    ——起雾了。

    他旋转过椅子,面对着略显空旷的大厅,嘴角隐隐勾勒出一个笑容。

    “果然,你来了。”对着除迷雾外空无一物的大厅,这位统治着烟暗公会长达百年的主宰者以淡漠的口吻说道,褐色的瞳仁中流露出意味不明的神色,“我等你很久了,我的作品、我的孩子。”

    大厅之中没有声音传出,只有雾色涌动。

    “我很欣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灰摊开手,从始终没有任何变化的面部表情上看不出他心中到底有什么盘算,“但你不觉得,面对一个即将步入坟墓,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老人,还保持着这般警惕有点不太近乎人情吗?要知道,刚刚解开你们最后束缚的人是我,是你、或者你们的……父亲。”

    在父亲这个词汇上,他吐了重音。

    依旧是堪称空无的寂静,主控室中只有老人那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我快要死了,”在环视一周后,他开口,浑浊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平静,“死神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我也不能例外,作为我留在世间最后的痕迹,我想在死前看一看我一生中最完美的成果,难道连这个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吗?”

    几令人窒息的缄默。

    无论是不知存不存在的杀人鬼,还是烟暗公会的最高统治者,他们都没有说话。

    但有声音传来。

    “噗嗤——”

    如同菜刀切进败革一般生瘪干涩的声响,然后是水滴落在地的滴答声。

    稍稍晚了一会儿,迷雾如潮水般退去,显露出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只见他拉了拉帽檐,将手中的匕首从老人的心脏处拔出,任由鲜血飙射了一地,任由烟暗公会最高领导者的瘫软尸身栽倒在地。

    “很抱歉,老爷子。”杀人鬼开口打破沉静,声音低沉而喑哑,“我所能相信的,只有死人。”

    没有任何犹豫,他挥剑。

    大好的头颅落地。

    “只有死掉的人,”获得最终胜利的杀人鬼没有再多看这个曾经叱咤风云大人物哪怕一眼,“才是好人——所以开心的笑吧,我的父亲,你现在是个好人了。”

    烟暗公会的最后一任公会长,大名鼎鼎的“灰之恶魔”就此死去。

    然而,也正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老人那滚落在地的头颅山,隐约浮现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邪恶笑容。

    “咔擦——咔擦——咔擦——”

    杀人鬼的动作忽然如木偶一般僵硬,在略显漫长的僵立后,他噼里啪啦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只有死人才是好人,原话是这样没错,可惜啊……我并不是人类啊,我那愚蠢的造物,你终于贡献出你最后的价值。”

    他顿了顿,血色的瞳仁中流光转动:

    “还有十二号……待会再收拾你——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

    一字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