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八重新开启的战端
    灰——姑且这么称呼吧。

    新生的杀人鬼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尽管还没有完成最后的补完,但集结了十一只杀人鬼精华的躯体,或许还远远称不上完美,但就身体的强韧程度而言,完全能够媲美同等体格的高等妖魔,甚至犹有过之。

    只是,毕竟是未完成品。

    基于脉轮衍生出的天赋只有一个半成品,本应该激活的是名为雾化的不死之身,在他手上只能充当一个遮掩身形的迷雾,对付对付那些普通的持剑者、荣光者自然不在话下,然而一旦面对同样屹立于顶峰的大持剑者或是天选之人,就相形见绌……不过,反正通过现在这幅躯体他能感应到缺失的最后一块拼图,倒没必要急于这么一时,先解决掉入侵者,再完成最后的补完也不迟。

    到时候或许还做不到称雄赫姆提卡,但至少在下层区,他将是绝对的所向无敌。

    呼——吸——

    呼——吸——

    新生的杀人鬼吞吐着雾气,即便还无法做到与雾气融为一体,但这层雾气此刻就相当于他身体的延伸,不仅能够完美的遮蔽他的身形,还能够通过它感知敌人的动作,干涉敌人的五感——毫不夸张的说,只要立身于这片迷雾之中,只要不遭遇属性相克的敌人,他完完全全就是无敌的存在。

    只是……还不能掉以轻心。

    入侵者既然有能力清除掉烟暗地母,很可能就在某方面具备了顶峰层级的战力,甚至也不能排除,上层区那些可怕的家伙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派出了专门的队伍来清剿烟暗公会——即便教团与荣光者此刻正和混沌教派的烟暗众卿们激战正酣,按理说没那个时间理他们这些小角色,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的有大持剑者或是天选之人出手,他也只能借着雾气逃窜进迷雾区。

    然后在徐徐图之。

    本来如果能吞噬十二号,直接衍生出雾化的天赋的话他手上的筹码会多很多,但现在十二号正好躲在入侵者的身后,不先解决掉入侵者,根本没法完成最终的补完——这很难单纯的用巧合来解释,很可能是察觉到了什么的十二号出卖了烟暗公会的情报,将入侵者引到了烟暗地母所在并将烟暗地母击杀,迫使察觉到危险的自己解开事先植入杀人鬼体内生杀予夺的枷锁,从而赢取直面他的机会。

    不过……真是愚蠢。

    作为自人类邪恶智慧中诞生的高等妖魔,它生来就与它的同类有很大不同——它具备极高的知性,懂得利用人类善用的各种手段,并且天然的觉醒了一项足以令任何人闻之色变的天赋——寄生。

    通过这个天赋,它能够轻松的寄生于除了荣光者之外任何人的精神世界之中,进而影响他们的行为,甚至夺取他们身体的控制权,将他们制成只听从它命令的精神傀儡——在争夺身体控制权的事情上,它天然就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任何与它为敌的人,都只是在自取灭亡。

    甚至条件允许的话,他毫不怀疑自己能够占据荣光者的躯体,谋夺他们的荣光。

    只是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灰暂且将稍显长远的打算放下,开始专注眼前。

    入侵者的正体不明,他现在手上也没有可用的人手,放出杀人鬼令他们自相残杀的确以最快的速度诞生出了可供他使用的完美躯体,但对他怀有恨意的杀人鬼们自然不会放过消灭他势力的机会,哪怕不用看他都知道,在杀人鬼的肆虐之下,烟暗公会的中高层被屠戮一空,或许还有少数幸运儿侥幸逃过一劫,但以那些人手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重新恢复一个组织的行政网络——换而言之,他现在只是孤家寡人。

    这多少让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他有些不习惯。

    但并不是无法适应,作为凝结了历代烟暗公会会长邪恶智慧的妖魔,它拥有那些野心勃勃之辈的所有记忆——或许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没经历过战斗的“大人物”,但其中还是有少数几个是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战士,通过他们的记忆,灰能够自如的操纵这个躯体,完美的发挥出它的力量。

    更妙的是,其中一任会长曾经做过猎人。

    迷雾区的猎人是绝对的高危职业,以凡人之身猎杀妖魔,猎杀高等妖魔,哪怕它们在火种的秩序之力影响下被极大的削弱了,也是绝难完成的伟业,他们所需要的不只是一流的战斗意志与战斗技艺,更是一流的战斗智慧。

    所以,驾驭着杀人鬼身躯的灰,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只会比杀人鬼更强大。

    哪怕遭遇大持剑者,哪怕遭遇天选之人,他也有这个自信,能够凭借操纵迷雾的能力从中脱身——而只要进入迷雾区,相信以他的能力和手段,纵使上层区那些荣光者、持剑者倾巢而出,也休想找到他留下的任何痕迹!

    这么想着,杀人鬼驾驭着迷雾向入侵者缓缓逼近。

    为了尽可能不引起入侵者的疑心,灰小心的控制着迷雾蔓延的速度,让他的出现、他的到来尽可能的显得不那么突兀。

    与此同时,他小心的打量着出现在他视野中的入侵者。

    一男一女。

    看样子,不像是大持剑者一级的顶峰战力。

    纵使如此,如蛇一般狡诈的妖魔也没有放松警惕——毕竟是杀死了烟暗地母的入侵者,就算不是大持剑者,在某些方面他们也定然具备了威胁高等妖魔的能力,所以……最好能通过暗杀的手段解决掉他们。

    灰从来不是一个热衷于搏杀的妖魔,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方面会是它的短板。

    或许因为本性,他在正面战斗上会逊色于记忆中的那个老猎人,但在鬼蜮伎俩上,他相信绝对不存在能够与他相媲美的人类。

    毕竟它就是邪恶,邪恶就是它,它就是邪恶的化身。

    但可惜……还是被识破了。

    随着迷雾的临近,新生的杀人鬼很轻易的就发现了入侵者神色的变化——或许他们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可是这绝对没办法瞒过他,透过他们眸光的波动,以及不经意靠近武器的手,他意识到——指望对方放松警惕,然后干脆利落的一通全部砍倒,是一件非常不现实的事情,必须将活儿做的更加的精细一些。

    一点点靠近,一点点靠近。

    终于——

    遭遇。

    但灰并没有动,现在不是合适的下手时机,他在等待着,等待着入侵者露出破绽。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灰如同幽灵一般立于两人的身侧——入侵者很聪明,也很警觉,在被迷雾笼罩的第一时间就背靠背的站在了一起,小心的警戒着周遭可能出现的攻击——一边的情况下,他们的应对自然无懈可击,然而现在……他们需要面对的不是一般的情况,他们所面对的暗杀者是他,是人类内心阴暗面孕育出的邪恶意志!他比任何人,任何妖魔都更知晓人类的弱点!

    没有人能够长时间的保持警戒,没有人。

    是人就会有松懈的时候,肌肉的酸麻,不经意的走神,甚至是……眨眼!

    这些都是机会!

    只要耐心等待,入侵者终归会露出破绽。

    而现在——他终于等到了!

    男性的入侵者眨了眨眼,高度集中的注意力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无可避免的出现了短暂的分散,虽然只是微不可查的刹那,但对于他,对于新生的杀人鬼来说,这就是生与死之间不可逾越的距离!

    然而,他却没有下手。

    没有理由,他就是没有下手。

    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家伙就是个麻烦,对他下手会引发一系列的麻烦。

    明明没有任何道理,但在关键时刻他偏偏本能的相信了直觉的判断,然后稍稍慢了零点零三三秒,错过了最佳的下手时期。

    是某种能力吗?

    错失良机的灰眨了眨眼,刚刚那种情况的失手,很难简单的用失误来解释——诞生自人类邪恶智慧中的它,从来就不是会相信直觉、被直觉影响的妖魔——建立在这一点上,不难推断出对方有某种干扰性质的能力。

    如此的话,还要以他为第一下手目标吗?

    他在犹豫。

    以杀人鬼的眼光不难看出,那名女性入侵者的难缠程度远高于她的队友,虽然不至于没有破绽,但那些因本能反应而产生的漏洞都很小,很短暂,即便是他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抓住那转瞬即逝的破绽,对她造成致命的创伤。

    只是……

    既然男性入侵者拥有干扰性质的能力,他所看到、所感知到的就不一定是真的,说不定相比表面上严阵以待的女性入侵者,那个年轻甚至有那么少许稚气的男人反倒借由他的能力铺设了一张正在等待他踏入的埋伏网,一旦他被表象所迷惑,冒然发动袭击,就是埋伏发动的时刻。

    那么——

    还是强攻吧。

    短暂的迟疑后,新生的杀人鬼放空了精神。

    (我感觉优势很大,就这么直接a过去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