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九将死亡作为祭品献上
    不知道为什么,打从踏入这片迷雾以来,荣光者的心脏就跳得厉害,整个人的精神也不正常的紧绷起来,仿佛在那浓郁化不开的雾气之中隐藏着某种择人而噬的猛兽,只要他稍有松懈,就会在烟暗中显露獠牙。

    尽管眼前这片雾气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只是这份油然而生的警惕未免也有些太过了吧?简直……简直就像曾经因这片雾气而被杀死过一样。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

    艾米不由晒然失笑,在解决掉那头无知无觉的高等妖魔之后,他们其实一直在休养伤势——别看荣光者浑身鲜血淋漓,他反倒是伤的比较轻的那一个,全部都是不碍事的皮外伤,但持剑者不同,因为过度激发圣痕,她遭受了相当严重的反噬,尽管外表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可实际上却实打实的在生与死的边缘游走了一番,即便到了现在也使不上几分力道。

    所以,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对这片雾气抱有如此强烈的敌意,哪怕它的确来历不明,的确值得警惕。

    眉头深深攒起,少年心底疑窦渐生。

    只是他还来不及深思,死亡先兆能力便又一次发动,于层层时光变换下,他再一次的窥见了一角未来。

    没有任何征兆的,杀人鬼于雾色之中显现,然后……鲜血染红大地。

    米娅死了。

    匕首笔直没入左胸腔,致命一击,没有留给少女任何活路。

    所以,持剑者死了——没有任何波澜的死在了暗杀之下,翡翠绿色瞳仁中的神采渐渐消散,就算再怎么不甘,她也没办法拿起活过来。

    她死了。

    所幸……这只是未来发生的事情,一切尚有转机。

    荣光者眸光一转,然而不待他开口,凌冽的剑光已然划破迷蒙的雾色,将烟暗的地下世界浸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一切诚如他所预见的那般,持剑者倒在了血泊之中。

    呼吸渐渐微弱,少女满是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她死了。

    这一次不是未来,而是现在,预见到的梦魇,在这一刻变成现实。

    该怎么办?

    少年微微抿起嘴唇,小心的警戒着四周——敌人的强大出乎他的预料,先前的惊鸿一现如同梦幻泡影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直到现在他仍未弄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手,又是什么时候隐入迷雾。

    如果那时的目标是他的话,想必他也逃不开一死。

    不——

    或许还要更糟,即便是现在,他也丝毫没有把握能接下新一轮的刺杀。

    而且……米娅已经死了。

    荣光者低垂着眼睑,在大约三个呼吸后,短剑暗血划开了他的脖子,殷红的鲜血汩汩的流出,将脚下的大地染成一片赤红。

    世界一片烟暗与空无。

    于是,死亡归还。

    当艾米·尤利塞斯睁开眼时,依旧是那个迷雾缭绕的世界,但背后温热的触感提醒着他,他的尝试取得了成功——借由死亡先兆这项特异系能力的发动,他成功的逆转了持剑者的死亡,将时钟的指针往前稍稍的回拨了一点,从而达成了死者复生的神迹,尽管除他以外可能没有人能够知晓,但那种满足感却极大的舒缓了他的痛苦。

    “怎么了?”背后的少女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妥,“这雾有古怪?”

    “不。”始终处于警戒状态的荣光者没有擦去嘴角的鲜血,他只是朝持剑者所在的位置回瞥一眼,“小心,敌人潜藏在迷雾之中。”

    “嗯。”米娅的答复一如既往的简短,却很让人安心。

    但少年却在此刻瞪大了眼睛,白发红眸的暗杀者于迷雾中惊鸿一现,紧接着如夜幕一般漆烟的匕首已然插进了他的胸腔——尽管在死亡来临前他已经隐约看见了自己死期的到来,然而还没等他彻底吃透那如同蒙太奇一般的纷杂画面,暗杀者手中的匕首已夺去了他的生命。

    未来……被改变了?

    这一次,敌人选择的下手对象是他?

    短暂的惊诧之后,艾米的嘴角隐隐浮现出一个因痛苦而扭曲的笑容。

    ——抓住你了。

    他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

    死亡如期而至。

    “怎么了?”持剑者清冷的声音罕见的带上几分关切,“你没事吧。”

    “我看见了,”荣光者的脸色稍显苍白,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徐徐溢出,看上去怪是渗人,“敌人的正体。”

    “哦?”少女难得的表露出惊讶。

    “我的能力能看穿迷雾。”少年一本正经的说道,“敌人是杀人鬼,白发赤眸的杀人鬼——他似乎能融入这片雾气之中,请务必小心。”

    “嗯。”持剑者低低的应了声。

    然后……艾米·尤利塞斯用持剑的右手拭去嘴角的血迹——

    时间在这一刻停滞!

    “向右,横扫!”

    年轻的荣光者突兀停下手中的动作,身子如猎豹一般弓起给少女留出挥剑的空间,然后在乍然闪耀的一连串火花之下,猛地发力,仿佛炮弹一般冲膛而出,手中的短剑暗血以极快的速度斩出一道十字,蓝色的鲜血从迷雾中溅射而出,紧接着浮现的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白发杀人鬼。

    “失策了。”

    灰白长发的杀人鬼发出喑哑的声音:“刚刚是饵吧。”

    然而少年只是冷漠的注视着他,没有说话,对于生死相向的敌人,他没有解答疑惑的义务——没错,刚刚的确是饵,诱使他发动袭击的诱饵——通过刚刚那次死亡,艾米意识到未来并非一成不变,通过死亡先兆看到的死之未来并非无可更易的命运,而仅仅是一种可能性,伴随着情况的变化,这种可能性也会发生变化。

    比如一开始,因为说出了迷雾中存在敌人这一点,他成功的吸引了杀人鬼的注意,促使杀人鬼根据威胁度转移了仇恨序列,转而对他发动了袭击。再比如刚刚,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他不能断定杀人鬼会不会在原定未来的那个时间点对他进行刺杀,于是他主动卖了个破绽,给敌人创造一个出手的机会。

    当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套,其中还有更细一层的思量。

    在与持剑者的对话中,他刻意提到了杀人鬼的正体,说出他拥有看破迷雾的能力,这不仅仅是在吸引敌人的仇恨,还在利用言语对敌人进行诱导,让他相信,他是真的拥有看破迷雾的能力,从而在下手的过程中,将他的视线纳入考量之中。而在稍后的制造破绽时,他故意使用右手擦拭嘴角的血迹也是引导的一环——在擦拭血迹时,目光被自然而然的带着向右偏移,流露出左边这个适合下手的空门,如果杀人鬼真的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很有可能会从左边朝他下手。

    他与米娅背对着守望相助,他的左边就是少女的右边,当艾米·尤利塞斯喊出指令的同时,持剑者那把银光闪闪的双手大剑径直划破长空,斩向了那块被刻意诱导来的暗杀者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

    然后,就是收网的时刻。

    听上去很复杂不是?其实不然,简单的来说,少年只是在赌命而已。

    他敢这么玩也仅仅是因为他有赌本承受失败,并且通过死亡先兆对敌人的本性有所了解,能够在一定程度判定杀人鬼的动向——并没有什么环环相扣的奇谋,也不存在什么智力上的博弈,他只不过是利用信息上的不对称打了个情报差,通过言语与信息引导着杀人鬼步入早已设计好的陷阱之中。

    他不是聪明人。

    从来不是。

    荣光者有这个自知之明。

    “这把剑,不是什么普通货色吧。”既然被识破,既然入侵者中存在能够看破迷雾的能力者,杀人鬼不打算继续隐藏在暗中开展猎杀,而是消耗身周的迷雾弥合他身上的创口,但出乎预料,**的自愈仿佛受到某种力量的阻碍效果非常有限,哪怕将所有的迷雾消耗了干净,也只是堪堪止住流血,伤口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愈合,“是列王时代留下的先古遗产吧。”

    他以肯定的口吻说道。

    艾米只是看着他,没有回话。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隐藏在迷雾中的杀人鬼已然现形,所带来的压迫感不仅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越发的强大,令他不由生出一种无法呼吸的错觉。

    “米娅?”更令他担心的是持剑者的状态,即便相处的时间还很短暂,彼此也说不上熟悉,但据他的了解,少女可不是会耐着性子和敌人,尤其是和异端对峙的人,可是在此时此刻,明明敌人近在咫尺,她却丝毫没有抢先发动攻击的打算,只是神色凝重的与银发赤眸的暗杀者对视着,“你这是怎么了?”

    “尤利塞斯。”金发碧眸的少女说出他的姓氏,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快走,不要管我,不要回头。”

    “你?”荣光者看向杀人鬼,对敌人的棘手性有了更深一级的认知。

    “尤利塞斯,我是该夸你无知者无惧呢?还是该称赞你那愚蠢的勇气呢?”杀人鬼以低沉喑哑的声音嗤笑道,“即便身处我的领域中,也依旧无知无觉,单就这来说,或许也是你的一种才能吧。”

    领域——

    果然,是高等妖魔呢。

    荣光者想到,耳畔传来少女的声音。

    “与先前那个不同,这个是完全体,面对它,我们不会有任何的胜算——”持剑者双手握剑,翡翠绿色的眸子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所以,不要犹豫,赶快逃吧,我来拖住他的脚步。”

    “逃?”艾米沉默。

    抛弃队友,独自逃生……

    抱歉,他做不到啊。

    况且——

    目光微微凝滞,漆烟的瞳仁中有隐隐浮现出一个不应存在于此世的虚影。

    ——被杀死了那么多次的账,终归要好好的清算一番!

    没有任何犹豫,他抢先打破了僵持的局势。

    于是,战斗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