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灵魂寄生(第一更)
    虚张声势。

    直到真正交手时,荣光者才察觉了杀人鬼的虚弱——或许用虚弱来形容不太合适,但怎么说呢……远远没有他想象中那种生死一线的压迫力,强大归强大,可那种强大只是单纯身体素质的强大,不像最开始那不可名状的恶物一般拥有挑战人类认知的宏伟身躯,也没有先前迷雾刺杀那种生死尽操于人手的绝对压制力,他所展露出的强大始终有一点单薄,始终给人一种缺少了某种特质的感觉。

    完完全全没有高等妖魔那种恍若不可战胜的压迫感。

    尽管很吃力,但在以二对一的情况下,战局非常的均势。

    “我说你怎么突然那么多废话,”少年一边从旁强攻,一边用言语进行骚扰,“原来是没有信心将我们两个一起吃下,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想办法将我们俩分开——如你所见,你的计策已然失败,你的虚弱暴露无遗,现如今横亘在你面前的,只有死之命运!”

    杀人鬼并没有回话,只是集中精神应对着两人的攻击。

    教团的持剑者比他预料的还要更加的强大,千锤百炼的战斗技艺几乎没有任何漏洞可钻,而艾米·尤利塞斯这个据说是“软柿子”的荣光者可一点也不“软”,在经验上或许还称不上老道,但剑技却是超乎想象的高超,并且还时常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攻入他的心腹之地,将他的节奏打得乱七八糟。

    二人的联手,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他们给他造成的麻烦,令掌控烟暗公会长达数百年的邪恶意志,第一次生出可能会在此败北的不愉快感。

    没错,单从身体的强度而言,现在这幅杀人鬼的躯体堪称完美。然而高等妖魔能够凌驾于普通妖魔之上不仅仅要归因于身体的强度,更重要的是他们体内的脉轮之中衍生出天赋之力。

    比如“雾化”。

    完整的雾化不仅可以提供迷雾掩护自己,还是一种另类的不死之身,假如能够吞噬十二号,完成最终的补完,他可以轻松的将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乃至全体散落成雾,规避一切物理性质的打击,或是将雾气凝结成身体,于任何人都预料不到的地方显现,从而真正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迷雾中的每一个人。

    但可惜的是,十二号背叛了他。

    他没能完成最终的补完。

    那么……要不要逃跑?

    明明并不存在顶峰一级的强者,然而诞生自人类邪恶智慧的高等妖魔却生出了暂时避让的打算,只是……这个打算刚刚生出,就被它掐灭了。

    这两个家伙,不会放他离开的。

    仇恨的转轮此刻已无法停止,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周转的余地。

    那么……

    杀人鬼是天生的杀人鬼,可是驾驭着杀人鬼的灵魂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战士,哪怕通过历代烟暗公会会长的记忆令他拥有相当老练的战斗技巧,他所思考的也从来不是如何通过战斗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比起正道,他更喜欢奇道,喜欢诡道。

    伴随着战局进入僵局阶段,他的劣势渐渐显现,明明具备更为强横的身体素质,明明身体的状态也比这两个一路苦战而来的入侵者要好上不少,但他偏偏、偏偏就是被压制了,胜利的天平在不经意间离他远去。

    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必须要想办法改变这个局面才是。

    邪恶的意志在心中盘算着,然而想要改变局面又谈何容易,烟暗公会的历代会长都是狡猾如蛇之辈,他们在心机诡计方面建树颇丰,然而对真正的战斗都所知寥寥,他们的记忆,给他提供不了太大的帮助。

    也就是说……

    只能指望高等妖魔的天赋之力了?

    他不禁挑起眉头——现在所使用的杀人鬼并不是完整的高等妖魔,“雾化”这项能力在此刻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而它的另一项能力,一项从它诞生以来就与它相伴的天赋“寄生”,在此时无疑可以充当杀手锏,只是……无论是荣光者还是持剑者,他们的精神都比普通人要强大太多,强行侵占成功率着实不大。

    必须讲究技巧吗?

    如果来的是没见过世面的贪婪之辈,他有把握将“蛇之智慧”充当诱饵,无声无息的让他们成为他的傀儡。

    但面对来自上层区的荣光者与持剑者,这一套就行不通了。

    或许会反倒会被他们发现自己的本体也说不定。

    邪恶的意志不敢去赌。

    与其将希望寄托在肉身被斩灭的后来,不如打从一开始就拼命,看一看能否将自身的意志寄生在入侵者的精神世界,然后徐徐图之,借体重生——荣光者和持剑者的身体虽然不如高等妖魔那么便利,可提升的潜质依旧不小,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承载它的意志。

    那么……就这么定了。

    妖魔想到,开始物色起合适的寄生对象。

    无论荣光者还是持剑者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它可从来没有想过同时对两个人一起下手,那只会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蠢事,以它现在天赋之力的强度,对一个身负秩序之血的超凡者下手已是极限,再多的话只会坏事。

    一边战斗,它一边从灵魂的层面观察着他们意志的强弱。

    然后——

    他看见了火焰。

    持剑者的意志如琉璃一般晶莹剔透,充满了不容侵犯的圣洁意味,那火焰是如此的明亮,如此的煌煌,如此的令人……敬而远之——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邪恶的意志就知道,她是最麻烦的那类人,本身就相当受秩序之力的眷顾,意志更是坚如磐石、坚不可摧,想要侵占她的身体,简直比登天还难。

    而另一边,艾米·尤利塞斯的意志则显然脆弱很多,不止火焰黯淡无光,也缺乏应有的坚持,不用深入的交流,仅凭他意志的显现,玩弄灵魂的妖魔就足以判断出,这名荣光之裔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他的意志或许相较普通人不弱,秩序之力对他的眷顾或许比持剑者要深得多,但就寄生来说,以他为宿主,成功率肯定比选择持剑者要高得多,也有潜质的多。

    那么——

    决定就是你了!

    尽管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妖魔可没有束手就擒的习惯。

    甚至……它的反击越发的凌厉。

    它在扮演,扮演一个走投无路,不惜鱼死网破的角色。

    在人类的认知中,强大者的落幕必然充满了传奇,像他这样位于烟暗公会最顶峰的幕后统御者,不可能毫无作为的死在一场没有太多起伏的战斗中,或英勇激昂的流尽最后一滴血,或狡诈如蛇般在绝境中谋求翻盘的希望,与其让人怀疑到后者,它倒不如将自己伪装成视死如归的勇士。

    反正,只是牺牲一具身体而已。

    如此想着,杀人鬼完全舍弃了防御,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发了狂似得以攻对攻,一时之间战况反倒陷入了胶着。

    无论是教团的持剑者还是艾米,都看出了面前白发赤眸杀人鬼的虚弱,也十分清楚这是他最后的疯狂,但既然锁定了优势,两人对胜利的渴望自然也就没有那么迫切,至少不希望因为一时的大意,而被敌人的反扑拖下水。

    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杀人鬼反倒意外的取得了一定的主动权。

    但与表面不同,胜负的天平并没有再次的倾斜——物极必反,一切诚如先民所说,正如缺乏薪柴的烈火注定会燃尽一般,凶悍的攻势必定无法维系长久,在杀人鬼一往无前气势的掩盖下,是他变得越来越虚弱的事实。

    对于荣光者与持剑者来说,他们离最终的胜利只差最后一步,所欠缺的只不过是一个机会,一个锁定胜局的机会。

    而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高强度的战斗似乎极大的损耗了杀人鬼的体能,在一次突刺之后,气脉不通畅的暗杀者一时之间竟没能继续追击,连贯的动作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僵直——或许只持续了很短很短的一瞬间,或许不过微不足道的零点零几秒,但在战斗之中,这就是足以决定生死的距离。

    他死了。

    一直在侧翼骚扰的少年,径直削落了杀人鬼的头颅,猩红的血色如同爆发的火山一般直喷天际,将来不及后撤的两人淋了个落汤鸡。

    很是狼狈。

    不过,至少还活着。

    能从高等妖魔的手中逃生,乃至于斩杀高等妖魔,无疑是一件值得任何人自豪的事情,但艾米此刻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甚至还肃穆的有几分可怕——就在刚刚,就在杀人鬼头颅被斩落的那一刻,有一抹充满不祥的烟色从滚落在地的头颅中逸出,化作一团烟雾,径直的没入了他的体内。

    隐隐约约间,他甚至听到了某种不似人类的怪笑声。

    那是……什么?

    总感觉有些不安。

    眉头不禁挑起,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意识陷入最深沉的烟暗。

    世界失却了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