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二疑云II
    “为什么这样看我……”荣光者此刻稍微清醒了少许,控制着依旧有些酸楚的身体从地上坐起,“我脸上有长花吗?”

    金发碧眸的少女默默的摇了摇头,然而还是没有挪开目光。

    “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就算记不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无论是突然的昏厥,还是醒来后身体的酸楚感,无一不在告诉他,在他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发生了某种不太妙的事态,“果然……问题的关键是在我。”

    他愣神了好一会儿后,才抬起头,凝视着少女翡翠绿色的瞳仁:“米娅,能告诉我吗……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昏迷。”教团的持剑者的答复一如既往的简短,“痉挛,然后醒来。”

    这不跟没说一样。

    少年一阵无言,但考虑到少女一贯的清冷性子,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追问道:“还有吗?还有什么特异的事件吗?”

    米娅再次摇头。

    “这样啊……”荣光者陷入短暂的缄默,“感觉在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应该发生了某种了不得的事态,可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话说我到底为什么会陷入昏迷,你有猜测吗?米娅。”

    他问道,在他的印象中,持剑者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

    少女点了点头,一字一顿说道:“诅咒。”

    “诅咒?”对于这个词汇少年并不陌生,但这个词汇在特定语境下所表达的意思却令他不寒而栗,“你的意思是我被刚刚杀死的那家伙诅咒了!?”

    “很有可能。”持剑者简单明了的给出答复。

    “是什么类型的诅咒?”尽管诅咒往往会和“死”联系起来,但荣光者的死亡先兆丝毫没有发动的先兆,也就是说他的生命并未遭受到威胁,“希望不是厄运连连或是关键时刻会出现偏头痛的诅咒。”

    像这种慢刀子割肉的诅咒,是他最讨厌的类型。

    “即死。”少女波澜不惊的吐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推测,“应该?”

    那就好。

    少年并不怕死亡的诅咒,拥有死亡先兆能力的他,可不是那好杀的。

    不过……为什么是应该?

    似乎读出了他眼神中的疑惑,持剑者罕见的主动开口解释:“在刚刚,发作了——昏迷、痉挛、然后醒来。”

    “也就是已经结束了?”荣光者叹了口气。

    “没有意外。”少女给出了答复,翠绿的瞳仁中难得流露出几分不解,“你没有任何的感觉?”

    “只有一片烟暗。”少年坦然道。

    这是事实,他记忆的最后的确只有一片一望无际的烟暗——但与此同时,他还隐藏了一部分的真相——并非有意针对,而是这部分的真相似乎关系到他身上潜藏的秘密,关系到他那与生俱来的异常。

    没错,异常。

    艾米·尤利塞斯是一个异常的存在,这一点不仅针对人类这个群体,同样针对荣光者——打从有记忆以来,荣光者就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不说那对烟暗混沌异乎寻常的好奇心,单说他脑海里时不时蹦跶出来的陌生词汇,就足以令他质疑自己的思考回路是不是在构造上出了问题——更别说,在他身体里还隐藏着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一个十来岁少年身上的恐怖本能。

    他的身上藏有秘密。

    而现在,在那无垠的烟暗中,有一个声音为他揭开了命运的一角。

    “找到……门。”

    没有任何来由的,即便知道这可能是催眠,可能是敌人的某种能力,但他偏偏就是信了这句来自灵魂深处的话语,并且没有任何怀疑。

    必须要找到门。

    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如同被蛊惑的邪教徒一般,他打心底的相信这个声音的主人。

    哪怕不知道声音的主人的正体,亦不知晓所谓的“门”到底指代的是什么——他只是盲目的相信着自己的使命,与生俱来的使命。

    然而……在不久之前他还积极的谋划过反抗笼罩在他身上的命运烟云。

    转瞬之间产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怎么看都是精神被人干预的结果,所以现在认知被动摇的荣光者很是惶恐,他微微朝少女点头示意,脸上浮现出一个饱含歉意的笑容:“抱歉,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

    “哦。”

    持剑者以无机质的声音回道,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天然缺乏情感的声音掩盖了她心底的不安,需要冷静的不止是少年一人,她同样也需要一个不受打扰,能够安心思考的环境——只有这样,她才能决定自己到底该以一个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艾米·尤利塞斯,面对这个身上充满谜团的男人。

    怪物么……

    回想起荣光者失去意识时的惶恐表情,少女不由眯起了眼:其实是她欺骗了他,他所遭受的根本不是诅咒,而是某种附身夺体类的能力,之所以不将真相告诉少年,仅仅是因为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捋清。

    比如……

    在荣光者苏醒前,那句“怪物”指代的是谁?

    如果指代的是那只打算借体重生的高等妖魔的话,那么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少年,真的是艾米·尤利身体塞斯吗?反之,如果那时意识的主人是高等妖魔的话,那么现在占据这具身体主导权的家伙……到底会是什么东西?是她所认识的那个荣光者,还是某种假借了他形体的怪奇?

    不管哪种情况,对她而言都糟糕透顶。

    尽管也存在妖魔刻意挑拨离间的可能,但持剑者不认为它眼中的惶恐能够作假,即便那确实是某种演技,考虑到荣光者身上先前就展露出的种种疑点,米娅也有将对少年的警惕心提升到最高的打算。

    暂时……先这样吧。

    少女心中有了决断,心灵再一次平静了下来。

    对伙伴下手——

    无论如何,她都没办法做到。

    而在一边重构着自己逻辑思维的艾米·尤利塞斯对持剑者心中的想法却一无所知,他只是固执的扭转着自己的观念——一开始收效甚微,但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的找到了方向,不再顽固的强行扭转“找到门”这个念头,而是潜移默化的将找到这一行为歪曲成调查。

    没错,调查“门”。

    “门”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找到“门”,“门”之后又会有什么?毫无疑问,想要了解隐藏在他身体内的秘密,“门”是一条线索,调查“门”与他的目的并没有实质上的冲突,他完全能顺着这条线索一路顺藤摸瓜然后揭开谜底,打破命运施加在他身上的枷锁……

    才怪!

    “门”是线索没错,但除了这个象征意味极强的词汇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提示,他脑洞要多惊奇,才能仅凭一个名字就从赫姆提卡万千道门扉之中找到他所需要找到的那一扇,更何况……“门”的所在地不一定会局限于赫姆提卡,所谓的“门”也不一定真的是物质层面的门,代号、指代、象征……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以现有的情报,完全没办法展开调查。

    但要说一无所获也为时尚早,起码他窥见了命运所揭示的一角未来。

    知道了努力的方向。

    “找到门是吗?”

    低声自语着,少年攥紧了手心,然后抬起头——这是他为自己订立的第三目标,仅排在保护尤莉亚与生存之后。

    “谢谢你,米娅。”年轻的荣光者迅速的调整好心态,脸上重新恢复了从容,“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说我们是现在上路,还是再等等狄克?”

    “你决定。”持剑者淡漠的回以言语。

    “说起来还真有几分不真实感,我们这一路上消灭了两只高等妖魔。”少年以感叹的口吻说道,话锋却突然一转,“不过直到现在我也不认为正常的潜入作战会接连遇上两头足以作为底牌掀开的可怕怪物。”

    “不信任?”金发碧眸的少女挑了挑眉。

    “难道你信任他?”艾米反问道,随后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我本以为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但没有想到,他会把我们两完全当刀子来使,我可不相信我们俩随便走走就会碰到隐藏boss。”

    “boss?”持剑者复述道,相当天然的歪了歪脑袋。

    “嗯……”意识到不妥的少年组织着语言,向少女解释道,“所谓boss,是对敌人精英或是首领的特称——通常也可以泛指特别强力的敌人。”

    “哦。”无意义的发语词。

    已渐渐熟悉米娅性子的荣光者也没太在意,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按常理来说,下层区根本不应该出现高等妖魔这类超限级别的战力,我可不相信烟暗公会还豢养着第三只高等妖魔——所以,我打算留在这里等他,然后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顺便收那么一点利息。”

    “不介意。”持剑者打从一开始就对那个家伙抱有相当的恶感。

    “那好,”艾米在地上找了个位置坐下,“让我们恭候他的大驾吧——我可不认为他那种祸害会死在怪物的围攻之下。”

    对此,少女只是微微点头。

    没错——

    那家伙可不是轻易会死掉的类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