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四上层区的局势(第三更)
    战争……

    荣光者心情复杂的咀嚼着这个并不陌生的词汇。

    没错——

    并不陌生。

    虽然在广袤的秩序疆域自先民隐没以来,一直以来只有唯一的王座,但秩序与混沌的烽火与硝烟从未熄灭过,从永夜长城的修筑,到无名者之雾的入侵,再到盲目痴愚的混沌之海掀起浪潮。

    战争,是世界永恒的主旋律。

    相比于被长夜笼罩的秩序疆域,相比于浩荡的历史长河,混沌教派与教团、与荣光者在赫姆提卡发生的战争,实在是太过渺小,渺小到没有哪怕一点的实感,渺小到连历史都可能兴不起笔墨,只能在史书上寥寥数语一笔带过。

    但——

    赫姆提卡终究是不同的,这里是生养他所在,是他安身立命之所。

    终究做不到放下……

    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将目光移向一旁的少年,短暂的停顿之后,他终于开口:“听你的意思,似乎局势并不是很妙。”

    “没错,”骰子屋的美少年在这一刻并没有待价而沽,径直将他所知的情报和盘托出,“何止是不妙,悲观点甚至可以说……糜烂。”

    “荣光者和教团联手也没办法将混沌教派拔除吗?”艾米·尤利塞斯挑了挑眉头,他无法理解——哪怕有来自其他地域的烟暗众卿驰援,但单凭被议会打压了数百年没办法抬头的混沌教派,怎么可能在突然之间就足以与赫姆提卡的两大超然势力相抗衡?这既不可能,也不现实。

    身侧的少女没有说话,只是用翡翠色的眸子凝视着面前金发碧眸的少年,同样等待着他给出的答案。

    “我只是下层区的一个小小的情报员,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明白。”在两道视线的压迫下,狄克不由挠了挠头,“只是……有消息传来——在上层区的战场上出现了某种即便是复数的持剑者与荣光者联手也无法抗衡的生体兵器。”

    “是人造妖魔吗?”第一时间,艾米想到了这一点。

    “这我就不知道了,”狄克摇了摇头,“我只是听说,上层区那些大人物们,将它们称作……灾祸化身。”

    “潘多拉。”对荣光者来说相当陌生的词汇却引起了教团持剑者的共鸣,她轻轻抿起因失血而稍显苍白的嘴唇,一向清冷的语气在此刻竟罕见的夹带了几分颤音。

    “那是什么?”艾米问道。

    “混沌教派真正的高层,”短暂的停顿之后,米娅的声音又一次的恢复了平静,“能够以一己之力颠覆一座城市的魔女。”

    漫长的缄默后,年轻的荣光者才有些苦涩的开口:“还真是简单直白的介绍。”

    这份强大,多少有些超出他能够理解的范畴——荣光者并没有明确的等级,尽管拥有超常的体魄并从小接受最为正统的战斗能力训练,可决定胜负生死的,大部分时候都并不是这种“死”的东西,而是对能力的挖掘与使用。有的时候即便双方体格有着巨大的差异,战斗技巧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档次,但凭借着对能力的出色运用,通过利用情报的不对称创造致胜之机,以小击大、以弱胜强并非特例。

    就拿他自己来说,死亡先兆的确是一个实用度非常高的能力,就算面前出现的是如烟暗众卿这样堪称顶峰的强者,现在的他也有相当的把握能保住性命,但假如面对的是地下世界能够孕育出近乎无穷无尽怪物的高等妖魔,除了逃跑以外他竟然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称得上不差的法子。

    以一人之力歼灭一城。

    也就是说……被称为“潘多拉”的烟暗众卿,不仅拥有相当可怕的硬实力,更可怕的是,在他的身上很有可能不存在短板。

    是有若天倾般不可阻挡的强大。

    即便只是想到这份可能,荣光者就有一种蚂蚁仰视巍峨高山的即视感。

    因为落差而产生的并不是单纯的渺小感,更多的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向往,以及将之迈过、将之跨越的征服感——当这座高山是必须战胜的敌人时,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整个人从身体到精神都被异样的灼热感所笼罩,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在不由自主的发光发热。

    真想回到上层区啊……

    情感如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想要宣泄,理智却有若极北之地终年不化的冬日之湖一般冰冷平静——战斗可不是儿戏,而是于万丈悬崖之上赌上性命的走钢丝,稍有不慎,死亡的阴云将如期而至。

    而“潘多拉”,无论如何都不是他现在能够面对的敌人。

    只是,他也有不能逃避的理由。

    ——尤莉亚·尤利塞斯。

    尽管对上层区的战事陷入胶着有一定预期,但他在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参战的会有能够以一人敌一城的怪物,如果局势真的恶化下去……他还真不放心把自己的妹妹放在至高之塔——虽然如果连至高之塔都不安全了,那么整个赫姆提卡很有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供栖身之处,但他还是觉得待在自己身边或许会是最好的选择。

    明明在这浩荡的大势前个人的力量根本无足轻重,可是他偏偏就会理所当然的生出这样的想法,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算是迷之自信吧?

    他不由摇了摇头。

    只是这个动作被一旁的持剑者视作了胆怯,她一本正经的对荣光者解释道:“没必要过分担忧,赫姆提卡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虚弱。”

    “嗯。”艾米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想法没有太多的隐瞒,“不过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我还是打算回上层区一趟。”

    事实上,既然决定回归,是否参与下层区的事情对他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打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只是把水搅浑,为自身谋求一个安身立命之所,现在之所以没有立马打道回府,仅仅只是出于“反正剩下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杂鱼”“也快结束了,这时候撒手不管对米娅也未免太不礼貌”这样的想法。

    “尽管有些不合时宜,”骰子屋的狄克忽然插入话题,“但我必须提醒你们,上层区与下层区的通道被封闭了——就在三天之前。”

    “原因。”来自教团的持剑者第一时间提出了疑问。

    “上层区的那些大人物们觉得事态已经超出了控制,打算通过物理性质的手段控制事态的蔓延——大抵如此。”金发碧眸的美少年微微停顿后非常不负责任的说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物理手段指的是?”艾米心中隐隐生出了不好的猜测。

    “城门的驱动系统被人为的破坏了,在抢修班修好之前,除非插上翅膀,不然没有人可以飞过‘叹息之墙’。”骰子屋的使徒叹了口气,“蒸汽动力本来就不稳定,在战争结束前也不会有人去进行维修——换而言之,除非上层区分出了胜负,不然两片区域的交流会被彻底的隔绝。”

    “那粮食呢?”据荣光者所知,上层区的耕地面积非常有限,粮食贮备也不是很充足,一直都离不开下层区的供应,“以上层区的粮食产量,恐怕要不了三五天,就要面临一场粮食危机。”

    “粮食不会是问题。”狄克给出了答案,多少有些残酷的答案,“产量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甚至可能会有相当的缩水,但对粮食有需求的人,剩下的可不多。”

    “不多是多少。”艾米心中涌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约十分之一——或者更少。”金发碧眸的少年顿了顿,“秩序的王座在战争开始后没多久就彻底的崩塌,整个世界在寥寥数天的时间就变得一片混乱,欲(hexie)望失去了枷锁,抢劫、杀人……一系列的暴行有了不被指摘的借口,暴徒们在第一时间向自己的同胞举起了屠刀。”

    “这也未免太快了吧?”荣光者挑了挑眉,他对狄克的这套说辞难以接受,“秩序的建立并非一日之功,在杜克的铁腕统治下,道德与法律构筑的社会规范体系应该不至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轻易的崩塌。”

    “或许吧。”骰子屋的使徒摊了摊手,“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我就没办法提供了,毕竟在下不过下层区的一介情报商人。”

    “邪神的低语。”米娅在这一刻出乎预料的给出了答案,“这是潘多拉的固有能力之一,她能够借此蛊惑人心、操纵人心——不要说普通人,就连很多苦修士也无法完全豁免她的精神诱导。”

    “精神干预类的能力?”对这类能力的棘手性荣光者有相当的认识,但能同时对至少大半个上层区施加影响……未免也有些太过于耸人听闻了吧,“这也难怪,不过按理来说,议会那边应该能够拿出相应的反制手段吧。”

    精神类别的能力应该可以被归入特异类,是极其稀少的一类能力,但放眼整个赫姆提卡,有能力改写他人认知的荣光者虽然凤毛麟角,但据他所知,绝对不是所谓的“独一无二”,更不是“绝无仅有”——然而,他们却无一例外的拿“潘多拉”的精神诱导束手无策,只能任由上层区的秩序渐渐走向崩坏。

    不容乐观。

    他想到,然后眯起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