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六阴谋的扩大
    失算了。

    在被烟暗笼罩的矿洞深处,狄克停下脚下的步伐,嘴角勾勒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他太得意忘形了。

    尽管早就从大姐头的口中知道对方是个不容小觑的怪物,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与观察后,他却在不经意间放松了警惕,将他当做普通的荣光者去对付,不仅没有贯彻一开始打出的感情牌,还动了某个不该动的想法,致使本来能称得上爽朗的局势,在瞬息之间糜烂至此。

    被怀疑了。

    当尤利塞斯当面质问时,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然而在那种情况下他并没有选择为自己出言辩护——因为,这毫无意义。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好比是一面镜子,一旦人心间脆弱的平衡被打破,裂痕自然而然的就会浮现于镜面之上,并且再难弥合。况且,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下,他对荣光者的性格多少也有了些认知,或许说多疑还多少有些够不上格,可说谨慎细微倒没什么问题——想依靠临时编凑的谎言去动摇他,根本不现实,反而可能会加深他的怀疑,令自己被打上别有用心的标签。

    这是必须避免的。

    为了利益而左右摇摆乃至背叛并不是一件多么出奇的事情,这难免让人忌惮,却也

    不至于让人畏之如蛇蝎,毕竟行事作风有迹可循,动机也非常鲜明,就算再怎么反感他的为人,在必要时也属于可以打交道的对象。

    但别有用心则不同,这种针对个体的恶意一旦被察觉,就必然会生出一连串连锁反应,最后到底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他不敢保证,可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针对他的警惕无疑会攀升到一个峰值。

    到了那时,一切为时已晚。

    骰子屋的使徒不是没考虑过直接一波强袭将艾米·尤利塞斯击破,只是大姐头的告诫犹在耳边,而且在之前他隐隐有所察觉,荣光者似乎具备一定程度上的预知能力,每当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他总是能从容不迫的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一次两次兴许能用本能或是直觉来掩盖,可一直都是如此的话,想来想去也只有能力这种不讲道理的东西才能解释。

    预见未来——

    不,也说不定……绝对幸运之类的可能不能这么简单的排除。

    说到底,御三家的血脉本就稳稳当当居于荣光者的第一层级,再加上那些隐藏在时光长河的怪物所布置的后手,就算在尤利塞斯的身上出现这类堪堪压在那条界限上的能力也丝毫不出奇。

    很难杀。

    尤其是预见未来。

    这种堪称无死角的能力如果没有限制的话除非那些棋盘上的棋手亲自下场,单凭他们这些“凡人”根本就不存在将他杀死的机会——但艾米·尤利塞斯到底是荣光者而非天选者,他不可能具备超越那条界限之上的能力,换而言之,就算蛰伏在他血脉中的能力真的是预见未来,也必然存在某种限制。

    只有洞明他能力的限制或本质,才具备杀死他的可能。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骰子屋的立场已被荣光者怀疑,想像先前那样接近他,近距离的观察他的能力不再具备可操作性,思来想去狄克所能做的只有……

    为他找一个敌人。

    嗯……能够称得上敌人的敌人。

    在上层区被人为的封锁之后,给这家伙创造一个敌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荣光者与持剑者的组合不容小觑,整个下层区能充当他们敌手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本就屈指可数的数人,又基本都清楚他的跟脚,没那么容易被他当刀使,哪怕在他的手上有不少能够诱使那些大人物们出手的情报,但他不认为那些大人物们在保持对骰子屋忌惮的同时还会为了区区利益而向荣光者出手。

    也就是说,能够派上用场的还是只有……那个家伙了吧?

    金发少年的脸上忽的一下绽放出笑容。

    “没想到就这样绕回来了,”骰子屋的使徒在烟暗中自言自语,“大姐头说的果然没错,一切皆是因缘际会。”

    翠绿的瞳仁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两面下注——

    每个人都有自身行事的一套准则,都有一些难更易的习惯,即便是向来精明狡诈的狄克在这一点上也不存在例外,他总是会习惯性的衡量利益的得失,从不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让利益的天秤始终维持着平衡。

    这一次,也不例外。

    在接近荣光者的同时,他顺道帮了他的敌人一手。

    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恶质的敌人。

    但恰恰因为如此,在这个时候反倒可以成为他所利用的对象——有相当的实力,对他的本质缺乏认知,更重要的是,对那家伙而言,向尤利塞斯出手根本不需要挑拨,更不需要理由,二者本就存在相当的仇怨。

    他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去看看那家伙吧。

    骰子屋的使徒如此想到,然后——

    停下了脚步。

    “萨曼莎,”金发碧眸的少年抬起头,看向位于他正前方的褐发美人,脸色一点一点变冷,“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来看看我这个不成熟的弟弟。”身材妖娆,体态婀娜的成熟女性抬了抬手上的烟枪,自然而然的吐出一口烟圈,“果不其然,你又把事情搞砸了——该说,不愧是长不大的狄克呢。”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狄克寸步不让的与之对视,“烟枪女。”

    “狄克,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与你进行无谓的争吵。”被称为萨曼莎的褐发女性翻过手抖了抖手上的烟枪,“你应当知道,艾米·尤利塞斯是何等特殊的存在,上一次谕令的下达,还是在五年前。”

    骰子屋的使徒没有说话。

    作为骰子屋这个下层区这个最大情报组织的创始人,七使徒所效忠的最高意志,以魔女自称的那位大人长年累月都处于沉睡状态,在她驾临这座城市的这一百年间,主动从长眠中苏醒并下达谕令的次数只有三次,分别是三十年前的扶持米开朗基罗上位,五年前的调查赫姆提卡新生儿,以及前段时间的……杀死艾米·尤利塞斯。

    “那么,你的打算是。”

    在稍显漫长的沉默后,对自身所犯错误有所认识的少年并没有继续针锋相对,只是认命一般耸耸肩,迎向面前那双烟色的瞳仁。

    “分工合作。”架起烟枪轻啜一口,萨曼莎给出了她的答案。

    “你的意思是……”骰子屋第一顺位的使徒大人眯起了眼,“你打算将他纳入你的狩猎范围?”

    “正太可是稀缺资源。”褐发的美人打了个响指,向面前的少年抛了一个动感十足的媚眼,姣好的面容上随后流露出妩媚的笑容,颇为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啊,对比我年幼的男孩子最没有抵抗力了。”

    “是嘛,”狄克面无表情的回答道,“那你的狩猎范围可真是广泛,整个赫姆提卡的男人都在你的食谱上。”

    “但也有一个男人是例外哟。”对始终保持着正太面容的少年的讥讽,萨曼莎丝毫不以为意,“托你的福,艾米·尤利塞斯提高了对我们的警惕——在这种情况下,你已经不再适合‘成为他的伙伴’这个角色。”

    “所以?”刻意拉长的声调。

    “由我来谋取他的信任。”成熟且妩媚的褐发女人收敛了脸上的轻浮,“而你,或许可以代表骰子屋成为他的敌人。”

    “不。”狄克断然否决,“没必要那么复杂。”

    “看样子你似乎还有什么打算,不如说来听听。”萨曼莎挑了挑眉,“为了达成她的意志,即便需要帮助的那个人是你,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二。”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狄克想到,随后哂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也不是多复杂的事情,你只需要按你自己的法子接近尤利塞斯,至于如何制造一个合乎情理的身份,创造一个不被怀疑的邂逅事件,应该不用我教吧。”

    “还真是小瞧人呢,长不大的狄克。”稍显年长的女性舔了舔嘴唇,露出魅惑的神色,“要不要让我来让你成为真正的大人?”

    “别闹。”骰子屋第一顺位的使徒摆正了脸色,“我比你大。”

    “但看不出来啊?”女性嬉笑着予以回答,“我可是外貌协会荣誉会员。”

    “看来当初选择你去照顾大姐头是个错误,”狄克叹了口气,“你现在满口听不懂的胡话根本没办法融入正常人的社会。”

    “所以我现在是一个安静的睡美人,”外貌成熟的女性丝毫不以为意,“况且你不觉得一个颓废系的成熟女性特别带感么?”

    “不觉得。”少年面无表情的给出了回答。

    “切,不解风情的小鬼。”萨曼莎啐了一口,却也没多么在意,“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的打算到底是。”

    “很简单,”他顿了顿,“给尤利塞斯找一个敌人。”

    “比如?”微微上扬的语调。

    “杰克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金发的美少年扬起下巴,碧色的瞳仁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泽,“没错,那个著名的杰克——他差不多要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