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八最终的补完
    果然,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灰——不,是统御黑暗公会的邪恶意志如此想到。

    活下来了?这么说或许不太准确,因为他根本不曾死去。以它狡诈多疑的性格,在对付荣光者这类难啃的硬骨头前,一贯会为可以预估的失利留出退路,而现在只不过是恰好派上了用场。

    意识分割。

    于称得上玩弄灵魂的大师的它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出格的事——早在意识到单凭自身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面前的两人之际,它便开始着手意识的分割工作,而当荣光者一剑斩落它的头颅之时,它的魂灵其实早已分割分割成了两个互不统属、相互独立的个体。

    其中集结了几乎全部资源的一个,姑且以主意识这么称呼,它通过寄生的能力向荣光者发起了进攻;而另一个相对弱小的意识则以更加稳妥的方式寄生在了随身携带的甲壳虫身上,万一主意识在灵魂的战场上失陷,也能留下足够东山再起的资本——活着,对它而言就是最大的资本。

    只是要用到后手的情况多少有些失败就是。

    说明自己输了,真真正正的输了,完完全全的输了,是迄今为止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败北,还是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不甘心。

    但也没办法,现在的它,很弱,很弱,弱到并不比一只普通的甲壳虫强大。

    所以,只能等待,只能忍耐。

    它现在最大且唯一的优势只在于它还活着,而他们还不知道它还活着。

    它所能利用的唯有这个。

    至于复仇——

    侥幸逃脱一死的高等妖魔没有这个打算,一来是先前主意识传来的异常反馈令它心有不安,二来则是……以它目前的状况,想要恢复实力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情,等它重新组建黑暗公会,将人造妖魔计划的进度复盘,恐怕那两个人类早就埋葬在了时光的长河之中,凡人所称道的复仇于它而言不存在任何意义。

    甚至可以不客气的说,时间是站在它这一边的。

    毕竟——

    秩序不过梦幻泡影,唯有混沌亘古长存。

    此乃真理。

    诞生于人类对永生的贪欲之中的邪恶意志冷笑,但甲壳虫的笑声再怎么阴冷,在这一刻也不存在任何的威严,更遑论它的后颈不知何时已被人钳住,羸弱可笑的虫躯被人从口袋中取出,徒劳的张牙舞爪着。

    “抓住你了,蛇。”

    熟悉的声音令它挣扎的动作瞬间冻结。

    是……十二号的声音?

    不——应该是一号才对。

    杀人鬼是它为培育自身在物质世界的载体而培育的人形兵器,邪恶意志对他们并不陌生,但若要论及最熟悉或是最忌惮的,必然是继承了“雾夜”之名的一号……等等!从“蛇”这个称呼来看,或许还不是继承名号这么简单,而是连带一部分粉碎不完全的精神意志一带传承了下来。

    真是失策。

    当时应该更谨慎的复核一遍的。

    邪恶意志并没有太多懊恼的情绪,雾夜杀人鬼作为它最完美的作品,唯一的缺陷只有太过完美,完美到连它自己也控制不了。正因为如此,它才会趁他被来自上层区的荣光者重创之际,将这个完美杂糅了人类与妖魔部分本质的怪物重新纳入黑暗公会的掌控,并拆分他的身体,分别植入十三个实验体体内,创造出新一代的杀人之鬼,打算通过时光消磨可能存在的意志。

    但即便如此,似乎仍然失败了。

    眼前的杀人鬼就是明证——只是,它没有与之对话的打算——像它这样存在方式以精神为主的高等妖魔可是实打实的稀缺品种,尽管没有相应的载体就无法对现世进行干涉,但相应的现世存在也很难察觉到它并展开干涉。

    也就是说,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它所栖身的甲壳虫被杀死。

    大概吧……

    邪恶意志并不会低估被冠以雾夜之名的杀人鬼的难缠程度,既然他知道“蛇”这个名字,那么显然它的存在方式也不是秘密,如果不准备好针对灵魂的特殊手段,想必他也不会出现在它面前。

    换而言之,是准备好了一击必杀的手段吗?

    心情复杂的,它抬起头,以一对复眼凝视着头顶那张似笑非笑的假面。

    “真是卑微的姿态,”漆黑的瞳仁中不存在哪怕一分的情感,如同黑曜石一般冰冷而纯粹,“不过……以这个姿态死去,还真是适合你呀。”

    没有任何犹豫,也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食指与拇指微微用力。

    悄然无息的,甲壳虫死了。

    如同地上的尸骸一样,尸首分离。

    但高等妖魔绝不会如此轻易的消亡——邪恶意志还活着,尽管状态不是很好,但确实还活着——以纯精神的姿态超拔于**,不可视的纯白之蛇就此显现。

    然后。

    没有任何犹豫的——

    逃!

    挣脱了**束缚的灵魂姿态?听上去似乎有几分高贵凛然,然而这是它最脆弱、最不设防的时候,如果是缺乏相应认知的普通人,或许拿与物质世界处于两条看似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上的它毫无办法,但换做是对它这类存在知根知底的熟人,却恰恰是捕捉或是消灭它的黄金期。

    因为,**的保护消失了。

    它对这个世界来说就如同无根之木一般虚无缥缈,没有依存的对象——而正是为了杜绝这类情况的出现,它才会在主意识凭依的载体身上随身带上几只小昆虫,一来是能够在关键时刻为它提供**的保护,二来则可以利用虫类不起眼的特性,从敌人手下瞒天过海、逃出生天。

    “真是遗憾,”杀人鬼看不到以纯精神体显现的邪恶意志,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此展开行动——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旧的军用水壶,不紧不慢的转开瓶口,“不得不对看不见的你说再见。”

    然后,平地刮起了风。

    如同张大嘴的鲸鱼一般,水壶的瓶口忽然产生了一种向内的吸力。

    就程度而言,或许也就是扰动空气中的粉尘一级,但对游离在**之外的灵魂来说这不亚于一场铺天盖地的飓风。

    邪恶意志挣扎着,蛇躯盘绞在一起,竭力抵抗着这股吸力。

    可是……无济于事。

    它无可避免的被吞入了那片壶中天地。

    约莫晚了三分之一个刹那,古旧的军用水壶泛起幽蓝的光泽。

    “只是有点可惜,”注视着水壶上泛起的光芒,戴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假面的杀人鬼发出一声说不清缘由的低沉叹息,随后将水壶的瓶盖拧紧,视角微微上仰,目光停驻在视线上方那片空无,“没办法见证你的终焉,蛇。”

    他晃荡了几下手上的水壶。

    强欲之壶。

    这是它的名字,在守夜人还存在的先古列王时代,为了抵御能够侵占灵魂的无可名状怪物,普罗米修斯的炼金术士们特地开发出这类针对性极强的炼金武装,拧开瓶盖可以形成一个歪曲物质态世界与非物质态世界的奇点,对以纯粹灵魂姿态显现于世的怪奇产生如大海漩涡一般致命的引力,并将之囚禁在壶内永恒黑暗寂静的世界。

    然而,这还不是它得名的由来。

    强欲之壶,之所以被冠以强欲之名,与其那连带残渣都要加以利用的贪婪,密不可分。作为戍守长城守夜人军团的制式装备之一,它所能起到的作用自然不只是捕捉那些混沌领域内无可名状的怪奇,真正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捕捉之后的消化问题——在那不可知的壶中世界,灵魂的价值将会被彻底榨干,连存在本身都被消磨,仅余下最为纯粹也是最为万用的能量。

    夺取一切,这就是强欲的真谛。

    ——还真是非常适合我的一件装备。

    雾夜杀人鬼的嘴角微微勾勒起一个弧度,黝黑的眸光看向地上无头的尸体,感受着体内已然沸腾的血脉,以及几欲跳脱胸膛的心脏,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上一口气,而后呼出:“那么,接下来是……”

    “最后的补完。”

    十三个次世代杀人鬼本就是一体,只不过被分拆为十三个部分植入十三人体内,理所当然的,这些被分拆的部分渴望重新成为一个整体,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彼此在遭遇时都会产生刻骨杀意的原因所在,而这一点即使是相对完整的继承了百年前雾夜杀人鬼记忆的一号也不能幸免。

    也不需要幸免。

    他张开双臂,静候命运的降临。

    然后——

    地上的尸首开始干瘪,血宛若活物一般蜿蜒而出,然后似久别重逢的情人,又似久别新婚的夫妇,它将他紧紧的缠绕。

    侵入眼,侵入耳,侵入鼻,侵入皮肤上每一个可以侵入的空隙。

    没有绝叫,没有呼喊,杀人鬼只是闭上了眼,恍若陷入了再也不会醒来的迷梦之中,如同婴儿一般蜷缩起身体。

    而后舒展。

    完全无视重力的漂浮在空中,身体呈大字型张开,银白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如夜幕般漆黑的眸子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

    随后——

    雾色翻涌。

    还在找”黑暗千年”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